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50章:君已瞎

  舞臺一側,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江衛正和自己的三個兄弟擁抱在一起。

  谷小白喚出他們來就直接上臺,畢竟只有五分鐘的時間,不能浪費。

  從剛才到現在,幾個人都只有眼神上的交流,沒有什么機會說話。

  但此時,他們提前退場,卻多出來了一分多鐘的時間,可把江衛給樂壞了。

  對江衛來說,自從上次試練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這些兄弟們了。

  但對這幾個人來說,他們只是在睡夢中做夢夢到了江衛,對江衛的熱情,有點不解。

  不過三個人也給予了熱烈的回應。

  對他們來說,谷小白是高高在上,宛若神祗一般的校尉大人,但江衛卻是他們生死與共的兄弟。

  兩種不同的感情,相處模式也完全不同。

  兄弟想要抱你,當然給抱了!

  不然還要收費不成?

  抱完之后,江衛一轉身,從旁邊拎出來一個箱子,然后嘩一聲打開,煙霧蒸騰。

  江衛從里面拎出來了一堆冰淇淋,先一人分了一個。

  “快,嘗嘗這個!”

  自從上次谷小白帶小蛾子上臺以來,江衛就記住了,每次上臺之前,對專門準備一個保溫箱。

  此時,就派上用場了!

  三個人拿過來,頓時皺起了眉頭。

  “都尉大人,這什么東西?”

  “怎么長得像屎?”

  “這東西能吃?”

  “我上次在茅坑里拉的屎凍起來就是這樣的”

  江衛無語,呸,你們這樣說,讓我以后再怎么面對冰淇淋!

  你們還有時間在這里挑三揀四!

  時間寶貴知不知道!

  “給我吃!”江衛拿出了自己都尉的架子,大聲命令。

  “哦”三個人中,光頭對江衛最為信服,將信將疑地伸出了舌頭,舔了一口。

  頓時眼睛整個都亮了起來。

  光溜溜的腦袋也亮了起來。

  “好好吃!”

  其他人一看,也嘗了一下。

  “甜甜甜甜甜好好吃!”

  “啊嗚嗷嗷嗷嗷,腦袋凍住了!嘶嘶嘶好吃!”

  三個人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光頭嘴巴最大,三兩口吞了一個,捂著腦袋,呼呼吹氣,然后還眼巴巴看著江衛。

  都尉大人,再給一個唄!

  我乖,我聽話!

  你看,你讓我吃啥我吃啥!

  江衛都無語了。

  你是屬豬八戒的嗎?

另外倆人還在嘴里含著呢,看到那光頭這么做,立刻咕咚一聲也全塞了下去,張開嘴求食  江衛:“”

  你們不是屬豬八戒的,是屬幼鳥的吧!

  得,不給還能怎么樣呢?

  看看時間不多了,江衛慌忙又一人遞了一個巧克力味的。

  三個人又開始狼吞虎咽起來,吃著吃著,還捂著腦袋,一個勁兒的呼痛。

  旁邊,今天值班的鴻總納悶地湊了過來,道:“小江,這幾個兄弟,從哪里來的?”

  說著,他疑惑地打量了一下幾個人。

  這幾個人,身上的氣質極為明顯,一身悍勇氣息。

  這讓鴻總比較擔心,畢竟他的職責是保護谷小白的安全。

  看到他過來,光頭眼睛一斜,手就摸到了腰間的長刀。

  江衛白了他一眼,道:“鴻總,這些都是我的同鄉。”

  但看江衛一使眼色,光頭又把手放了下去。

  看都尉大人這個態度,估計這也是一位什么將軍啥的?

  不過不用管,待我們回去,肯定一個個也是加官進爵!

  “同鄉?”鴻總疑惑地看著幾個人,難道是特種部隊或者什么地方退下來的?

  嘖,這種人才,正是我們公司需要的啊!

  他剛想和這幾個同鄉拉拉關系,就聽到幾個人“嘩”一聲站直了身體。

  他轉頭看去,就看到谷小白的目光正看了過來。

  舞臺上,谷小白已經唱完了最后一句了,他走到了盲伯的身邊。

  只是十多年的痛苦,一時間怎么可能宣泄出來。

  谷小白也不知道該不該安慰盲伯,只能輕輕嘆了口氣,蹲在旁邊。

  然后他一抬頭,就看到三個人冰得腦殼痛的樣子。

  谷小白無奈地嘆口氣,唉愁啊!這三個憨貨!

  但是他們來了,真好!

  他對三個人笑了笑,右手握拳放在胸口,輕輕錘了一錘,點了點頭。

  今日一曲,四個人也出力良多。

  若是可以的話,谷小白多想留下他們,請他們走上這兩千年后的街頭,看看這歌舞升平,全新盛世。

  看看這燈紅酒綠,人潮如織。

  看看兩千多年前,他們曾經捍衛過的這片土地。

  可現在,他只能如此一禮,以示敬意。

  被谷小白這么一笑,三個人心花怒放,比吃了冰淇淋還開心。

  “哇!校尉大人對我笑了!”

  “我一定是在做夢!”

  “我可能死了!”

  江衛聽得頭大。

  呸,你們就是做夢!少說不吉利的話!

  跟著校尉大人,百戰百勝,誰也不許死!

  谷小白低下頭去,再抬起頭來時,就看到舞臺一側,只剩下了江衛一個人,悵然若失地站在那里。

  旁邊,鴻總茫然四顧:“咦,你的同鄉呢?怎么我一轉頭他們就不見了?去哪了?”

  江衛低頭,看向落在地上的半個還沒吃完的冰淇淋,輕輕一嘆,道:“他們回家了。”

  舞臺上,盲伯慢慢站起身來。

  舞臺之下,一片寂靜。

  大家都沉默不語,看著谷小白攙扶著盲伯。

  盲伯那蒙眼的布條之下,兩行濁淚,肆意橫流。

  “怎么了?”

  “怎么突然哭了?”

  “發生什么事了?”

  “演完了嗎?”

  這是一場并不完美的演出。

  盲伯并沒有堅持到最后。

  他終究敗給了歲月和苦難。

  但這卻又是一場異常完美的演出。

  似乎再也沒有辦法多一分了。

  那已經是神的領域!

  這人世間,所有美的東西,都是有缺憾的。

  突然間,有人開始鼓掌,然后“嘩嘩嘩嘩嘩”,瘋狂的掌聲響起來。

  盲伯聽著那萬人鼓掌的聲音,聽著那震耳欲聾的歡呼,仰起頭,大口大口呼著氣。

  飛蓬,飛蓬,你看到了嗎?

  你聽到了嗎?

  舞臺下,掌聲慢慢停歇稀疏了下來。

  大家都看著舞臺上的盲伯,有人忍不住問了一句:“這到底是怎么了?”

  演得那么好,為什么還在哭啊。

  旁邊,不知道誰接了一句:“你不知道青絲這首歌,還有一個名字嗎?”

  “還有一個名字,什么名字?”

  “君已瞎。”

  這本來是一個非常搞笑的梗,是拿來吐槽的。

  但是此時此刻,當這個名字被說出來時,大家看著舞臺上的盲伯,看著他蒙著布條的雙眼,看著他蒼老的容顏與那兩行熱淚。

  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淚流滿面。

  2200年前,一處軍營中。

  一個光頭猛然坐起。

  然后他看向了對面也坐起來的刀疤、大壯,茫然道:“我做了一個怪夢。”

  “我也做了一個怪夢”

  “我夢到校尉大人穿了女裝嘶,我在想什么呢!”光頭狠狠給了自己腦袋一下。

  “我也夢到了”對面的兩個人呆滯。

  “等等,我還夢到我吃了一種很好吃的東西,看起來很像是”

  光頭轉頭,看向了放在營帳一角的馬桶。

  刀疤和大壯:“”

  “你在想什么!不要想!給我打住!”

月末了,求一下剩余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