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17章:夢回唐朝

  巡演和比賽,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每次的比賽,觀眾都希望能夠看到一次驚喜。

  但每一次巡演,觀眾最希望聽到的,卻是已經耳熟能詳,能夠跟著一起合唱,已經在電視上、手機上看了許久,卻沒有辦法在現場感受的歌曲。

  任何一次巡演,最熱烈的時刻,肯定都不是一首新歌出場的時候——除非這首新歌實在是太優秀,而是已經聽了無數次,萬人大合唱的時刻。

  所以巡演的時候,你不能,也不必給出太多新東西,只要在舊的東西里,加入一點點新的東西,就足以滿足關注了。

  觀眾對你的演出有一個期待,你回應一個期待,僅此而已。

  即便如此,第一次巡演的許多人,還是拿出了很多新東西。

  暖場演出之后,付文耀就出場了,他這次帶來了一首國內重金屬音樂的經典之作《夢回唐朝》。

  當那氣勢磅礴的前奏響起時,許多人就已經瞪大了眼睛。

  對付文耀這個年齡的人來說,很難相信這首歌竟然誕生于1992年,那洋氣的編曲,那運用了極端嗓,又別具中國韻味的唱腔,無不昭示著它的不凡。

  而唐朝樂隊,也曾經和魔巖三杰一起,唱響了紅磡體育館,成為有史以來最具影響力,可能再也無法復制的一次搖滾狂潮。

  那時候,無數的搖滾迷們,認為那將是搖滾樂的春天,《夢回唐朝》是中國重金屬的萌芽。

  二十五年后……

  人們發現,那其實是巔峰。

  是最后的煙火。

  而在這二十多年中,也幾乎再也沒有人,能在舞臺上把這首歌完整演繹翻唱出來……

  沒辦法,中國的搖滾樂隊有一個非常無奈的現象,那就是普遍唱功都不好……

  畢竟搖滾圈有一個笑話。

  “會彈吉他嗎?不會?貝斯也不會?那鍵盤呢?打鼓?你什么都不會……那你當主唱好了。”

  像Axl

  rose那種音域5個八度,純靠天賦吃飯,開掛一般堪比人形效果器的大神,在國內搖滾圈里,真的是找不出來。

  而這首歌里面,用到了許多極端嗓的發音方式,唱功好的流行歌手,就算是模仿,也是形似神不似。

  不說別人了,就連二十五年后,再站上舞臺的唐朝樂隊,唱這首歌時都能唱成車禍現場。

  而事實上,這首歌……基本上就沒能在現場還原出來過。

  但此時,這首歌的旋律,再次在舞臺上響起。

  付文耀站在舞臺的中央,手中彈著電吉他,恢弘的電吉他音色,在舞臺上響起時,舞臺下已經是一片歡呼聲。

  舞臺上的付文耀,穿著一身黑色西裝,胸前的領帶半解,不羈地甩蕩著,高昂著腦袋,認真地彈著吉他,帥氣的面龐,簡直比年輕時的竇唯還帥,在那恢弘的旋律中,他手中的吉他,像是發著金色的光芒,如此的閃耀。

  隨后,鼓點起,付文耀的聲音在舞臺上響起:

“菊花古劍和酒被咖啡泡入喧囂的亭院異族在日壇膜拜古人月亮開元盛世令人神往風吹不散長恨花染不透鄉愁雪映不出山河月圓不了古夢沿著掌紋烙著宿命今宵酒醒無夢沿著宿命走入迷思  夢里回到唐朝——”

  付文耀的聲音,在將變未變,將破不破之間自由的游走,在吶喊與收斂之間控制自如,讓現場無數的人直接瞪大了眼睛。

  這控制力!

  這唱功!

  我去,這真的是個大二學生?

  耀哥兒好棒!

男耕女織絲路繁忙物華天寶人杰地靈紙香墨飛詞賦滿江  豪杰英氣大千錦亮——”

  最后一聲高亢的撕裂唱腔,瞬間引燃全場。

  舞臺下,人們已經“嗷嗷嗷嗷嗷”叫了起來。

  付文耀可是谷小白手把手教出來的極端嗓大咖,單論唱功方面,別看他年輕,其實已經可以站在國內搖滾樂隊主場的第一梯隊,嘶吼、吶喊信手拈來,副歌的吟唱部分,他的聲音切換了一下,換成了從付函那里學來的唱法,大氣磅礴。到了第二遍主歌的部分,那高亢入云,宛若尖叫的聲音,燃爆了全場。

  舞臺下,不論是不是聽過這首歌的人,都已經被完全帶起了情緒。

  剛才暖場的樂隊,此時還在舞臺一側,沒有離開,他們的眼睛都直了。

  剛才,他們上臺的時候,還覺得自己唱的不錯,現場的觀眾還比較熱情。

  但是現在看到了付文耀的現場,差點直接在舞臺一邊跪了。

  我去!

  我去我去我去!這什么情況!

  幾個初入搖滾樂壇,還沒見過什么大世面的搖滾新人,此時差點完全失去信心。

  看著舞臺上瘋狂solo著吉他,宛若巡視自己領地雄獅的付文耀,心里簡直是哇涼哇涼的。

  這人,長得帥不說,吉他彈得好不錯,竟然還唱得那么好!

  這假唱吧,該不會是假唱吧!

  這一刻,他們真正意識到,自己真的只是暖場歌手而已。

  剛才他們壓根就沒有把場子暖起來,現在付文耀出場,才真的算是把場子熱起來了!

  熱到炸!

  這才是真正的開場歌手!

  旁邊,縮在一角的郝凡柏,更是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他知道東原大學的校歌賽很強,但他從沒想過,竟然這么強!

  這種水平的,竟然不是冠軍?

  而據說付文耀的極端嗓,完全是谷小白教出來的?

  如果是谷小白在舞臺上唱這首歌,會是什么模樣?

  唔,我要不要也當耀哥兒的經紀人啊……

  這長相,這才華,這唱功,呸,馮一東是什么東西!

  到了我的手里,絕對能把你變成最大的流量!

  這一刻的郝凡柏,就像是掉進了糧倉里的老鼠,恨不得把自己的肚皮都吃圓了。

  付文耀連唱了三首歌,這才下臺,把場子讓給了下一位同學。

  氣氛已經活躍起來了,雖然這位的水平不如付文耀,但現場水平也不錯。

  一個個的人上臺,朱啟南的改編版《少年行》也是現場一片火熱,華閔雨的戲腔歌曲串燒無縫切換,也是引得全場歡呼。

  雖然這是第一場十城巡演,但是校歌賽的這些人,但節目的編排張弛有度,現場的節奏非常好,加上一些本地樂隊、校園歌手的穿插上臺,總能讓大家在過于激動的時候,平復一下,然后再撩撥幾下,把人撩起來。

  讓人不至于一直繃著,也不會累到。

  終于,巡演到了最后,谷小白上臺,直接《冠軍序曲》開場!

  這一場巡演,全場的水平一點也不低于成名乃至一線音樂人的拼盤演唱會。

  但在谷小白上臺的時候,全場的水平,再次提升了一個level!

  在現場high到全場起立歡呼,跺腳震顫整個體育場的時候,現場維持秩序的警方和體育場的工作人員,臉都嚇紫了。

  其實他們早就已經吸取了之前許多體育場的教訓,在入場的時候,就直接告知了這些人“入場須知”里,嚴令所有人站起來跟著跺腳。

  但是high起來的時候,現場壓根就擋不住啊!

  隨后《天涯歌女》、《燕燕》、《著》、《少年行》……

  連唱了幾首歌,翻唱、原創的都有,現場的觀眾們,都快high爆了!

  這世界上,恐怕還沒有什么人能夠連續聽到谷小白唱這么多首歌!

  這還是第一次!

  谷小白的身后,幾十名西裝革履的男男女女,拎著椅子、帶著各種樂器走上臺來,在舞臺上擺開陣勢。

  看到他們拿著的那樂器,大家眼睛都瞪圓了。

  交響樂團!

  谷小白站在舞臺的右前方,手輕輕一抖,一根低音大笛出現在手中。

  來了,壓軸的表演來了!

  如果連《冠軍序曲》都只能當開場曲,那壓軸的會是什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