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69章:哼,我生氣了

  東城電視臺門外,又是人山人海。

  時隔兩個月的時間,谷小白再次參加了東城電視臺的訪談節目,《東城有邀》。

  谷小白坐在熟悉的位置上,旁邊坐著的,卻是谷小白的兩位咸魚老師,奔老師和灞老師。

  兩位咸魚老師西裝筆挺,厚厚的補發片,閃爍著烏黑靚麗的光,兩個人紅光滿面,喜氣洋洋,像極了二婚幸福的新郎官。

  在漫長的等待中,杰青建議資助名單,終于出來了,東原大學十五名青年教授上榜,國內排名第二,奔老師和灞老師,赫然在列。

  而十五名青年教授上榜,也是這些年來東原大學的最好成績,畢竟東原大學不在京城,而在東城,各種資源都不如京城,在吸引高端人才上面,先天有著劣勢。

  沒關系,高端人才吸引不來,咱們自己培養!這就是吳校長的策略,而現在這種策略初見成效。

  特別喜歡壓榨未成年人的吳校長,立刻一拍腦門,對蔡杰道:“宣傳一下!就讓小白出去再參加個專訪什么的,順便讓咱們的杰青都露露臉。”

  于是,未成年人谷小白,就又被塞進了《東城有邀》,來接受馬阿姨的專訪了。

  “小白啊,有沒有想翩然阿姨啊。”見到谷小白,馬翩然就擺出了一副慈祥阿姨的模樣,牽著谷小白的手,噓寒問暖,“阿姨可是想死你了……”

  “呃,沒有……最近太忙了。”谷小白一臉驚悚茫然,趕快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翩然阿姨你也不要想我,你想我我不想你,這樣不公平,多想想工作。”

  “哈哈哈哈哈……”舞臺下方的觀眾,先直接就笑噴了。

  “小白你最近變油滑了你知不知道。”馬翩然一臉無奈的模樣。

  “我知道啊,因為我和油膩中年人呆一起的時間太多了。”谷小白指向了身邊的兩位咸魚老師。

  兩位咸魚老師第一次上這種節目,這會兒正襟危坐,還有點放不開,聽到谷小白這一句,完全繃不住了,笑得差點連補發片都甩了下來。

  看現場氣氛活躍起來,馬翩然開始將這次的專訪轉入了正題。

  “小白,首先恭喜你和兩位教授,我聽說兩位教授已經正式得到了杰青基金會的資助,能不能給我們說一說,什么是杰青?”

  谷小白轉身,甩鍋給旁邊的兩位教授:“這個話題,就由我的兩位老師幫忙解答一下吧,畢竟我不是杰青……”

  奔老師之前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這個問題的答案,而且他為了獲得杰青,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對杰青意味著什么,怎么個來龍去脈,是早就已經滾瓜爛熟了。

  雖然國內的科普工作做了很多,但是關于杰青,了解的人還是不多,特別是在這種超高收視率的訪談節目上,幾乎從沒有訪談過杰青這一級別的科研工作者。

  畢竟他們大部分都很忙,也沒有足夠的話題度,他們研究的領域,就算是說出來,大家也不懂。

  在他回答的時候,馬翩然一轉臉,就看到谷小白正在偷偷做小動作。

  他拿出來一本書,在旁邊偷偷翻了起來,還看得很認真的模樣。

  等奔老師說完了一段,馬翩然突然襲擊谷小白:“小白,你在干什么?”

  “看書。”

  “在這時候看書?我的訪談很無聊嗎?”

  “是很無聊啊……”

  馬翩然不爽了:“這無聊是誰造成的?是誰來了就說,這次東原大學拿到了十五個杰青,是一件特別厲害的事,讓我好好宣傳一下的?”

  “拿到十五個杰青是很厲害啊。”谷小白道,“但你也真的好無聊……”

  馬翩然哭笑不得,這小子真是把訪談節目當自己家了,知不知道這是誰的地盤?

  “小白,我聽人說,現在科學界有一個流言,說這個杰青其實是發給你的,只是兩位教授代領,有沒有這個說法?”馬翩然的這個問題,就有些尖銳了,聽到這句話,兩位咸魚老師的臉立刻就紅了起來。

  “沒有。”谷小白抬起頭來,看向了馬翩然:“說這句話的人,大概是在嫉妒吧。他們對兩位老師的貢獻一無所知。”

  “真的是這樣嗎?我可聽說一句話,空穴來風,事出有因。”馬翩然不依不饒。

  “其實確實是這樣。”旁邊,奔老師突然開口,道:“在鐘鼓之琴上,我們確實沒有什么貢獻,鐘鼓之琴大部分是小白做出來的,杰青這個資助項目,考察的是申請人本人的學術水平和考察潛力,但是它有一個限制,就是需要至少博士學位。”

  “其實我本人也覺得,我們是在幫小白代領資助。”奔老師說這句話的時候,是情真意切的,旁邊灞老師也在點頭。

  “沒有,兩位老師只是在謙虛,他們是絕對有這個資格的。”谷小白搖頭。

  “我都不知道該相信你們哪個了……這是科學家們特有的謙虛嗎?”馬翩然無奈搖頭。

  “不,只是兩位老師在我身邊呆的久了,所以不知道自己多厲害……”谷小白道。

  呸,剛說了你謙虛,這句話就一點也不謙虛了!

  緊接著,話題就自然而然地談到了鐘鼓之琴。

  這個話題,谷小白就比較感興趣了。

  “鐘鼓之琴目前難度最大的是,還需要鑄造十一個大鐘,并保證它們的調律準確,我們考慮和國內最優秀的江城鑄造研究所合作。”

  “之前我們曾經和江城鑄造研究所聯絡過,不過他們對我們沒什么興趣……大概也是覺得我不太可能成功吧,而且他們業務太忙,承擔的都是國防相關的項目,大概看不上我們這個業務,所以我就只能聯絡其他單位,先鑄造了一個大鐘,也算是顯示一下我們有實力合作吧。”

  谷小白攤手。

  “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夠和江城鑄造研究所合作,畢竟他們的技術實力是最強的,可以節省時間和金錢,快點把鐘琴制造出來。”

  馬翩然又問道:“我聽說,前兩天你剛從京城回來的時候,東城的鐘鼓樓項目組就去拜訪你,希望能再次合作?他們是不是又對鐘鼓之琴感興趣了?”

  “是的。”谷小白點頭。

  “那你答應了嗎?”馬翩然問道,“項目重新得到了認可,應該是件好事吧。”

  “沒有,我拒絕了。”

  “為什么?這得是很多資金吧……”

  “對,他們說給我兩億資金,讓我負責設計和制造。”

  “那你還拒絕?”馬翩然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旁邊,奔老師解釋道:“鐘鼓樓項目組重新評估了鐘鼓之琴能夠帶來的城市形象提升、居民自豪感、旅游收入等潛在的收益,認為值得加大投資,鐘鼓樓重建之后,將會發揮最大的價值,所以又重新洽談了,我們還在具體洽談中,說不上是拒絕……”

  身在東城,拒絕東城政府的項目,可不是明智的決定,奔老師不希望谷小白和項目組鬧得太僵。

  “沒有,我就是拒絕了。”谷小白卻打斷他。

  奔老師尷尬地搖搖頭,不再試圖彌補。

  “為什么?”馬翩然問。

  谷小白一昂腦袋:“哼,我生氣了!”

  誰還不是個寶寶,沒有個生氣的權力?

  你們當初不相信我,現在又來求我了?

  愛情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買!

  雖然知道這個時候不能笑,其實馬翩然也是得到了指示,想要勸勸谷小白,盡可能促成這次的合作。

  但是看到谷小白這個傲嬌的小表情,她還是忍不住笑噴了。

  呸,活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