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48章:鼓舞

  在盲伯剛剛上臺的時候,大家都以為他是一個流浪漢。

  當看到了他那丑陋的容顏時,大家都嚇得不敢去看。

  但當他蒙住雙眼,雙手持鼓棒時,整個人的感覺就變了。

  但大家也沒有太過放在心上。

  畢竟,小白的老師超級多。

  這孩子,逮到誰都喜歡叫老師。

  譬如他的笛子老師秦川,雖然吹笛子蠻不錯,但也不到大師級水平不是?

  而秦川自己,也不止一次的澄清,自己只是谷小白的入門老師,其他的真的沒怎么教過,而且谷小白的笛子技巧,已經超過自己了。

  所以,這個打鼓的老師,可能只是教了小白如何拿鼓棒而已,對不對?

  幼兒園老師也是老師嘛!

  之前,盲伯一直在后方,利用兩只大建鼓,穩定地制造著低音。

  若是對音樂比較內行,節奏感強的人,或許會感受出來,這低音鋪的賊穩。

  而且,只是敲擊一面大鼓,盲伯也能通過敲擊不同的部位,鋪出來變化的音色。

  別的也沒什么太大的感覺了。

  但這會兒,谷小白一遍唱完,開始間奏的時候,一切完全不一樣了。

  在舞臺的最后方,六面建鼓的中央,盲伯手持兩根鼓棒,在空中一碰,突然一個背身躍擊,那一刻,他的身體向后彎成了一輪彎月,又像是鯉魚躍龍門。

  “啪啪”兩聲,手中的兩只鼓棒,在身后的一面小鼓上敲了兩下,然后利用鼓面的彈力,腰身的返回之力,兩只手掄圓了,狠狠砸在了面前的那面巨大的大建鼓上。

  “嘭咚!”沉重的鼓聲,宣告一段鼓舞的開始!

  下一秒,宛若萬鼓齊鳴的聲音響起,盲伯的兩只手化成了閃電,兩只鼓棒像是活過來一般,利用鼓面的彈力,手腕、小臂、上臂乃至腰身的強大控制力,在幾面鼓之間來回彈跳。

  大鼓小鼓,鼓面鼓邊,甚至鼓架鼓桿,都是樂器。

  那一瞬間,盲伯在六面建鼓之間,雙手像是化成了一團幻影,雙腳更是來回騰挪,像是要飛起來一樣。

  而即便是這樣,每一個鼓點,依然穩得一批!

  在舞臺的前側,谷小白帶著四名壯士,一白四黑,一扇四旗,踩著鼓點,威猛的長戟之舞,因為大旗的緩沖,動作顯得剛柔并濟,似舞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

  臺下的觀眾們,覺得自己的眼睛真的是不夠用了。

  看誰啊看誰啊!

  看小白?小白好帥好帥好帥!

  看盲伯?盲伯也好帥好帥好帥啊!

  就連揮舞大旗的小哥哥們都好帥!

  等等,盲伯這動作,這真的是個瞎子嗎?

  我就算是再慢上一百倍,長一百只眼睛,也不夠用啊!

  我以前只認識一個這么酷的瞎子,他叫伊利丹啊!

  舞臺上的盲伯,眼蒙黑布,手持鼓棒的模樣,簡直就是伊利丹手持雙刃揮舞雙翼,騰空而起,俯瞰萬千生靈:

  “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要跪了!

  媽媽,我不想當跪族男孩啊!

  可我真的想要跪了怎么辦!

  臺下,歡呼聲宛若山呼海嘯,他們瘋狂喊著舞臺上眾人的名字。

  這一刻,舞臺下,那些15的嘉賓們、領隊們、參賽選手們,都傻了。

  這是什么情況?

  這是真的校歌賽的現場嗎?

  確定這不是國家級匯報表演?

這種舞臺上的統治力,這種無與倫比的震懾力,這種讓人整個心神都被牽著走的強大掌控力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到底來到了什么地獄難度的副本啊!

  第一次看谷小白現場的人,無一不被震懾。

  這種感覺,從視頻上看,簡直是連十分之一都沒有!

  只有真正看過谷小白現場的人,才會明白,有些人,他站在舞臺上的時候,就像是神!

  能夠統御你的一顰一笑,統御你的所有感官!

  突然間,舞臺上的谷小白,手中的折扇一收,又回到了胸前。

  其實這把折扇,拿在谷小白的手中,并不是只是裝飾好看而已,它是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的。

  京劇里面,折扇的用法非常巧妙。

  有一句話這么說的:“文胸武腹,僧領道袖,媒肩閨齒,二流子上下忽掇”。

  文人墨客,小生公子,打扇子打在胸口,風流倜儻、卓爾不凡,所以谷小白亮相的時候,扇子就在胸口。

  武將俠士,扇子在腹部,動作大開大合,豪邁狂放,不拘小節,所以谷小白開始領舞之前,手中的折扇,總是向下一沉,有一個起勢,坐穩,要打了!

  僧人打扇子,向自己寬袍大領里面打,道人打扇子,專門扇自己的大袖,至于媒人,小扇子忽閃忽閃扇自己的肩膀,大家閨秀,譬如青衣、閨門旦,打扇子的時候,往往是在面部。

所以,剛剛谷小白反串青衣戲腔時,折扇掩面、在面前抖動、折疊、展開  都是京劇里面早就已經提煉完善的動作,又柔且美,簡直像是瞬間變了一個人一樣。

  這一套扇子功夫,其實都有其內涵在。

  中國的戲劇,是高度制式化、節律化的藝術,一招一式都有章法,而且極少做太夸張的動作,不論是腳步還是動作,往往都在小范圍內“畫圓”。

  大開大闔的動作,大部分時間其實并不美,那是廣場舞和廣播體操,不是舞蹈,只有在人多了的時候,才能化大為小,展現出美來。

  單人舞蹈動作的美,很多時候來自于有節制,有節奏的律動,以及極為精確的控制,正如震感舞、機械舞一樣,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慢一瞬快一瞬都不好。

  戲劇也是如此,它有自己的窠臼,打破了這個窠臼,它就不是中國的戲劇了。

  正如籃球能用腳了,它就不是籃球了。

  但正因為谷小白理解這一點,他才能將戲曲和青絲這首歌,結合的這么好,也可以在幾個不同的角色之間,轉換自如。

  因為他的扇子一動,就已經給了觀眾一個強烈的暗示。

  要變角色了!

  此時,谷小白扇子收在胸前,一展,然后又收起,向前一指。

  然后他在舞臺前巡行,踱步,第二段開始。

  “不知不覺時光流轉又一年”

  谷小白的聲音低沉,右手持扇,眼隨扇走,腰身相隨,身后,咚咚的鼓聲,慢慢低落下來。

  四名持旗的大漢,動作也不再大開大合,而是站在原地,手中旗幟揮舞。

  谷小白微微仰頭,眼前仿若出現了被刺瞎雙眼的盲伯在野外掙扎求存,而被肆意凌辱的飛蓬忍辱求全的一幕幕。

  “煙花為誰絢爛今夜依舊無眠”

當夜深人靜,更漏聲聲時,且看他人歡宴,而暗自垂淚無眠  “我輕嘆世人都沉醉窗外風景隨心變幻”

  為何這世界上,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為何這世界上,有諸多的悲劇?

  “燈火閃邀明月共舉杯話從前”

一腔相思寄予明月時,最可悲的卻是  他,甚至都不知道,今夜是否有明月高懸。

  谷小白一路走來,折扇動作不停,身邊的大旗一路跟著揮舞。

  谷小白這整整一套舞臺動作,大部分都是從京劇中化用出來的,為了準備這套舞臺動作,谷小白請教了老教授里面的票友,看了很多視頻,又請了專門的編舞老師,練了好幾個小時,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這上面。

  不過,還有許多的動作,實在是來不及練,只能臨場發揮了。

  其實此時此刻,他身后幾個人已經不是在演練長戟之舞。

  現在揮舞的,其實是旗號!

  谷小白手中的折扇,宛若令箭。

  他身后的四名大漢,緊盯著他手中的動作,然后把動作轉成旗語揮舞。

  這幾個人,都是谷小白身邊親兵,旗語是滾瓜爛熟的,雖然平日里使用的旗子,沒那么大。

  此時此刻,臺下看的如癡如醉的舞蹈動作,其實翻譯過來大概就是:

  “左邊突騎包抄!”

  “右側暫緩,左翼后退!”

  “兩側分散,喚起后方伏兵!”

  “上,全部殺掉!”

舞臺下的大家,聽著歌,看著旗子卻感覺是  旗幟舞動,像是那命運無常,玩弄世人。

這紛亂世間,何日才能讓我和心上人重新見面嗚嗚嗚嗚,好傷心好傷心  唱完第二段主歌,谷小白手中的折扇輕輕一抬,又遮住了自己的臉。

  當他側臉從扇子的一側露出時,又是那青衣裝扮。

  面似夏荷映日,眼如丹鳳舞羽,眉似柳葉迎風,唇似櫻桃初紅。

  “哇”

  臺下,又是一片驚呼聲。

  不論看幾次,都覺得簡直美爆了!

  不,其實壓根也沒有看幾次,因為之前谷小白每次都是利用“二重假面”瞬間變臉,然后立刻變回。

  但正是因為這種似拒還迎,似露非露的感覺,才最是撩人。

  這世界上,怎么能有這么美的男人!

  而這世界上,又怎么能有人,在這完全不同的氣質之間,如此轉換!

  媽蛋,不要掰彎我不要掰彎我!

  太過分了!戲曲這東西,為什么允許男人唱旦角,請換女人來!

  反射反射反射!掰彎光環反射!

  免疫免疫免疫!我全部免疫!

  趙雅芝林青霞林志玲劉亦菲李玉剛護我左右!

  等等,里面好像混進去了什么不對的東西?

  不,我是直的,是直的!

  啊,快撐不住了,快變回去快變回去!

  但這一次,谷小白沒有變回去。

  他的面容微微一收,再一抬手,手中的折扇,劃過眼前,像是一只蝴蝶,飛射半空。

  再然后,他一轉身,大氅一揚,宛若一朵白云飄起,落向臺下。

  “臥槽!!!!”

  大氅緩緩落下,當看到谷小白此時的裝扮時,臺下上萬人,齊齊爆了粗口!

  小白,你太過分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