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59章:炮轟東原大學

  東原大學的“翻唱賽”,在網絡上引發的熱議和關注,持續了好幾天。

  東原大學校歌賽、谷小白翻唱的《青絲》、付文耀拽著全體同學女裝上臺辣眼睛的《空姐之歌》,以及最后的《外婆謠》都上了熱搜。

  比較意外的是《外婆謠》,這首歌成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睡前必聽音樂,文小雯竟然也出人預料的火了。

  許多人都在網絡上隔空表白,表示這么軟萌的妹子,請給我來一打!

  現在,網絡上那些搞熱搜,刷話題的人都已經習慣了。

  千萬不要和東原大學的校歌賽撞上!撞上就沒好事!

  2019年度,“國內最頂級音樂盛事”名不虛傳,其他的各種節目,都要靠邊站!

  所以,這段時間,網絡上各種宣傳活動風平浪靜,連出軌離婚,都改期再議了。

  等到這個熱度慢慢過去,其他人剛想占領這短暫的空窗期時,又有一個大新聞被拋了出來。

  “退休老教授炮轟東原大學校歌賽!”

  一段來自某智力對抗類節目的視頻,在網絡上瘋狂流傳。

  節目上,一名作為評委嘉賓的退休老教授,點評過程中,突然怒不可遏。

  “我希望現在的大學和大學生,都來多搞一些智力的競賽,而不要把時間,用在吸引眼球,嘩眾取寵上。現在的大學,搞教育、搞科研不行,搞別的東西倒是都有一套。”

  “你像那個東原大學的校歌賽,搞的花里胡哨的,這對一所大學的建設有什么益處?對我們下一代有什么益處?而且最可恨的是,這些學校的領導、老師們沒有盡到身為師長的責任,沒有引導我們的學生、孩子們形成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比賽唱歌,那就老老實實比賽,男的穿女裝,女的穿男裝,這是什么樣子?嘩眾取寵!吸引眼球!”

  “你像我們那個年代,唱歌就是唱歌,堂堂正正的唱歌,搞那些花里胡哨的幺蛾子,像什么樣子?這些學校是想要什么?”

  “學校是教書育人的地方,不是亂搞這些歪風邪氣的地方!你們也不想想,如果那些學生的家長,看到這些自己的孩子們在舞臺上這種丑怪樣子,會是什么樣的心情?會怎么看待我們的大學?”

  “難怪都說我們的下一代都毀了,都不行了,男孩子一點陽剛之氣都沒有,都成了娘炮了,那還像什么話?為了一個比賽,為了獲勝,連一點的底線都沒有了,這種學生能培養成人才?能成為我們國家的,社會的棟梁?我看夠嗆!”

  “我聽說,比賽的時候,學校的校長、領導,就坐在臺下看著,難道你們能看得下去?你們的師德呢?你們的良心呢?難道任由學生這么墮落下去?”

  “我覺得這些學校的領導、老師們,得仔細反省,好好反省,這種歪風邪氣的比賽,就不應該辦下去!給學生們一個好的學習環境,讓學生們好好學習,多向德才兼備的前輩學習,向我們的科技先驅者學習……”

  這段視頻,在網絡上傳播開之后,瞬間就引爆了輿論。

  谷小白的反串《青絲》,以及《空姐之歌》,一瞬間再次被推上了風尖浪口。

  這個消息傳來的時候,谷小白和付文耀兩個人,都是一臉懵逼。

  什么情況?

  什么時候舞臺表演,還要局限于形式和性別了?

  什么時候在舞臺上反串一下,或者為了好玩女裝上臺,都要和娘炮掛鉤了?

  人家梅蘭芳一輩子反串旦角,日軍侵華的時候蓄須明志,抗美援朝的時候直接捐飛機,人家就娘炮了?

  那些戲劇、旦角的反串藝術家們,把藝術演出了國門,演到了世界,都是娘炮了?

  是不是娘炮,難道不是日常的表現決定的,而是用舞臺上的形象來界定的?那演壞人的就一定是壞人,演好人的就一定是好人?容嬤嬤皇后娘娘法海就十惡不赦,演完就要拉下來殺頭?

  但網絡上的人卻不那么想。

  畢竟“退休”、“老教授”都炮轟了,一定是看不下去了!

  人家可是“退休”、“老教授”!

  多么光輝耀眼的名頭!

  特別是許多被這群人壓得很久都抬不起頭來的,覺得“天下苦谷小白久矣”,好不容易有一個機會,還等什么!

  有人已經把谷小白推到槍口前了,現在還不開槍,更待何時?

  網絡上,鋪天蓋地的“娘炮可恥”、“歪風邪氣”、“傷風敗俗”、“娘炮誤國”的議論撲面而來。

  許多之前喊著“跪了”、“媽媽問我為什么跪著聽歌”的人,也開始調轉槍口,對準了谷小白、付文耀,乃至其他的東原大學校歌賽的成員。

  這個世界上,其實絕大部分的人,都不過是墻頭草,壓根就沒有自己思考的能力。

  一時間,不只是谷小白和付文耀,就連整個東原大學,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在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吳校長的眉頭,也緊緊皺起。

  又來了……

  今年以來,東原大學的校歌賽,吸引了遠超往年的關注度,也吸引了遠超過去的火力。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吳校長早就已經心中有所準備。

  之前的許多次,大浪都是沖著谷小白去的。

  所以東原大學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為谷小白抗下。

  但這一次……這波大浪,其實是直接沖著東原大學來的。

  那位“退休”“老教授”的一言一行,都是直接指著東原大學,說他們沒有教育好學生。

  什么樣才叫教育好學生?什么樣才叫盡到了師長的責任?

  難道讓學生循規蹈矩,一輩子只是當一個兢兢業業的老黃牛,一輩子只懂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視野永遠局限在別人劃出來的那一片天,這就叫好學生?

  抱歉,那不是東原大學要做的事。

  可這輿情發酵的太快,來得太洶涌,一時間,東原大學又要成為全民公敵。

  就連許多老朋友,都勸吳校長:“現在輿情這么緊張,不如先認個錯,校歌賽也暫緩一下,犯不著硬頂,贏了沒意義,輸了就完了……”

  是啊,對方是“退休老教授”,輸了還能怎么樣?又不用評職稱、領工資了。贏了又能怎么樣?不過是得一個不尊老讓賢的惡名罷了。

  可真的要這么做嗎?

  無數的壓力,突然之間,壓到了吳校長的身上。

  同一時間,306宿舍里,谷小白和他的十多個同學,都擠在一起,頭碰頭,看著手中的資料。

  “呵,國內現代聲學研究的先驅?”周先庭吸了一口氣。

  “還是國內心理聲學、生物聲學研究的奠基人……小白,你的同行啊……”付文耀道,“怎么辦?”

  “懟他!”王海俠握拳,老子懟人還沒輸過!

  管你是不是什么退休老教授!

  科學界,從來不講究尊老讓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