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62章:驚世鐘樂

  不知道什么時候,谷小白已經側面對著觀眾,坐在了舞臺一側。

  他的面前,擺著一個臺子,像是一家立式鋼琴,但是比立式鋼琴要大上兩圈,琴鍵的位置,是一個個的圓形短棍,經過了流線型的人體工學處理。

  “立式鋼琴”的頂部,無數的線纜,連接到舞臺上方的架子上。

  谷小白的兩手虛虛一握,對著面前一個琴鍵,輕輕敲下。

  那一瞬間,圓棒形的琴鍵,扯動了背后的纜繩,纜繩穿過四五個滑輪,扯著一個木質的重錘,猛然砸下。

  一個長達一米五,牢牢固定在支架上,幾乎完全無法晃動的甬鐘,被猛然敲響。

  “咚”一聲,發音極為渾厚、圓潤的C4音高,就響了起來。

  圓潤的鐘體共振,加上復雜、圓潤的整體共振,那音色響起的瞬間,在場的觀眾,就已經“哇”一聲,驚叫了起來。

  這什么音色!好美!

  這是編鐘的音色?

  是的,這是編鐘的音色。

  但卻又和傳統的編鐘音色并不完全相同。

  傳統的編鐘,包括曾侯乙編鐘在內,因為體積的限制,在敲音比較高,鐘體比較小的上排鐘時,還會有一些不和諧的,像是敲打破鐵片的那種難聽的震動聲。

  畢竟殼體震動,比弦震動復雜太多了,它的諧波太多,很難像弦震動一樣,自身泛音完美和諧。

  如何發出好聲音,才是谷小白這次造“鐘鼓之琴”的最大挑戰。

  谷小白嘗試了很多方法之后,終于決定,加大!再加大!

  加大鐘體的大小,以加強其音量,同時也是加強聲音的穩定度,再通過加厚鐘壁,以調整音高。同時通過復雜的調音技術,將鐘體的波動,調整到最和諧的狀態。

  這種加工技術和難度,幾乎已經達到了春秋時期的技術上限,谷小白甚至將許多明代的技術,拿到了春秋時代。

  我要瞎搞亂搞胡搞!反正后面有秦始皇兜底!

  焚書坑儒,坑一波焚一波,什么記錄都不會留下,完美!

  先秦時代,就是這么任性。

  但它的效果,是完美的。

  此時此刻,這編鐘的發聲音色,其實已經接近圓鐘,只有在基音和幾個主要的諧波衰減之后,才能聽到拖拽著的小小尾巴一般的不和諧音。

  這種不和諧,卻已經不是瑕疵,而是特色,是它音色的一部分,代表了它的身份,是編鐘,而不是圓鐘。

  圓鐘的聲音衰減速度,不可能這么快!

  而這,也是谷小白一貫的態度,傳承,但是從不墨守。

  他要做的鐘鼓之琴,它是中國傳統的鐘與鼓最巔峰的狀態,但它們絕對不是幾千年前鐘鼓的拙劣復刻,它們是發展的,是可以跟上現代審美,甚至可以引領潮流的!

  在前方靠近“鐘琴”的區域,是專門留給京大、答辯教授們,以及各路評審專家的。

  兩個咸魚老師,此時此刻也坐在這里,他們身邊,是許多搞聲學的同行,雖然大家這次算是競爭對手,但畢竟這個學科很小,平日里參加各種會議,也是低頭不見抬頭見,早就已經熟悉了。

  在這堪稱完美的鐘聲響起的一瞬間,他就聽到身邊,一連串的驚呼響起來。

  “怎么可能?什么情況?”

  “假的吧!”

  “是不是擴音器的合成音?”

  “仔細聽,鐘在震動呢!”

  外行聽熱鬧,內行聽門道,雖然這世界上絕大部分的人,都沒有絕對音感,更不要說像谷小白那么變態的可以精確到小數點后1位。但是人類的耳朵,分辨“和諧與否”,是一種本能。一個聲音,入耳的一瞬間就足以聽出來。

  對普通人來說,這和諧悅耳的聲音,入耳只是讓人覺得好聽,但對他們搞聲學的人來說,卻瞬間想到了無數的內容。

  是的,正如他們之前向無數人強調的一樣,這“鐘鼓之琴”的機械設計不難,加工制造也不難,只要有錢就行!

  難的是什么?

  難的是調音!

  人的耳朵,有時候駑鈍到分不清兩個音的高與低。

  但它有時候卻敏銳到,比任何的儀器更能分辨音色的好壞。

  入耳即知!

  實在是太明顯了!

  在坐區的側后方,段桂新嘩一聲站起來了。

  什么情況?

  這種調音?

  谷小白他完成了?

  “不可能……不可能,只是一個鐘而已……”

  調好一口鐘不難,難的是,把整個架子上,57個銅鐘的調音,而且其中有過半是一鐘雙音的調音!

  就算這一個調的再完美,剩下還有56口鐘!

  每一口鐘的音色都完美還在其次,關鍵是所有的鐘都要音準,要在調上!

  鐘又不像是鋼琴一樣,可以通過緊或者松弦來調整,必須一步到位!

  谷小白他設計這個鐘鼓之琴,才多長時間?總不能所有的鐘都能一步到位,像這種完美程度的調音,怕不是要鑄造幾十個,才能從里面挑出來一個能用的?

  不可能,不可能的……

  段桂新決定等,你總不能只彈這一個音。

  只要你再彈下一個音,你就露餡了。

  但是谷小白他偏偏沒有接著彈下去。

  在按下這個音之后,他就轉回頭來,看向了舞臺下方。

  這個甬鐘的音高是C4,差不多是這鐘鼓之琴音域的中央,而它的位置,也恰好整個架子的中央位置,在甬鐘被敲響的一瞬間,鐘身猛然亮起來,然后燈光變幻,一圈圈波紋一樣的東西,向四面八方擴散,傳遞到了附近的其他鐘身上,所有的鐘依次亮起,輕微的共振,讓整個支架上所有的鐘,都輕輕鳴響,光芒也在微微閃爍。

  正如鋼琴的音色,從不是某個琴弦的共振,它的美妙音色,來自于整個琴體所有琴弦的共振,“鐘鼓之琴”也是如此。

  奇特的聲學效果,放大了這甬鐘的音量,向四面八方擴散。

  而那光芒,并沒有直接停止,而是在離開了鐘體之后,向整個體育場的四面八方擴散,顯然鐘體的燈光特效,關聯了全場的燈光舞美,而在座觀眾們手中持著的熒光棒,也在同一時間亮起。

  一圈圈的聲波波紋,向四面八方擴散,在一秒以內擴散到了整個體育場,傳遞到了體育場的邊緣之后,再反射回來,形成了復雜的干涉條紋。

  聽著回蕩在耳邊的輕輕一聲鐘響,看著那全場來回激蕩的燈光效果,那一瞬間,全場的觀眾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頭發都豎起來了。

  我去!

  老子要吹爆!

  這就是鐘鼓之琴?

  好贊!

  等到那鐘聲消失,燈光也從四面八方向中間收攏,直到架子中央的甬鐘暗下,全場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安靜了三秒鐘,然后瘋狂的歡呼聲響徹云霄:“嗷嗷嗷嗷嗷嗷!”

  這就是谷小白,只要一個動作,一個聲音,他就可以讓全場瘋狂!

  谷小白微微一笑,對舞臺下大家的反應似乎很滿意,下一秒,他兩手張開,同時按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