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2章:鼓神春秋

  “小白,你領獎的時候,準備唱什么歌?”食堂里,付文耀趁王海俠起身打飯,坐到了谷小白身邊,伸手搭在了谷小白肩膀上,問他。

  “不知道……”谷小白正慢慢拒絕著口中的食物。

  “不是吧,你沒準備?”

  “嗯。”

  “嗯????”付文耀茫然抬頭,看向坐在對面的周先庭和趙默。

  周先庭和趙默都點了點頭。

  這是真的沒準備?不是準備了什么大招?

  這孩子怎么了?

  之前每次比賽的時候,你不都準備的比誰都充分?

  現在比賽完了,學校通知讓上臺領獎的學生準備一個節目,現場演出助興,現在到了頒獎的時候了,你說你沒準備?

  麻煩你下次比賽的時候也別準備,讓我得第一好不好!

  小白,你這樣很市儈,很功利好不好!

  所以說,小白到底怎么了?

  對面周先庭和趙默兩個人,看著付文耀疑惑的眼神,也都連連搖頭。

  他們也不知道谷小白怎么了啊。

  自從上次大半夜噩夢醒來之后,谷小白的情緒就非常低落。

  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天了,還沒見有明顯好轉。

  唉,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做個噩夢也會糾結成這樣……

  還好我已經成年了。

  付文耀也納悶不已,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看王海俠打飯回來了,擺手:“去去去!”

  然后強行霸占了王海俠的座位,轉頭問谷小白:“小白,有人欺負你嗎?告訴哥,哥幫你出氣!”

  旁邊桌子上正在吃飯的江衛抬起頭來,怒瞪了付文耀一眼。

  呸,我家冠軍侯,用得到你來保護嗎?

  可惜……

  這件事,真的是誰都無法幫上忙的。

  這個世界上,或許只有江衛,隱約明白發生了什么。

  可他怎么告訴別人,谷小白之所以如此傷心,是因為不知道多少年前,某一個歷史上的人物死了?

  而失去了生命中重要的人物是什么感受,恐怕沒有人比江衛更清楚了。

  勸,沒有用的。

  有些路,得自己走出來。

  東原大學校歌賽的頒獎典禮,吸引了無數的記者蜂擁而來。

  蔡杰從報名的記者里篩選了三遍,這才確定了邀請的名單。

  如果不篩選,光記者說不定就能把現場裝滿了。

  而這一次,不但是東原大學校歌賽的頒獎典禮,同時也是“C15十城大學生音樂節”的開幕式!

  今天開始,C15這分布在不同的十座城市的十五座頂級大學,將會全面加強藝術、文化交流,學校的藝術團隊,如管弦樂隊、民樂隊、戲曲社等藝術團體等,將會輪流到其他的學校進行交流演出。

  而下半年開始到明年的二月份為止,將會舉辦最受矚目、最受期待的,“C15十強歌手十城巡演”!

  這個消息一出,其他九座城市,立刻沸騰。

  終于可以在我們的城市里,看到小白了!

  除此之外,這15座大學所在的十座城市,也將會全面啟動“十城音樂大賽”,進行十座城市的全面比賽、選拔、城市對抗、十強決賽……

  說實話,這樣的“音樂節”、“音樂賽”之類的活動,全國之前不知道有多少。

  往往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宣傳一通之后,就無人關注了。

  不,事實上,連“雷聲”都大不起來。

  連學校里的許多學生們,都不知道有這種活動。

  但今年不一樣。

  今年東原大學的一場校歌賽,讓所有人都看到了,公正的,擁有創造力的,頂級的比賽,擁有什么樣的生命力!

  一場比賽,燃爆全國,影響全球。

  讓所有的商業比賽,都為之黯然失色。

  如果能夠趁熱打鐵,把這場比賽的影響繼續擴大,然后推廣到全國、全世界……

  這對音樂與藝術的教育,將會是多大的促進?

  甚至可以說,這是一場利在當代,功在千秋的大事!

  所以此時此刻,部委的官員、C15的校長、十座城市的主管官員們,以及各種商業大咖、音樂界大咖等等都赫然在座。

  校長吳全東站在講臺上,發表講話,意氣風發。

  說到激動處,他還在講臺上揮舞手臂,頗有一種揮斥方遒的味道。

  舞臺下,大家也完全不吝嗇自己的掌聲,全場熱度高漲。

  等到講話完畢,吳全東揮手道:“下面,我們開始頒獎!”

  現場交給了蔡杰,而吳全東則下臺,準備作為頒獎嘉賓上臺了。

  “首先要頒發的是,原創賽的前三名,首先是第三名的……”

  付文耀坐在前排,拍了拍旁邊谷小白的肩膀:“小白,別發愣了,快,該上臺領獎了!”

  “哦……”谷小白這才跟著付文耀一起走上了臺。

  “此次原創賽,有兩位同學并列第一名,他們是付文耀的《bad

  boy》,以及谷小白的《一百天》,大家鼓掌!”

  舞臺下方,付中棟和付中梁兄弟大聲歡呼,拼命鼓掌。

  “看看看,是我家小耀!”

  旁邊的各位賓客們,也都很是上道地鼓掌:“恭喜恭喜!”

  確實該恭喜,這會兒一個個不知道多羨慕呢。

  如果我有這孩子……嘖嘖,我做夢都能笑醒了。

  付文耀也喜滋滋的。

  雖然是并列第一,但是我在前面啊!

  付的F正好在谷的G前面!

  姓氏姓的好了,也是一種本事對不對!

小白你不爽的話,怎么不去改名叫白小谷啊  那我就乖乖投降,讓出來第一名的位置!

  頒獎結束之后,付文耀拽著谷小白,把小白的手舉了起來,大聲歡呼。

  谷小白咧了咧嘴,跟著揮舞了兩下獎杯,情緒并不高。

  臺下,大家都有點疑惑:“小白怎么感覺有點不太開心似的。”

  “難道是因為并列第一?”

  “小白才不是那么狹隘的人,我覺得可能是物理上遇到了什么難題……你看,現在小白還在走神呢。”

  “唔,有道理。哎呀,頒什么獎,你看小白一定是不耐煩了,恨不得立刻回去實驗室了。”

  “快讓小白唱歌!”

  原創賽頒獎結束,谷小白下臺,付文耀留在了臺上,唱了一首很乖的歌。

  這個時候,怎么能唱《bad

  大伯在臺下呢!

  我可是大伯眼中的乖寶寶!

  過了一會兒,付文耀又上臺,領走了校歌賽第二名的獎杯。

  接下來,就到了本次頒獎的最重頭戲了。

  “下面我們為校歌賽的第一名頒獎,他是……”

  舞臺上,猛然間響起了《冠軍序曲》的背景樂,燃爆的音樂響起,全場high爆!

  “谷小白!”

  “谷小白!”

  “谷小白!”

  “嗷嗷嗷嗷嗷嗷嗷,小白!我們是冠軍!”

  舞臺下,人們山呼海嘯,就連前排的大人物們,都不由自主地跟著吶喊了起來。

  “精神點,快去,咧嘴笑一個。”付文耀站在舞臺邊還沒有走,他捏了捏谷小白的臉,給谷小白捏出來一個笑容,在他后背上推了一把,把他推上了臺。

  “為谷小白頒獎的頒獎嘉賓是東原大學校長吳全東,以及……世錦賽男子3000米障礙賽冠軍,于從安!”

  “嘩嘩嘩嘩嘩!”舞臺下方,大家再次歡呼鼓掌。

  于從安大概是現在最炙手可熱的全民明星了,上到九十九,下到剛會走,現在幾乎都知道他的名字。

  而他這次,就是專程來找小白的。

  作為頒獎嘉賓為谷小白頒獎,他也很是心虛,上臺之后,頻頻合掌向臺下鞠躬致敬。

  等谷小白從他們的手中接過了獎杯,高高舉起時,舞臺下,化為了一片沸騰的海洋。

  谷小白看著臺下涌動的人群,聽著耳邊的歡呼聲,他昂起頭,看向了那燈光,眼中淚光閃動。

  盲伯,我們奪冠了,你看到了嗎?

  “小白,今天奪冠了,開不開心?打算唱一首什么歌慶祝一下?”蔡杰沒怎么有眼力勁兒,沒看出來谷小白的情緒不好。

  “我……”谷小白其實并不想唱歌。

  這么久來第一次,他完全不想唱歌。

  如果他沒有得到這系統,如果他沒有參加校歌賽,如果他沒有偷渡時空,沒有請盲伯上臺,沒有妄想改變時空……

  或許,一切都不會發生。

  但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他的話音還沒出口,突然就聽到了“咚”一聲響。

  然后“哇噢噢噢噢哦”的尖叫聲響起。

  谷小白轉過頭去,就看到小蛾子出現在了舞臺一側。

  “小蛾子!小蛾子竟然也來了!”

  “我就說小白今天會放大招!”

  “我去,竟然還裝的那么可憐兮兮的模樣!”

  “小蛾子小蛾子小蛾子!”

  小蛾子突然回過頭去,她的手中,還牽著另外一只手。

  黑布蒙眼,頭發花白,面容蒼老,背著兩只鼉鼓。

  “我去,盲伯也來了!”

  “鼓神!”

  “盲鼓神!”

  舞臺下,歡呼聲一聲還比一聲高。

  盲伯那宛若道的技藝,讓人畢生難忘。

  而此時此刻,舞臺下歡呼的人,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看到,谷小白和小蛾子的眼里,已經盈滿了眼淚。

  兩千七百年前,斷崖之上,盲伯閉著眼睛,在墜落,墜落……

  兩千七百年后,盲伯伸出手去,輕輕摸了摸谷小白的腦袋:

  “好孩子,別哭,給盲伯唱一首歌,送盲伯一程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