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47章:反串

  《青絲》的前奏非常長,幾乎要有一分鐘的時間。

  舞臺,一白、四黑五個身影,閃轉騰挪,分分合合。

  前奏即將結束時,谷小白回到了舞臺中央的麥架前,折扇打在了胸前。

  舞臺一側,趙興盛的雙手飛速按下,鍵盤模擬出來的二胡聲,就這么響了起來。

  其實,在《青絲》原曲里,這段二胡,是主唱用嘴唱出來的。

  畢竟寫《青絲》這首歌,他們的本意,就是為了炫一下自己的口技。

  但是這里谷小白并沒有炫技,在二胡聲響起的時候,他就已經閉了眼睛,靜靜聽著那二胡的聲音。

  那一瞬間,他的眼前,閃過的是那宮廷花園里,紅衣女樂在百花之中舞動的畫面。

  然后低沉的歌聲起:

  “落花\/紛飛\/飄散,迷亂我雙眼,

  煙波\/江畔\/漁船,今宵燈火闌珊……”

  我依然,醉生夢死般,笑看世事似水變遷……”

  他的眼睛張開,凝望著臺下。

  那一瞬間,他的眼中,似有光芒閃爍。

  千年歲月,是黃粱一夢,還是真正存在的?

  這世界,又有誰能夠真正笑看世事變遷?

  所謂笑看,不過是百般無奈之后的妥協吧。

  對那些天各一方的癡情男女來說,每一分每一秒,怕是都度日如年。

  而若是一個被貶為營妓,一個被刺瞎雙眼,終日相思不相見,那又是何等的牽腸掛肚?

  是不是只能依靠回憶往昔的歲月,才能在長夜之中入睡,才能不突然痛哭?

  “伊人嘆,嘆不盡相思苦,憶華年……”

  主歌最后一句唱完,谷小白眼角垂下,一滴淚水已經出現在了他的眼角。

  臺下,所有人都靜靜聽著。

  他們聽過谷小白很多次的歌,但極少有哪一首歌,谷小白能夠唱得如此動情。

  就在此時,谷小白抬起頭。

  他的咽壁伸展,舌根放平,口腔內部微張,狂暴的氣流直沖腭,帶動軟腭震動,在頭腔之中瘋狂共鳴。

  剎那間,極響、極亮的戲腔爆發而出。

“君不見\/妾起舞翩翩君不見\/妾鼓瑟綿綿君不見\/妾嫣然一笑醉人容顏君不見\/妾醉消紅減君不見\/妾泣涕漣漣  君不見\/一縷青絲一生嘆……”

  在谷小白第一聲“君不見”出聲的時候,臺下,觀眾們就嘩一聲驚呼出聲。

  這已經不是谷小白第一次唱戲腔了。

  在這個舞臺,谷小白就已經唱過了好幾次。

  但是此時此刻,所有人都有一種感覺。

  不一樣!

  谷小白的發音,完全不一樣!

  這不是之前的戲腔!

  后方,舞臺一側,華閔雨和文小雯也齊聲驚呼出聲。

  她們倆都是學戲曲出身的,見過的戲曲大家,不知道有多少。

  她們也見過不知道多少所謂的“戲腔”歌手,也聽過他們所謂的“戲腔”。

  此時此刻,谷小白站在臺時,是真正的京劇旦角發聲方法!

  青衣!

  而在唱這副歌的時候,谷小白手中的折扇,已經從胸腹部,提到了肩膀的位置。

  “妾起舞翩翩”時,他的右手,捏住了扇子,緩緩展開。

  剛才谷小白持扇如旗,與四名壯士起舞的時候,面對觀眾的那一面,是一副潑墨山水。

  而此時,這是另外一面!

  描金扇面,牡丹斗艷,國色天香。

  谷小白持扇的手如蘭花,扇骨與手腕成直角,扇子向旁邊輕輕一引,眼隨扇動,身隨眼動,亮了一個身段。

  臺下,大家的眼珠子都瞪了出來。

  “我去!”

  這一刻,站在臺的,簡直就是一位旦角大家!

  隨后,他輕輕一抖扇面,持扇的方式又變了,變成了扇面翻花的手勢,描金扇面在他面前輕輕一翻,像是蝴蝶紛飛,隨后又收到了肩部位置,遮住了他的臉。

  隨后,谷小白的扇子稍稍向下一收,半張臉緩緩從扇子后面露出來。

  “臥槽!”那一瞬間,嘩一聲,在場的觀眾,站起來了幾乎一半。

  扇子后面,是一位絕代佳人,胭脂緋紅,眼若鳳尾,眉似柳葉,眉心一點朱砂痣,對著外面羞怯一笑。

  變臉!反串!

  此時此刻,臺的哪里還是谷小白,根本就是一名含羞的少女。

  此時,谷小白正唱到了“妾嫣然一笑醉人容顏”。

  此時此刻,臺下的所有人,突然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嫣然一笑,醉人容顏”!

  “天哪,我被撩到了怎么辦,怎么辦怎么辦!”就連那一大堆理工科的鋼鐵直男們,這會兒都忍不住要哀嚎了……

  “嗷嗷嗷嗷,要被掰彎了,我完蛋了,媽,我對不起你!”

  臺下的女生們也要抓狂了。

  天哪!

  這真的是男人嗎?

  這特么的,男人可以比女人還美!

  那還要女人干什么!

  老娘不干了!

  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終于明白幾十年前,民國時期的四大名旦,是如何顛倒眾生,為無數人瘋狂追捧的。

  但谷小白只是輕輕一笑,然后又收回了扇子后面。

  當扇子再放下時,后面又是谷小白那俊美到如同會發光的臉。

  他手中的扇子一合,食指和扇骨成一條直線,捏著扇子,向前方輕輕一指,指到的地方,臺下都嗷嗷狂叫。

  這幾個動作,看起來簡單,但事實,卻是京劇中旦角常見的“扇子功”。

  一把折扇,展現出千般心緒,萬種風情。

  然后他的扇子再次展開,橫過了自己的面前。

  當谷小白的側臉,從扇子的另外一側露出來時,又是那丹鳳眼柳葉眉。

  但此時,他唱到“妾泣涕漣漣”,側身,垂首,眼角低垂,早就已經蓄在眼角的一滴淚,順著面的胭脂,緩緩滑落。

  剎那間,臺下的人,覺得自己的心臟像是被一只手捏住了似的,再也歡呼不出,再也尖叫不出。

  他伸手虛虛一撫,像是撫過了一縷不存在的青絲。

  “君不見\/一縷青絲一生嘆……”

  唱完最后一句,手中的折扇一收,再展。

  潑墨山水取代了國色天香的牡丹,谷小白的身后,咚咚咚咚的鼓聲,猛然變得響了起來。

  臺,那國色天香的絕世名伶,又變成了英氣勃勃的少年。

  少年手中的折扇迎風一展,四面大旗交錯揮舞。

  舞臺后方,盲伯的兩根鼓棒,突然在空中一碰,然后騰空而起。

  平穩的節奏式鼓聲,瞬間變調。

  電吉他、貝斯和鍵盤的聲音,鋪滿全場。

  六建鼓舞!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