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24章:秦川樂器開業

  就在谷小白在長安巡演的時候,東城,西街,一家名叫“笛簫緣”的店,正將自己之前掛了十多年的牌匾摘下,換上了另外一個招牌。

  “秦川樂器”。

  門外還有兩個更大的落地招牌,左邊是一個巨大的篆體“白”字,右邊是一個“川”字,這是樂器店即將推出的兩個系列。

  “白”字,是主打高端路線的限量品牌,每一把都是絕對的精品。

  “川”字,則是主打平民、中端的品牌,主要面對青年音樂家、學生和愛好者。

  在這兩個牌子旁邊,店門口,還掛上了一個很沒有美感的白色牌子:“谷小白聲學中心合作單位”。

  這次《笛簫緣》的改名,并沒有舉辦太過夸張的儀式,畢竟最該在這里的人,現在正在長安巡演,不能到場。

  簡單的儀式,簡單地掛牌,就昭示著這家店已經換了主人。

  而笛簫緣的女老板,此時正笑瞇瞇地在人群中鼓掌。

  今天開始,她就不是“笛簫緣”的老板娘了,而是秦川樂器的執行總裁。

  對自己這個身份的轉變,其實老板娘甘之如飴。

  看起來牌面挺大的“笛簫緣”,其實日常的經營并不是特別好,雖然現在大環境好了,但是笛簫這種中國傳統樂器,相對鋼琴、吉他、提琴等西洋樂器來說,還是比較弱勢,學的人也少一些,而且在規模生產、質量控制上面,還是有一些差距。

  這樣一家店,日常的銷量并不高,店面的費用卻很高。

  而且前一段時間,自家樂器工廠的大師傅,被南方的樂器重鎮直接重金挖走,導致整個工廠都運轉不暢,自身的樂器質量直線下滑。

  幸好就是此時,秦川帶著自己的笛子,來到了店里,一曲《秦川情》,一把樸實無華的長笛,直接征服了老板娘和許多的顧客。

  隨后,出乎預料的,笛簫緣的生意,瞬間火爆了起來,一舉扭轉頹勢。

  一直在虧損狀態的自家的樂器工廠,也有了資金正常運轉。

  但即便是如此,在接到秦川的合作請求時,老板娘還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秦川的收購。

  身為一名生意人,老板娘已經在這行里滾摸爬打了十多年,深刻感受到了經濟形式上的一些改變。

  現在除了一些無法替代的店面之外,其他的所有產業,都在受到網絡經濟的沖擊。

  現在做生意,已經不再是和一條街上的同行競爭,而是和全國、全世界的同行競爭。

  發達的物流和網絡,讓一切都沒有了距離。

  在這種時候,如果沒有核心競爭力,日子是不可能好過的。

  雖然最近生意紅火,但老板娘非常明白,這段時間的紅火來自哪里。

  如果拒絕了秦川的收購,讓秦川另立門戶,意味著她不但立刻失去了之前的合作伙伴,而且還要和秦川、谷小白這對組合競爭。

  老板娘絕對不會想要和秦川、谷小白競爭的。

  所以合作是第一要務。

  老板娘甚至都沒有考慮收購事宜,而是拿自己的店面、工廠折合股價,直接加入,將最重要的資金,投入了生產的環節。

  對之前的樂器工廠,進行了一次大的改造升級。

  如果說秦川之前對這行最大的不滿在哪里,一定是在生產環節。

  秦川去參加了一次簫笛行業“制笛大師”們的交流比賽。

  然后覺得……這個行業實在是太落后了。

  即便是“大師”級別的人,在專業性的知識上,也讓人哭笑不得。

  那些大師的講座,講的是“溫度與音準”,討論溫度和聲音的問題,而溫度與聲音的問題,是一個聲速公式就能直接描述的,卻要講上半個小時。

  此外“兩截笛的音準”講如何調整長度與音準的關系;“科學的制笛法”討論了半天如何查表,也讓秦川哭笑不得。

  一篇許多年前的論文《橫笛頻率計算與應用》,現在還是討論的主流,被討論來討論去,像是捧著什么至高的武學寶典一樣。

  而那厚厚一本的參考手冊,在谷小白的手中,不過是幾行公式就已經直接搞定。

  在他們查表,一遍遍算的時候,直接代入公式心算都出來了。

  甚至其中還有一名享譽世界的大師,在討論樂音的左腦(理性)與右腦(感性)這種說不上科學還是玄學的東西。

  到了實踐的環節,做出來的成品,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

  那些人做出來的笛子,在秦川看來,很多也只是完全仗著笛子本身的材料好。

  但做出來的成品,簡直是暴殄天物……

  就算是秦川沒有谷小白那么變態的絕對音感,但是他也是從小學音樂,對笛子的聲音,一耳朵就能聽出來。

  音色好的笛子,音準一塌糊涂。

  音準好的笛子,音色就已經無法控制。

  兩者兼顧的,監制鳳毛麟角,也大多只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

  同樣送來參賽的笛子,同一批次制作出來的,質量卻天差地別。

  難怪都說樂器水深,新手怎么可能知道這中間的差別?

  就算是花高價買到了垃圾的笛子,新手們往往也會因為這笛子是“大師監制”,而覺得這才是好聲音。

  別說新手了,有時候許多老手,因為沒有現場見過、用過好笛子,或者自己耳力不好,怕是也分辨不出來。

  這個時候,秦川才感覺出來,這個世界上,太多懂音樂的人,不懂物理。懂物理的人,不一定懂工藝,懂工藝的人,不懂大規模生產,即便是懂,也沒時間去搞樂器制作。

  也就是參加完了這行“最高級別”的大賽和論壇,秦川才決定,自己入局樂器的制作這行。

  弱雞當道,玄學橫行,還是我來掃一掃這滿屋塵螨,滌蕩一下行業的風氣吧。

  所以,在谷小白長安巡演的時候,“秦川樂器”低調開業。

  同一時間,在淘寶上,一家“秦川樂器旗艦店”的天貓店,也同一時間開業。

  “白”和“川”兩個不同系列的樂器,被掛上了天貓店的首頁。

  而開業這天,秦川被趕鴨子上架,做了一次這輩子從沒做過的事。

  直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