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12章:這孩子是不是人類啊

  長安鐘樓,人山人海。

  鐘樓附近的環島式車道已經封閉了起來,往來的車輛都已經繞行,警察和保安們排成了一道長長的人墻,如臨大敵地看著那黑壓壓的人群,一名中年警察拿著擴音器,聲嘶力竭地大聲喊著:“請大家排好隊排好隊,景區容量有限,請有序進入不要擁擠注意安全……”

  喊了半天,發現小哥哥小姐姐大叔大爺大媽阿姨們都笑瞇瞇地看著他,并沒有進去的意思。

  “你們不進嗎?”

  “不進。”

  “那你們還買票?”

  “收藏。”

  “我大長安人好客,當然要陪著了。”

  “怕今天買票的人太多,進去打擾了小白。”

  “買票曬朋友圈。”

  “證明我來過。”

  “待會再進。”

  各有各的理由,不過大家都沒有什么進去的意思。

  一個大媽還一臉笑容道:“小伙子你別太擔心,歇會吧,我們不進去。”

  “對,不給你添麻煩。”

  被叫了小伙子的中年警察臉都紅了,他稍微放松了一下,一臉納悶地問道:

  “你們不是來看明星的嗎?”

  追星族他見多了,可沒見過幾個這么理智的。

  作為十三朝古都,經常有政要、外賓、名人來長安,很多都需要做好安保工作。

  而其中又以明星來最麻煩,特別是一些非常火爆的明星來參加商演,每次都要費盡全身力氣,才能維持好現場秩序這樣子。

  天知道那些連一桶水都提不動的小姐姐們,見到偶像時,是怎么有那么大力氣的,簡直像是瘋狂的喪尸,可以撕碎所有攔在她們和偶像之間的物體。

  聽到中年警察這么說,一群人不樂意了:

  “我家小白才不是明星。”

  “對,我們小白是藝術家!”

  中年警察茫然:“藝術家?我剛才看到了,那么年輕的小伙子,藝術家?”

  “大叔你竟然沒看過小白的表演!”

  “兄弟你回去該聽聽。”

  “大哥你得罪我了你知不知道!”

  一群人拼命聲討,然后又有人問:

  “警察叔叔,小白巡演的時候,你們要去維持秩序嗎?”

  “呃,要去吧……”中年警察也不確定。

  “我強烈建議你去一趟,真心的。”

  中年警察也不是太放在心上,每個粉絲對自己的偶像,都是同樣的態度,瘋狂推崇,他這些年也見的多了。

  但事實上嘛……

  突然間,人群歡呼了起來。

  “出來了!出來了!”

  中年警察立刻警惕了起來,他順著眾人的目光抬頭看去,就看到谷小白出現在了鐘樓的臺子上。

  鐘樓高臺之上,谷小白、鄧舜揚和陪同的景區工作人員、西北歷史協會的幾名專家,終于從鐘樓里面走了出來,來到了高臺懸掛的大鐘前面。

  這就是一代名鐘景云鐘……的仿制品,其真品因為太過珍貴已經不舍的敲響,現在已經被放進了博物館里。而數十年前,真品曾經敲響過一次,然后被錄制了下來。現在每年廣播電視里辭舊迎新的鐘聲,就來自于景云鐘。

  一名專家介紹道:“其實這座鐘,本來是放在鐘樓里面的,乾隆五年的時候,巡撫張楷按照原結構重修了鐘樓,卻發現,罩著景云鐘的房子密不透風,使鐘聲‘納而不出’,外面聽起來聲音很小,所以就把這口鐘,從房子里挪移到外面來了……”

  鄧舜揚點頭道:“古人的聲學知識不足,鐘樓沒有經過聲學設計,所以才會出現這種狀況,我們這次來取經,就是想要看看如何在兼顧中式建筑美觀,盡可能不改變原來外形的同時,完成聲學上的設計,讓房屋不但不會限制鐘聲,反而可以成為鐘聲的聲音調節器,美化、調整鐘聲的音色,加強鐘聲的響度……”

  說到這里,鄧舜揚搖了搖頭,看來長安鐘樓其實是個反面教材來著……

  谷小白抬頭看著面前的大鐘,這口鐘其實算不上太大,高2.47米,重6噸,和46噸重的永樂大鐘比起來,就是個小不點兒。

  但這口鐘卻依然是歷史上的傳奇,因為它上面有唐睿宗李旦親自撰寫并書就的銘文,也是唯一皇帝親自書寫銘文的大鐘。

  上書:“原夫一氣凝真,含紫虛而構極;三清韞秘,控碧落而崇因。雖大道無為,濟物歸于善貸;而妙門有教,滅咎在于希聲……”

  因為唐朝皇帝和老子一樣都姓李,所以自命老子后人,獨尊道教,這一段關于道教的描述,看了似乎都要羽化升仙。

  而唐睿宗李旦,本身也很特別,因為他的母親是武則天,所以他是歷史上唯一一個父母都是皇帝的皇帝,堪稱雙皇旦……

  而李旦才華橫溢,精通書法,這口大鐘,對書法的研究也極有意義。

  旁邊,幾名歷史學會的學者親自當導游,他們中許多是親自主持過這口大鐘的復制、鐘樓復原的,講起來自然是妙趣橫生。

  鄧舜揚這個理工男,在旁邊都聽得連連點頭,如果不是跟著谷小白來,這次絕對沒這種面子,能讓這幾位歷史學大咖來幫自己當導游。

  谷小白看著那口大鐘,卻有些神游物外,此時此刻,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大鐘,口中喃喃低語:

  “可以近似為軸對稱問題的有限單元,設定17個節點,每個節點有兩個自由度,節點位移是……單元共有34個自由度,所以其位移函數為……”

  “節點坐標和位移求出待定系數,回代得到插值型位移函數f……”

  “應變和應力……單元上的應力為……”

  “單元剛度矩陣K……”

  谷小白口中喃喃低語,然后慢慢的眼睛閉上了,嘴里也安靜了下來。

  看谷小白出神,旁邊陪同的七八個人都安靜了下來,一名歷史學家扯了扯旁邊的鄧舜揚,低聲問道:“鄧所長,小白老師在干什么?”

  “如果我沒聽錯的話,他應該在對這口大鐘進行有限元分析……”說到這里,鄧舜揚忍不住要爆粗口:“誰特么的用自己的大腦搞有限元分析啊摔!”

  人專業軟件還要不要賣了!高配電腦還能不能賣上價了!超算還要不要對外出租了!

  這孩子是不是人啊!

  過了片刻,谷小白抬起頭,兩眼閃閃發光,興奮地像是一個孩子:“可以敲一下這口鐘嗎?”

  “可以,可以。”旁邊工作人員“咚嗡……”一聲,撞響了大鐘。

  鐘聲響起,遠遠傳了出去。

  下方,人群們聽到鐘聲,都抬起頭來,側耳傾聽。

  谷小白向前走了一步,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那大鐘的一個調音乳突,然后另外一只手,按在了鐘側的一處銘文處。

  剎那間,鐘聲變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