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03章:少年將軍

  舞臺上,谷小白又是一身白色大氅。

  大氅之下,隱約可見白色的甲胄,金屬綴以輕裘,行走之間,隱現猙獰。

  他的腰間,一把長刀,金絲纏鞘,美玉鑲嵌,獸首銜環。

  谷小白從舞臺一側走出來,大氅之下的甲胄,讓他整個人魁梧了幾乎一倍,走路的氣勢,真的是龍行虎步,氣勢驚人。

  一身白衣的谷小白,手按長刀,走過那四十八個紋絲不動,宛若雕塑一般站立,玄甲赤禪的舞者身邊。

  玄赤鐵血的戰士,白衣白甲的少年將軍,產生了強烈的視覺對比!

  同一時間,十座城市里,乃至億萬個家庭里,無數的人,第一次在電視上,看到了谷小白出場。

  都情不自禁地“哇喔”了一聲。

  這扮相,實在是太搶眼了!

  但事實上,讓人驚呼的,并不只是那扮相,還有他的氣質。

  甲胄加身,卻不粗魯,一舉一動,貴氣十足。

  站在臺上,卻寵辱不驚,似乎面對的不是萬千觀眾,而是自己的領域。

  什么叫“帥氣”?

  帥氣就是勇冠三軍,統帥萬騎!

  什么叫“霸氣”?

  霸氣就是征戰沙場,百戰百勝!

  這一刻,谷小白的氣勢全開!

  舞臺前,電視前,手機前,無數的人突然產生了一種錯覺。

  他站在那里,就已經贏了!

  這就是東原大學校歌賽冠軍的底氣嗎?

  這孩子,好強!

  谷小白無數的粉絲,此時就已經在朋友圈、在微博上瘋狂發信息:“啊啊啊啊,我家的小白上場了!”

  谷小白走到了舞臺中央,他的那一組特制的鼓之前。

  今天和谷小白配合的,并不是州鳩樂隊,而是一支找來的專業樂隊,畢竟州鳩樂隊里,除了谷小白和趙興盛之外,其他人也就是比業余好一點的水平,距離真正的專業團隊還差了很多,完全不敢說自己能代表東城的最高音樂水平。

  而兩面特制的大鼓,谷小白也把鼓槌調低了力量,上次是數萬人的露天體育場,這次是千多平方米的室內演播大廳,鼓聲大了,怕是會把耳膜震破。

  谷小白走到了自己的特制鼓組之前,

  身上的大氅,兩只大袖迎風一展,“嘩”一聲,空氣灌入,大氅像是吹了氣一般鼓起,然后慢慢落下,貼服在谷小白的身上。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大氅下面的盔甲,谷小白身上的長刀,都不見了……

  “咦?”

  這孩子還會變魔術的?剛才那一下怎么變的?

  舞臺上還有機關?

  有意思!

  眨眼間,龍行虎步的少年將軍,就變成了袍服翩翩的少年公子。

  在眾人還一腦門“?????”時,谷小白抓起了旁邊的兩只鼓棒,輕輕幾聲敲擊,然后右腳猛然踩下。

  “咚!!!!!”

  兩面大鼓,震撼全場!

  谷小白的表演開始!

  此時此刻,低沉澎湃的鼓聲,不知道多少人家的客廳里,傳了出來。

  若是家里裝了家庭影院系統,裝了低音炮的,此時瞬間電平到頂,嗡一聲,房間似乎都在震動。

  低沉的低音,繚繞在耳邊,像是怪獸在低鳴。

  若是音響系統不好,這會兒就感覺“嗡——嘶”的一聲,電視自帶的孱弱的十多瓦的音箱,拼盡了全力,也不過是把低音鋪了方圓數米之地。

  那感覺,就像是有什么東西在撩撥,卻總是不盡興似的。

  隨后,電子樂的聲音響起,鼓聲鼓動心臟,電子樂激蕩血脈,現場,燃爆!

  谷小白坐在舞臺的中央,身體像是澎湃的發動機,把無盡的動力,輸出到舞臺上。

  只要開始表演,他就無可阻擋!

  突然間,他雙手閃電一般揮下,然后右腳猛然一踩: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嗷嗷嗷嗷嗷嗷……”現場的歡呼聲,已經快把鼓聲蓋下去了。

  前排,一群中老年領導們目瞪口呆。

  這就是冠軍序曲?

  這就是冠軍序曲!

  這就是冠軍序曲!!!

  戰鼓,已經擂響,冠軍,注定是我們的!

  下一秒,谷小白開口,空靈若仙的吟唱聲起。

  舞臺下的人,目瞪口呆。

  誰也不知道,那澎湃宛若怪獸的力量,以及空靈如同仙樂的聲音,到底是怎么匯聚在同一個人身上的。

  同一時間,谷小白背后舞臺的屏幕亮起。

  宮殿森森,衛士傲立,身形單薄的少年,背負雙手站在宮殿的欄桿之前,凝望著遠方。

  突然間,一匹白馬從遠方狂奔而來,四蹄飛揚,鬃毛飄飛,神駿異常。

  少年與駿馬,這畫面格外的和諧,美麗。

  谷小白的歌聲起:“六駁食猛虎,恥從駑馬群,一朝長鳴去,矯若龍行云……”

  舞臺上,江衛左手持刀,紋絲不動,像是一座雕像,不過他現在心中一點也不平靜。

  他真想現在有一個問題讓自己回答一下:“在禁宮之中縱馬狂奔拍MV,結果被漢武帝抓到是什么感受?”

  為了這段視頻,他和谷小白又偷渡回去,在禁宮之中,谷小白擺好pose,在欄桿旁等著,江衛負責從遠方放開照夜,讓它自己狂奔。

  結果他剛剛放開照夜,就被劉徹給抓到了。

  “你們這是在干什么?”

  聽到身邊傳來這個聲音,當時江衛就差點尿了。

  他這輩子,惟一一次和漢武帝說話,就是這次!

  “冠冠冠冠軍侯大人說要要要要……”

  要什么?

  難道要說冠軍侯要耍帥?

  嗚嗚嗚嗚嗚,完蛋了,我要被殺頭了!

  遠方,照夜跑到了欄桿之前,谷小白一手按住欄桿,飛身而起,翻越欄桿落在了照夜的背上,然后一拉韁繩,照夜人立而起,一個騰躍轉身的動作。

  帥氣到爆。

  但這邊江衛覺得自己的腦袋,馬上就要和大地親密接觸了。

  嗚嗚嗚嗚,冠軍侯大人,我若是死了,一定要把我厚葬啊……

  等他終于磕磕巴巴回答完了問題,悄悄抬起頭時,就看到劉徹微笑看著遠方縱馬撒歡的谷小白,一臉的慈愛與放縱。

  對劉徹來說,只要谷小白不把他的家拆了,放縱跋扈一點算什么!這可是朕最疼愛,最驕傲的外甥!

  若沒有這種跋扈銳氣,如何百戰百勝!

  屏幕上,谷小白在禁宮之中,沿著禁宮的中線縱馬狂奔,輕衣白袍的少年,慢慢變成了全身重甲的少年將軍。

  然后八名鐵騎從后方奔出,組成箭頭之勢,向前狂奔,氣勢驚人。

  兩千二百年前,禁宮之中。

  劉徹一腦門霧水。

  縱馬狂奔,為什么跑到一半,還要停下來換一身盔甲繼續跑?

  然后還要安排八名鐵騎,計算好時間,同時從兩側沖出?

  莫非在訓練什么特殊的戰陣?

  但八個騎兵的戰陣又有什么用處?

  現在的年輕人,腦袋里都在想啥?

  這真的是我百戰百勝的外甥嗎?確定不是外星人變的?

  劉徹抱著頭,歪著腦袋:“?????”

  百思不得其解。

  這大概就是代溝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