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86章:壯士試刀

  《東城有約》的演播室布置得像是一間書房。

  一張書桌擺在舞臺上,上面隨意地放著一些書籍資料,旁邊還擺了兩組沙發和書架。

  《東城有約》的主持人叫姓馬,叫做馬翩然,是一名已經年近五十的阿姨。

  而《東城有約》這個節目,正是她一手創立,并發展到現在的。

  她一頭干練短發,一身合體的職業套裝,雖然年齡已經大了,但是看起來依然很精神。

  她的訪談,也一貫以深刻、犀利而著稱。

  接受她的訪談,其實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她的思維跳躍而又嚴密的邏輯性,一不小心,就會被她繞進去。

  至于是被繞進去制造了笑料還是不小心出丑了露出原型,那就完全看她的想法了。

  但是見到谷小白走進來的時候,她的臉上就忍不住堆上了笑容。

  現場,觀眾們的歡呼聲,已經快要把整個演播廳掀翻了。

  為了進場參加這次的訪談,他們都快搶破頭了。

  就為了在最近的距離,看自己的偶像說話。

  “小白!小白!小白!”

  此時,歡呼著的人群里,許多小姐姐,就已經激動到熱淚盈眶,幾乎失聲了。

  馬翩然雙手向下壓了好幾下,現場都沒能安靜下來。

  還是谷小白向大家揮手道:“各位請安靜,上課了!”

  臺下立刻安靜。

  小白老師上線了!

  哇,嚴肅的小白老師好帥!

  旁邊,馬翩然有一種自己的地盤被侵入了的感覺,平日里,只有一些大咖級別的,特別厲害的人,才能讓她有這種感覺。

  但是奇怪的,她并沒有感覺到生氣。

  “小白啊,有沒有人告訴你,你真的是太帥了……”

  “呃……”谷小白覺得這話不知道該怎么接,“好像沒有……”

  “真的?”馬翩然瞪大眼,眼角的魚尾紋都展開了,“不可能吧。”

  “因為很多人見到我都直接尖叫……”

  “哈哈哈哈哈哈……”舞臺下的觀眾們,已經笑瘋了。

  馬翩然笑得打跌,怎么感覺自己被套路了……

  她轉頭看向了攝像機,道:“電視機前的觀眾們,可能不會理解我現在的感受。在今天之前,我和大家一樣,都只在電視上見過小白的樣子,今天是第一次見到真人,你們肯定無法想象我現在的感受……天哪,我告訴你,小白,你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不上相……”

  “這個有人跟我說過。”谷小白道,“他用了八個非常。”

  “哈哈哈哈哈……”臺下又笑噴了。

  “完了,我今天表現這么失態,回去肯定要被領導批評了。”馬翩然兩只手捧著胸口,“可我的這顆少女心啊……”

  臺下的人都大跌眼鏡,這還是一貫知性、犀利、深刻、機敏的馬翩然嗎?

  “而且,你們知不知道,這孩子非常表里不一!”馬翩然對臺下的人控訴,“我們剛才在休息室已經見過了,他一直在忙著看書,壓根連理我都不理我,到了臺上,整個人就光芒四射的,還假裝很熟地跟我開玩笑……”

  “嘿嘿,哪有……”谷小白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腦袋,又讓臺下的人一陣尖叫歡呼。

  “剛才你上臺之前,有沒有上妝?你整個人的氣質感覺都不一樣了。”馬翩然左右看著谷小白。

  今天她都連續問了好幾個問題了,問得都是很沒營養的問題,和她之前的風格,也完全不同。

  但是觀眾們一點都不煩,甚至想要她再多問一點,更口水一點!

  “沒有,化妝的姐姐本來幫我上了一點唇膏,后來又幫我擦掉了。”谷小白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說顏色不好看。”

  馬翩然道:“那為什么你現在的感覺和剛才完全不一樣……有些人,真的是天生就屬于舞臺的。”

  谷小白笑了笑:“其實我更多的是屬于實驗室,我在實驗室的時候,也和現在不一樣。”

  “來了!物理學家小白!”馬翩然笑,“那我考你一個問題好了。”

  “好。”谷小白的眼睛立刻亮了。

  看著瞬間又光芒四射了好幾個等級的谷小白,臺下的人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果然,某些人是天生屬于舞臺的!

  “你應該稱呼我什么?”馬翩然問。

  谷小白一臉懵逼。

  這什么問題?

  他在臺上茫然眨眼的模樣,又引起了一陣哄笑。

  今天的氣氛太熱烈了,谷小白的任何情緒和舉動,都會被成倍放大,影響全場。

  這就是巨星的氣場。

  又或者,這就是所謂的綜藝感了。

  這其實并不是谷小白第一次上綜藝,上次谷小白以“大樹”身份,差點把《蒙面》的主持人和嘉賓玩哭了。

  “馬老師?”谷小白試探地問。

  “不!”馬翩然道:“叫我馬阿姨!”

  “我之前從來不服老,在看到你的時候,我突然覺得,自己果然老了……”

  全場的人齊齊點頭,不服輸不行啊。

  一番插科打諢,馬翩然終于進入了自己準備好的流程。

  “我聽說,我們東城電視臺邀請您表演《冠軍序曲》,被您拒絕了?在后臺,我聽你的經紀人吳小妹妹說,你們拒絕了幾百個邀請?”

  “如果是《冠軍序曲》的話,是372個。”谷小白道。

  “哇!”臺下的觀眾們又驚呼出聲。

  馬翩然太喜歡這種現場氛圍了。

  壓根就不用調動現場的情緒,觀眾們持續保持著專注和互動,現場氣氛超級棒。

  她趁熱打鐵道:“能不能問一下為什么?是不是這首歌有什么特殊的意義,所以不能輕易表演?”

  “有這方面的原因,但不完全是……主要是我的伴舞們沒時間上臺。”

  “我聽說你們在舞臺上表演的刀舞很難?在古典舞界引起了轟動?那舞團是國內很厲害的舞團嗎?還是從什么地方請來的?”

  “其實他們都不是舞者,而是我的一些朋友,專門為了我才上臺的……”谷小白道,“換了人,不可能有那種氣勢,而他們也沒有時間再次上臺……”

  “換人都不行?”馬翩然問,“為什么?”

  “唔……”這其實是個提前準備的問題,谷小白也已經準備了答案。

  “原因有很多方面,最重要的是,這次演出,我們用的刀,都是真刀。”

  “真刀?不是道具?”馬翩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谷小白對舞臺一側招了招手,江衛手持兩把刀上臺,正是兩個人在舞臺上用的刀。

  兩把刀都是同樣的制式環首刀,無檔無鍔,尾部有一個圓環。

  不出鞘的時候,簡直就像是一個漆黑的扁棍。

  “我能看看嗎?”馬翩然得到允許之后,從江衛的手里接過刀,輕輕使力,將這兩把刀拔了出來,卻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把刀,通體黑漆漆的,是鐵器本身的顏色。

  但是刀刃的開刃位置,宛若一泓春水,寒光耀眼。

  只是看了一眼,就讓人覺得心里發寒,慌忙又收了回去。

  “這把刀,是完全復制的漢代制式環首刀,一般舞者表演用的刀是軟刀劍,幾乎沒有殺傷力的,但這種刀……”

  谷小白站起來,看向了臺下:“哪位小姐姐能借我們兩根頭發?”

  舞臺下,一名一頭長發及腰的小姐姐,立刻站了起來。

  谷小白和江衛對視一眼,兩個人站在舞臺前,同時抽刀出鞘,兩把長刀在空中一轉,變成了反手橫持。

  兩個人把手中的頭發向上輕輕一拋,手中長刀一轉,刀刃對內。

  在頭發輕輕飄落的剎那,兩個人同時輕輕一吹。

  一口氣出去,兩根頭發,瞬間變成了兩截。

  吹毛立斷!

  兩個人手中的長刀又是一轉,沒看到兩個人怎么動的。

  就看到空中刀光閃了兩下,然后歸刀入鞘。

  “刷刷”一聲,交叉成了兩個X形。

  空中的頭發,已經變成了八段,輕輕飄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