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6章:山寨刀舞

  谷小白奪冠了,十城巡演還沒開始,所以又有了一段時間,可以狠狠地撲在物理實驗室里。

  見谷小白一天到晚沉溺在物理之中樂不思蜀廢寢忘食流連忘返,鴻總和烈總兩個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唉,出去賺錢啊小白!

  參加個訪談怎么又不出門了呢!

  你這孩子怎么那么沒有上進心呢?

  你這么下去,都快付不起我們的安保費用了好不好!

  你說到時候續簽協議的時候,你真的拿不出來下一年的安保費用,我們是要虧本保護你呢?還是賒賬保護你呢?

  你忍心嗎你?

  叔叔們也要恰飯的好不好!

  不過人家小白有正當理由啊。

  《冠軍序曲》?抱歉,舞團來不了。

  《青絲》?人家盲伯剛剛過世,小白剛剛經歷了喪師之痛,你讓人家上臺唱青絲?有沒有一點點的良心?

  唱別的?

  別的報價沒那么高啊!

  難得讓小白出門一次,當然要唱報價高的!

  我家小白的時間那么寶貴,出去一次那么點錢,還不如在實驗室里。

  鴻總的那個心情啊,真的是又想要小白好好學習,又希望他能賺錢養家。

  特別是這個《冠軍序曲》,讓鴻總和烈總心痛到無法呼吸。

  上次谷小白接受了訪談,解釋了《冠軍序曲》為什么無法重現之后,《冠軍序曲》的行情,再次暴漲!

  人家知道你的這舞蹈非常危險,知道舞團難找,但人家就是希望你來這原汁原味的刀舞,不然不要!

  重新報價的邀約紛至沓來,閃姐自己完全應接不暇,所以鴻總、烈總兩個人也幫忙處理了好幾天的邀約事務。

  現在的鴻總,一閉上眼睛,眼前就是白花花的報價邀約。

  上臺一次就好幾百萬啊!好幾百萬!

  你簡直就是打開了池子,融化了的金子,嘩嘩嘩的往外流啊。

  可小白他就是不去演,你說可惡不可惡!

  這個世界上,你不賺的錢,總有人去賺。

  這天,鴻總忙碌了一天,交代了江衛幾句,就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家。

  剛把自己摔在沙發上,打開電視,他的眼睛就猛然瞪大了。

  什么鬼!

  就看到電視上,出現了一則新聞:“某藝術學院嘗試恢復漢代刀舞,將漢代刀舞搬上舞臺……”

  什么?

  舞臺上,數十名舞者手持閃閃發光的長刀,配合著音樂整齊地舞動。

  一眼看過去,根本就是當初谷小白的刀舞翻版。

  我呸,我家小白,又被人剽竊了?

  還恢復漢代刀舞?你們是在恢復我們小白的刀舞吧!

  還藝術院校呢?要不要臉?

  不過,這舞蹈怎么看怎么覺得別扭?

  這么長時間,跟在谷小白的身邊,看了小白的那么多場表演,鴻總也不完全是個門外漢了,至少審美提升了許多。

  此時仔細一看,發現這些舞者手中的刀,哪里是真刀,根本就只是木刀銀漆……

  不,說不定是塑料或者泡沫刀。

  這種力量感、控制感,就完全不一樣了。

  一個個動作輕飄飄的,完全沒有刀舞的那種凝重、剛烈、霸氣。

  反而像是現在舞臺上的那種輕飄飄的劍舞,輕靈有余,霸氣不足。

  看著這反差極大的舞蹈,鴻總終于明白,為什么當初谷小白說,他的舞團難請了。

  這藝術學院的舞蹈,也提醒了鴻總,讓鴻總一個激靈,拿出了手機,開始在網絡上搜索。

  果然,網絡上,各種“復刻版”的刀舞,已經數不勝數。

  有藝術院校,有職業舞團,也有網紅自嗨,還有一些獨立舞者上傳視頻。

  “唉,珊珊這是在干啥啊,這種時候還不趕快發律師函!這都抄到小白腦門上了!”鴻總一邊吐槽著,一邊把這些視頻看了一個遍,心里產生了一種極大的危機感。

  雖然絕大部分視頻上的舞者,使用的是道具刀具,但他也看到了有幾個舞團、舞者,使用了比較逼真的道具。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開刃了,但是至少重量上是相當的。

  如果出個意外,砸一下,怕是也能腦漿迸裂。

  其中還有一名獨立舞者,手持一把開刃長刀,獨舞了一把。

  刀光劍影,寒光閃爍的感覺,引起了無數的網友尖叫熱捧。

  當然,獨舞和舞臺上小范圍內不斷交錯的群舞,難度不在一個檔次上,但是這也讓鴻總心中警鐘長鳴。

  這種刀舞,就算是不上大地方,只接小商演,也至少能養活一個舞團幾年了。

  一個市場,一旦有了空白,總有人會自動自發去填補,而且劣幣總是驅逐良幣,現在不把標準樹立起來,等到劣幣占領了市場……

  鴻總捂著腦門,陷入了愁緒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鴻總就找到了烈總,于是鴻總找到了烈總,道:“你說,我們能不能自己跳這個舞啊……”

  “什么?”烈總被鴻總那創造性的思維驚呆了,“你上臺還是我上臺?”

  我們是保鏢,不是舞者!就你那老胳膊老腿的,會跳舞嗎你?

  老鴻,你是不是被小白塞了一腦袋的課本,所以傻了?

  “當然不是我們,那些年輕人可以上啊!你看,這動作也不是太難,而且之前領舞的就是江衛啊!”

  話說回來,如果跳一次給我幾百萬,我把腿練斷了,我也上臺!

  “江衛!”烈總茅塞頓開。

  是哦,如果領舞的是江衛,那為啥其他人不可以?

  而且,江衛腦袋那么笨,他能學會,其他人肯定也能學會!

  對普通的舞者來說,拿著那開刃的刀上臺,需要心理建設,但是對我們來說,這膽兒早就已經練過了。

  傳手雷、鉆火圈都是特種部隊練膽的傳統項目,誰還不是特種部隊退役的,沒拼過命玩過槍嗎?

  和現代武器的威力比起來,刀那點殺傷力算個屁?

  而且,當保鏢是要給雇主擋刀子擋槍子的,如果這點膽量都沒有,那還當什么保鏢?

  “不過四十八個人……咱們哪能找出來這么多能上臺的人啊……”

  刀舞這東西,要的就是氣勢!人少不行!動作無力不行!

  現在干保安的,大多都是老弱病殘,年輕人沒幾個。

  公司為了開拓業務,招聘的“精英保鏢組”的人,加起來也不過十多個。

  后來因為保護谷小白,在娛樂圈里打出來了名氣,各種業務拓展開來,現在“精英保鏢組”的人數才到了四十多個。

  其中日常保護谷小白的大概五六個人,除了江衛這個24小時的貼身保鏢之外,其他人基本上兩班倒,谷小白出門參加活動的時候,隨身的保鏢大概1020人不等,畢竟人氣太高了,安保要求非常高。

  其他的精英保鏢也慢慢有了固定的客戶,在工作上,基本已經走上了正軌。

  但是現在經濟下行,有錢人也少了,保鏢也不好干,很多時候,保鏢也沒活啊,還得穿上保安制服,去門口站崗。

  “你看,咱們如果跟著小白去演出,賺一份安保的錢,再賺一份舞者的錢……”鴻總想著想著,就要偷笑了。

  未來好美好!

  “你確定不會拿一份錢,又要干安保還要干舞者?”

  烈總嘆息,我家小白那么窮!你忍心賺他兩份錢!

  “那至少是四十多個人賺錢對不對!能演一次就是賺的!”

  你平時總不能拉四十多個保鏢上街啊,國內哪個大咖也沒有這種待遇!

  烈總覺得好有道理!

  所以,閑著也是閑著,不如試試?

  這一刻,為了養活自己的公司,兩個中年男人決定跨界,成為偶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