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76章:306的第五首歌

  當石導站起來宣布,306和非白即黑要上臺PK時,現場的氣氛,立刻就不一樣了。

  那些本來在甜品店、小吃攤排隊吃東西的人,聽到之后,轉身就跑,唯恐搶不到好地方。

  在評委車上的一些評委,其實這會兒也有些冷了,而且是又冷又無聊,此時他們也終于打起了精神來。

  蔣明初和自己的三名同事,共同組成了“專業組”的評委,不過他們之前大部分時間都挺沉默的。

  畢竟……這現場真的是沒啥可進行專業點評的。

  參加《放歌街頭》比賽的,大多數都是非科班出身的草根音樂人。

  街頭賣唱,方便攜帶的彈撥樂器為多,吉他、尤克里里,能撥就能響,一個和弦從頭彈到尾很正常,更神奇的是,同一套和弦從出生彈到頭七都不帶換的,都多得是。

  至于演奏水平,雖然他們不像是谷小白那么苛求,但是在場的大部分人,都到不了考東城音樂學院附中的水平……

  所以,他們幾個人的評價最多的是:“不好說……”

  所謂不好說,真的是不好說臟話。

  當然了,音樂其實是很神奇,很感性的東西,彈得不好,唱的不好,技巧不好,不代表不吸引人,不能打動人。

  但,對專業人士來說,看舞臺上這些人表演,就像是現代的工程師看原始人做手工,固然驚嘆于用這么原始的方式也能達成目的,但有時候也會急得慌。

  如果你這樣,明明可以更好,如果你那樣,完全可以做到更進一步,如果……

  可是這世界上沒有如果。

  所以,現場的這些演出中,大部分終究還是不入法眼。

  此時此刻,能夠入法眼的演出,終于來了。

  蔣明初只覺得精神一振,本來被冷風吹得有點痛的頭,也瞬間變的清明了起來,興奮道:“要唱新歌嗎?真寫出來了?”

  “是提前準備的歌吧。”他旁邊,另外一輛評委車也湊了過來,正是之前那街頭賣唱出身的著名樂隊。

  “人家小白不用吹這種牛吧。”蔣明初道。

  有些人,需要一些花招來炫耀自己“天才”的地位,譬如快速寫歌什么的。

  但是在人家小白的成就面前,這些還需要嗎?

  不需要。

  就像是成年人不用吹噓自己會背“床前明月光”一樣。

  “真是這么短時間寫出來的,想要寫得好就比較難了。”

  “其實寫好還有可能,說不定靈感爆棚呢?但是他們之前沒有排練沒有合作吧。”

  “以演代練?當初咱們也做過這種事吧,一首歌去街上唱個七八遍,基本上就寫好了。”

  “這又不是真正的街頭演出,這是要比賽的!”

  “對哦,我覺得就算是小白的306,這次也輸定了。”

  四兩評委車都滑了過來,在AB兩座舞臺的中線位置聚集,大家交頭接耳地討論了起來。

  “喲,你們這會兒精神了?”石導坐在空蕩蕩的306的評委車上,一臉幽怨地滑了過來,“誰說覺得306輸定了?舞臺還空著一個呢,蔣教授,不然你上去也演一場,和俺們306比比?”

  這位,是真·306粉。

  畢竟整個節目都是從306那里來的。

  “不不不不,這種事還是讓給年輕人吧,那誰,你們樂隊不去上臺比比?”蔣明初看向了旁邊的那支樂隊。

  “不不不,年輕人太有激情了,我們比不了,再說了,如果我們輸了,難道要去男生宿舍里幫他們洗襪子?我只是說,306可能會輸給非白即黑……”

  非白即黑,現在也是眼下炙手可熱,要實力有實力,要作品有作品的樂隊。

  而且在寫歌的風格、深度、廣度上,其實都是超過“306”的,畢竟306里,只有一個谷小白算是專業的,306的作品并不能代表谷小白的最高水平。

  “那不然這樣好了!”石導一拍巴掌,“打賭!覺得306會贏的,現在去306的那邊場,覺得非白即黑會贏的,現在去非白即黑那邊場,今天太冷了,待會兒輸了的,請客吃火鍋!”

  剩下的四組評委面面相覷。

  “唔,我還是覺得,不排練不可能表現太好的,我站耀哥兒。”那支樂隊滑到了非白即黑那邊。

  “我理智上覺得,非白即黑會贏,但是我感情上站小白,不就是請客吃火鍋嗎?輸了我請!”蔣明初控制評委車,來到了306的場地。

  眨眼之間,其他兩個評委,都跑到非白即黑那邊去了,把蔣明初孤零零丟在了306這邊。

  “不是吧……”蔣明初傻眼了。

  “你們別忘了,上次306和非白即黑精心準備之后的《一百天》和《bad

  boy》,都只是55開,打了個平手……”

  “對,這次沒有準備,我覺得非白即黑贏面大,畢竟耀哥兒也是個很優秀的音樂家的。”

  “306狀態下的谷小白,并非完全體,非白即黑的現場表現力也很強的。火鍋面前無兄弟,為了在寒冷的冬夜吃一鍋火鍋,我站耀哥兒。”

  “我和你在一起,要請客我們一起請。”石導滑了過來,停在了蔣明初身邊。

  “其實我現在有點后悔了,我之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支持小白,就是擔心我家那倆姑奶奶回去手撕了我……”蔣明初咬牙,“算了,男子漢大丈夫,做出選擇就不后悔!”

  舞臺上,經過簡單的布置,雙方都已經準備好了。

  非白即黑那邊先聲奪人,架子鼓“啪啪咚咚”幾下之后,電吉他“哇”一聲,就燥起來了。

  306這邊,四個人或坐或站,依然是谷小白鍵盤、趙默手鼓、周先庭尤克里里。

  之前的閑雜人等王海俠,這會兒驕傲地抱著貝斯,向大家宣告,我們306,有低音了!

  我,貝斯王子,根音戰士王海俠,參上!

  他帥氣地向舞臺前一站,看向了舞臺下。

  “王海俠我愛你!”此時果然有五毛黨混入。

  聽到了群眾的歡呼,王海俠驕傲地一挺胸膛,右手彈撥,極具律動感、不斷重復,像是彈皮筋一樣很有彈性的“蹦蹦蹦蹦”的八分音符,就響了起來。

  果然是根音戰士,基本上就在彈蹦蹦蹦的根音。

  嘴炮無敵的王海俠,絕對不會在谷小白面前露出自己真正的實力!

  不信我彈根音你也能聽出來我的實力來!

  趙默的鼓聲緊接著響起,隨后,谷小白的鍵盤填入了兩個中音部,周先庭的尤克里里承擔了高音區旋律。

  極具旋律感和律動感的和弦鼓動著全場,舞臺下,許多觀眾就跟著那“蹦蹦蹦”的節奏,開始晃腦袋了。

  蔣明初也在認真地聽著,他聽得就深入多了,這首歌的編曲很簡單,四個人,四個聲部,組成了七和弦為主的和弦進行。

  急促而又重復的二度上行和弦接三度上行和弦再節五度上行和弦,帶來了越來越強烈的不穩定情緒。

  蔣明初心想:“唔……這應該是一首蠻激烈、尖銳的歌。”

  幾個小節的前奏之后,就聽到谷小白的聲音起:

“你說我想法太天真你說我做的不夠好你說我經驗不豐富你說我年齡還太小你說我書讀的太多但是路走的太少很多東西都不知道所以我做不到做不到現在你又回來  問我行不行好不好”

  蔣明初眼睛瞪大,咦,這個歌詞?

  這是在回應前段時間的鐘鼓樓事件嗎?

  小白,終于在公開場合回應了?

  而且,谷小白直接使用的是自己的本嗓,沒有沙啞,沒有壓低,也沒有飆高音,清亮的少年音就在普通人的高音域,而他自己的中音范圍游走,很是輕松的感覺,四個人彈著琴,隨著節奏點動著腦袋。

  并沒有蔣明初料想中的激烈,本來苦大仇深的歌詞,卻多了一種少年的明朗。

  雖然是控訴,但是卻并沒有什么血淚,什么冤屈,只是不爽地隨口埋怨幾句的感覺。

  “唔,感覺不錯哦,果然是306!”蔣明初眼睛一亮,306的歌詞,給人的感覺就是犀利又清新,什么都敢往歌里寫。

  “不過,單純從這首歌來說,我覺得力度還有點不夠……”

  如果說蔣明初最喜歡306的哪首歌,大概是《一百天》和《少年行不行》,前者漂亮的編排和深入骨髓的孤寂,后者霸氣的回應和毫無顧忌的宣泄,都是蔣明初喜歡的。

  因為他自己擅長的音樂,都做不到這種情緒上的純粹和極致。

  但這首歌,似乎力度有點不夠,如果埋怨的話,不應該更重一點嗎?

  不對,那種極端的情緒,都藏在了和弦里面,反而沒有行之于色,非常內斂的情緒。

  不知道是感慨還是失望,蔣明初心里有些嘆息。

  一向犀利的306,學會了克制。

  果然,孩子也是會逐漸長大的。

  以后可能再也聽不到,306那犀利毫無顧忌的歌了。

  這種深沉內斂的詮釋,聽起來并不是特別爽,主歌的節奏也比較平。

  再聽聽對面,強勁的節奏,嘶吼的唱腔,舞臺下的大家,顯然比這邊更high。

  蔣明初有點后悔了,我現在再去隔壁是不是還來得及?

  到底是得罪家里的倆姑奶奶可怕,還是用一個月的零花錢請客吃火鍋更慘?

  就在此時,306唱完主歌,進入間奏,就看到舞臺上的四個人,整齊劃一地左右挪動著身體,甩動著大長腿,間奏一過,四個人同時一昂腦袋,下一句歌詞就彪了出來。

  那一瞬間,蔣明初噗一聲笑噴了。

  “我去,贏了!我的零花錢保住了!”

  306他們克制個毛啊,這世界上,能達到目的的,可不只有一種方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