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57章:秦川創業

  秦川從高鐵上走了下來,披上外套。

  對面的女生好奇地看了他一眼,才讓他突然驚覺。

  他低下頭去,將左臂上的黑色袖套摘下,默默塞進了背包里。

  在拉上拉鏈的時候,突然頓住了,在那里站了良久都沒能動一步。

  然后他抬起頭,有些茫然地看向了眼前熙熙攘攘行色匆匆的人群。

  都說生老病死,人之常態。

  但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才知道是什么滋味。

  這兩個星期,對秦川來說,簡直像是一場夢一樣荒誕。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的離奇。

  他拼命賺錢,拼命做樂器,終于攢夠了錢為母親治病。

  但母親的病治好了,父親卻去世了。

  得到父親住進了ICU的消息之后,秦川才知道,原來父親早就已經有病在身,不過一直拖著,不愿意治療。

  因為家里的醫療費,只夠治療一個人。

  在母親的病有起色的時候,父親終于支撐不住,住進了ICU,然后在五天之后,意志還清醒的父親決定放棄治療,不愿意再延續那過多的痛苦,花那一天上萬的醫藥費用。

  那一天,秦川跪在地上拼命祈求父親不要放棄生命,他可以付出一切,只為換來父親生命的延續。

  他可以去借錢,去努力工作,去想盡一切辦法,一定能夠讓父親好起來的。

  可那個早就超越極限的中年男人,只是笑了笑:“川兒啊,有些時候,這就是命。”

  三個小時之后,父親平靜地離開了人世。

  那一刻,秦川的天,塌了。

  接下來的一切,秦川都是渾渾噩噩的,好在還有幾個親朋好友,幫忙操持后事。

  而一個星期之后,秦川終于又回到了東原。

  一個路過的女生,好奇地看了一眼,這個突然淚如雨下的矮壯青年,遞給了他一張紙巾。

  秦川搖了搖頭,沒有接,轉身大步跑開。

  他不要同情,不要。

  他只想要自己的父親回來。

  但是父親已經永遠也回不來了。

  突然,他被人一把抱住了。

  “不是不讓你來接我嗎?”

  秦川看著抱住他的靜學姐,有些心痛,有些埋怨。

  他沒有讓靜學姐陪他一起回去,這幾天,他甚至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和靜學姐一直走下去。

  這個家,早就已經債臺高筑,而他接下來要照顧自己的母親,擔負妹妹的生活。

  因為他要自己成為這個家的天。

  這對靜學姐不公平,她不該承擔這些。

  靜學姐什么也沒說,一把抱住了秦川,把他的腦袋埋進自己的胸口。

  那一瞬間,秦川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嗚嗚嗚嗚嗚,我爸沒了,我爸沒了……我什么都沒了,都沒了……”

  “你還有我。”靜學姐輕輕撫摸著秦川的腦袋,像是一位母親在安慰自己的孩子。

  旁邊路過的行人,都靜靜看一眼這一對戀人,然后靜靜繞開,不去打擾他們。

  “我告訴你,秦川,你這輩子,下輩子,別想甩掉我。”

  谷小白在白聲中心的門口看到秦川的時候,微微一愣,然后露出了笑容:“秦川學長,你回來了?家里怎么樣?沒什么事吧……”

  秦川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來,把一張卡遞給了谷小白。

  “?”谷小白茫然地接過來這張卡,“錢……沒用到嗎?”

  谷小白畢竟還太年輕了,完全沒有察言觀色的技能,過了片刻,才后知后覺地感覺到秦川的心情不太對。

  他心中想到了不好的想法,也不知道該不該問,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人,有些手足無措。

  看著谷小白小心翼翼的模樣,秦川卻忍不住笑了。

  “謝謝你,小白,不過……我爸他已經去了。”

  “啊……”谷小白更茫然了。

  一切安慰的語言,都只是空洞,他也不會說這些虛假客套話。

  連個節哀,都不好意思說出來。

  “我爸說……謝謝你,他喜歡聽你唱歌……”秦川說著,聲音又有些哽咽了起來。

  失去親人的那一段時間,情緒似乎總是不受控制,格外的脆弱。

  其實當初接到妹妹的電話時,秦川一時之間,壓根不知道該找誰借錢,大家都是學生,誰能有錢?

  他唯一認識和熟悉,可能有錢的就是谷小白,厚著臉皮問了一句,谷小白二話不說就給了他一張卡。

  當時他也沒想太多,只是覺得大不了給小白打工還錢。

  但現在,看到自家那債臺高筑的模樣,才突然意識到,這些錢,到底意味著什么。

  現在,他都覺得自己有些羞于見谷小白,想要離開。

  “來……進來坐會吧。”看秦川想要離開,谷小白有些笨拙地拽著秦川,不想讓他走。

  但是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什么不會刺激到秦川的感情,只能沉默。

  這個時候的谷小白,大概智商是負值的。

  看谷小白笨拙地照顧自己的模樣,秦川心中又感動,又溫馨,又好笑。

  “我沒事,小白,真的。”

  秦川已經漸漸可以接受這件事了。

  “以后你……”谷小白還是不知道該怎么辦。

  “我打算創業。”秦川道。

  他曾經對自己的規劃,是繼續深造,碩士、博士、研究所……

  但父親的去世,對他的打擊很大,對他的世界觀改變也很大。

  他肩膀上的責任,突然變得重了起來。

  “創業?”谷小白問道,“能看看你的項目書嗎?”

  “呃……”秦川撓了撓腦袋,道:“我還是只有一個想法,我之前畢竟有了一點經驗,想繼續在樂器這一塊上發展下去,而且現在學校和科創未來有協議,還能節省一部分的創業資金……”

  “唔,具體怎么做?”

  “就是做各種樂器,然后有可能的話,發展一個自己的品牌,唉,我現在腦袋很亂,我得回去好好想想……”秦川道。

  這個念頭,還完全不成熟,不夠完善。

  “那你需不需要天使投資人?”谷小白問。

  谷小白又把手中的那張卡遞了過去。

  “?????”秦川覺得自己其實并不是一個非常好的經商人才,他其實更擅長技術、鉆研、生產這種東西,在其他方面,腦袋并不活泛。

  所以他現在還在創業的最初級階段,寫PPT。

  不對,連PPT都沒有。

  這就忽悠到投資了?

  難道我是經商天才?

  “耀哥兒跟我說的,天使投資人嘛,有4F,Founder(創始人)、Family(家庭,一說father,父親,但是秦川剛剛失去父親,所以沒有用這個版本)、Friends(朋友)、Fools(傻瓜),我覺得我占了倆,所以肯定要投錢了。”

  秦川覺得……小白,你的投資理論是不是有點走偏?不是說你在4F里面占多了就要投資的……

  耀哥兒到底給你灌輸了什么錯誤的觀念?

  但是,他卻說不出話來。

  小白說,4F里面他占了倆。

  他又不是創始人,也不是傻瓜,那他是什么?

  秦川心里熱熱的。

  不好,又有點想哭了。

  摔,這個不受控制的情緒!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