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46章:四面旗,六張鼓,一把折扇與君舞

  舞臺上,主持人報幕完畢還不下去,在臺上說個不停。

  十多個工作人員,推著幾面大鼓從舞臺一側走了上來,擺在了舞臺的后方。

  所謂建鼓,是指把鼓立在豎桿之上,豎在那里。六面建鼓分布六個方向,大小不一,大的足有接近兩米,小的不過面盆大小。

  然后又是一支樂隊走了上來,將各種樂器擺在舞臺的另外一側。

  “咦?”

  看到那支樂隊上臺,現場的眾人都瞪大眼睛。

  州鳩樂隊?

  州鳩樂隊已經多久沒有出場了?

  很多人都差點忘記了谷小白其實也是州鳩樂隊的主唱了。

  沒辦法,州鳩樂隊作為一支業余樂隊,每一個成員都實在是太忙了。

  但這次的校歌賽,儼然已經成了為學校爭奪集體榮譽,學校里自然是大開綠燈,各種支持,給他們騰出來了時間,陪谷小白上臺。

  而且谷小白一直在改編曲,改來改去,發現再錄已經來不及了,就只能把州鳩樂隊帶上了。

  再說了,搖滾中國風這樣的曲風,本來就是州鳩樂隊最擅長的。

  這個時候,不讓他們上臺,怎么能行?

  不過,今天他們也并不是主角,所以也只能在角落里。

  六面大鼓落定,樂隊在舞臺一側調試樂器,但是谷小白還是沒有上場。

  許多人都向舞臺一側看了過去,心中滿是疑惑。

  小白又在搞什么?

  谷小白上臺經常遲到。

  但是他每次遲到,都會有一個人跟著他一起來。

  小蛾子?

  谷小白要帶小蛾子上臺一起唱?

  青絲這首歌,帶小蛾子來,不搭吧。

  而且,谷小白帶306和州鳩樂隊上臺,都是正常的,因為谷小白是306和州鳩樂隊的主唱,身為主唱,就是有這個特權,想要帶誰就帶誰,一起帶上臺也沒人能說什么。

  但是這次并不是邀請賽,如果他帶小蛾子上臺的話,小蛾子頂多也只能擔任和聲,不然對賽制來說,是不公平的。

  不是小蛾子?那是誰?

  大家愈發期待了起來,全場寂靜,緊緊盯著舞臺一側。

  舞臺一側,華閔雨和文小雯正在后臺準備。

  華閔雨是第15個出場,就在谷小白之后不遠。

  文小雯卻是最后才出場,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結結實實抽了一個60號!

  這可有的等了。

  所以文小雯一點也不擔心,她現在完全是在陪著華閔雨。

  在谷小白的后面出場,對華閔雨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

  參加東原大學的校歌賽,是地獄模式。

  在谷小白的后面演出,是死亡模式!

  無數的事實都證明了,谷小白的表現越好,后面的人就越慘!

  但是谷小白有表現不好的時候嗎?

  沒有!

  但是華閔雨依然一臉的淡定,并沒有被谷小白影響到自己的步調。

  一直以來,華閔雨都是一個淡然的女子。

  她的淡然,并不是因為她無欲無求,而是因為她的優秀。

  當一個人,隨隨便便就能拿到全班第一,稍稍認真就能拿到全校第一,稍稍努力就能拿到全市乃至全省第一的時候,她肯定是淡然的。

  從小到大,華閔雨幾乎從來沒有和什么人競爭的觀念。

  因為她只要做好自己,這世界上就沒有什么能夠阻攔她。

  所有她想要的東西,都是她的。

  所以,她的人生中,就少了許多的功利性。

  在高中的時候,她就因為一所學校離家更近,就選擇了這所學校,而沒有選擇全市最好的那所。

  結果呢?依然全省第一。

  在大學報名的時候,她也沒有考慮一些非常強的強校,而選擇了在國內并不算最頂尖,但是在明清史上,自成一派且影響力巨大的南灣大學,選擇了一名自己喜歡的教授。

  從大一開始,在別人都拼盡全力的時候,她已經像是眾星拱月一般,被歷史系的許多教授,捧在手心里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她的名字前面,就有一個“才女”的頭銜。

  后來,又變成了“歷史系才女”,再后來她對戲劇產生了興趣,幾名戲劇大家爭搶著要把她收作關門弟子,她的頭銜,就又有了“戲曲才女”的稱號。

  她是從戲曲入門,過了好久才轉而唱歌的,在不到三年的時間里,就已經成了許多專業歌手都要自嘆弗如的靈魂歌手,成了一名“音樂才女”。

  華閔雨和谷小白,其實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谷小白并不是一名天生的天才,他是成長型的。

  通過拼命武裝自己的大腦,以及無盡的努力,他才有現在的這種成績。

  但華閔雨,她算是真正的天才,因為一路走來順風順水,所以反而沒有太多的攻擊性。

  淡然、高冷。

  這種“才女”的名頭,是一種光環,其實也是一種枷鎖,束縛了她。

  讓她情不自禁地會想。

  這種事能不能做?我可是才女。

  那種事能不能做?會不會影響我的形象?

  于是,她的外表就越來越淡然,越來越平靜,也越來越端著了。

  慢慢的,她也習慣了,就這么也挺好。

  她這輩子,幾乎沒怎么慌過。

  但是上次抽簽的時候,真的是慌死了,差點爆了粗口!

  媽蛋,這是什么糟心的比賽啊!

  怎么有那么多坑!那么多!

  難道真的要上臺唱空姐之歌的“你叉叉”嗎?

  老娘我可是才女!才女!

  當然,就算是內心慌得一批,外表還是云淡風輕的。

  好在,她終究還是沒有被這個坑坑掉,竟然抽中了自己的歌。

  再次回歸自己擅長的領域,華閔雨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回到了自己的舒適區,而且依然可以保住自己的才女之名了。

  不會輸的,我從來不會輸。

  不管是誰,在我擅長的領域里,也不可能打敗我。

  華閔雨畫好了妝,就站在后臺不遠處,看著舞臺一側的谷小白。

  她不著急,席紅才卻是著急死了。

  看完了朱啟南的表演,他就有點坐不住,直接跑到后來來了。

  這會兒,把自己的各路人馬指揮得團團轉,就生怕華閔雨冷著、熱著,導致沒準備好。

  再看到看華閔雨無所事事站在那里,幾乎要抓狂。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啊,這個時候不應該找找感覺,開開嗓,先做些準備活動嗎?怎么就站那里呆著了?

  席紅才有點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感覺。

  因為這不是一場比賽的問題,而是關系到整個南灣大學的大問題!

  席紅才是一個事業心很強的人。

  成為南灣大學的校長,讓他有了大展宏圖的土壤。

  可南灣大學畢竟先天不足,各方面的發展都有所掣肘,席紅才到了南灣大學之后,深刻的感受到了阻力。

  自己的政令無法下達,自己的意圖無法實施,而對外的一些宣傳,卻也總達不到目的。

  那種無力的感覺,讓人心力交瘁。

  直到席紅才看到了谷小白的橫空出世。

一個谷小白,給東原大學,帶來了太多的關注度了。而這種關注度,產生了一種集群連帶效應,讓更多的天才人物脫穎而出,緊接著影響到了東原大學的聲譽、生源,甚至讓東原大學的校歌賽,成為有史以來最具關注度的一屆校歌賽這個時候,席紅才就忍不住想  我們也有天才啊!

  我們為什么不能享受天才的紅利?

  我們也可以!我們一定也可以!

  請把你嘴里的肉吐出來,分給我一半,謝謝。

  抱著這樣的想法,他就來了。

  但來到了東原大學之后,他才發現自己真的想的太輕松了。

  想要打敗谷小白,談何容易?

  不只是谷小白,這些家伙到底是從哪里蹦出來的怪物!

  而且,這些人怎么一個比一個會挖坑!

  一個小燕子都能唱得讓人七竅生煙。

  現在席紅才都有點后悔了。

  我家的才女,養在深閨里,捧在手心里,怎么就丟進了你們這種狼窩了呢!

  這到底是什么修羅場啊!簡直是天才的絞肉機!

席紅才有一種憑借一身神裝,在新手村里稱王稱霸的小號,剛出新手村的茫然  這會兒,先是在心里腹誹了半天華閔雨的淡定,又轉頭去看谷小白。

  發現谷小白站在舞臺一側,似乎有些焦急的模樣,心里頓時一喜。

  “希望谷小白發揮失常,發揮失常,發揮失常”

  席紅才兩只手按著自己的太陽穴,像是天線娃娃一樣,對著谷小白瘋狂發射腦電波。

  谷小白似乎接受到了席紅才的“惡意”,眉頭皺得更緊了。

  他低著頭,看著手機上的一條信息。

  “一首歌的時間:你贏得了英靈樂手盲伯衛斯奴的信任,他愿意為你穿越時空,演奏一首歌,但是他不想演奏青絲。”

  谷小白沉默著。

  自從決定了如何改編青絲開始,谷小白就想著,要讓盲伯跟自己一起上臺。

  要讓這名在兩千七百年前,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苦難和悲哀的樂師,重新站在這個舞臺上,聽一聽他賴以為生的樂舞,已經發展到了什么樣的模樣。

  他,理應站在這樣的舞臺上,被千千萬萬的人看到,被無數的人知曉,被無數的人歡呼!

  他,不僅僅是一名盲人樂師,他是盲伯,他是衛斯奴,他是千千萬萬樂舞前輩們,永不屈服的靈魂。

  他不應該被埋沒在歷史里,被埋在一捧黃土之下。

  沒有任何人記得。

  于是,谷小白再次偷渡時空,找到了盲伯。

  兩個穿越兩千七百年時空,多次相遇卻從未有所交集的靈魂,在一方小小的院落里,再次敲起了許多年前,那宮廷鼓舞的節奏,提起了那一縷青絲,那一次生死離別。

  盲伯從未想過,這世界上,竟然還有一個人看到了自己的悲歡離合,看到了自己的一生命運,和自己一樣,知道這個世界上,曾經有那么美麗的一名女子。

  那一刻,兩個人宛若知己。

  聽谷小白唱了一曲青絲,盲伯更是涕淚橫流。

  但當谷小白希望他和自己一起表演青絲,而且是那一段六建鼓舞時,他猶豫了。

  不論谷小白再說什么,他也只是深深的低下頭去,不言不語。

  這么多年,雙目失明,流落街頭的盲伯,內心有一處不敢觸碰的禁區。

  身體上再多的傷痛,再多的饑餓,也不如內心深處的痛苦來的多。

  正是那段舞蹈,帶給了他如今如此沉重的災難。

  所以,谷小白明白盲伯的猶豫。

  但他依然希望,盲伯能夠走出來,將那一段舞重現人間。

  斯人已逝,若是飛蓬在天有靈,或許也不會希望,盲伯就此痛苦沉淪。

  但盲伯終究沒有來。

  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谷小白嘆了口氣:“如果盲伯不愿意上臺,那我就替他上吧。”

  他從旁邊站著的江衛手中,拿出了一雙鼓棒。

  這六建鼓舞,他看過,也能跟上節奏。

  雖然不會如盲伯那邊熟練,但他真的很想讓這一段鼓舞,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只可惜當年和盲伯共舞的人,無論如何,也無法出現在舞臺上了。

  這世間,是不是總是充滿了缺憾?

  谷小白嘆了一口氣,就想要上臺,被江衛拽住了。

  “我說校尉大人,你是不是還忘了別的?”江衛在旁邊,手持四面大旗,瞪谷小白。

  今天的江衛,穿了一身短打裝扮,像是某種戲服。

  事實上是他在漢代穿過的戰袍制式。

  他的手中,四面大旗黑邊、紅底、白字,是一個巨大的“白”字。

  “我又沒有四只手,你讓我怎么一個人揮舞四個大旗!”

  江衛有點抓狂。

  谷小白以手加額,怎么還忘了這茬!

  谷小白無奈搖頭,低頭,看向了手機。

  “激活英靈追隨:您獲得了八百鐵騎的忠心追隨,他們愿意為您跨越一切未知,穿越時空的洪流,征戰四方,萬死不辭已激活三人,激活后剩余7975分鐘。”

  然后,谷小白轉身,昂首大步向臺上走去。

  若是盲伯不想來,那就不來吧!

  終有一日,我會讓你再站在這舞臺上!

  舞臺上,大家已經等的太久了。

  看到谷小白終于上臺,現場的觀眾頓時“嘩”一聲,發出了一陣歡呼。

  看到谷小白上臺,在臺上串場的主持人,也松了一口氣。

  他實在是沒詞了,谷小白再不來,他估計自己就要開唱空姐之歌了。

  但他仔細一看谷小白的裝扮,直接就呆在了那里。

  臺下的觀眾們,歡呼聲更是幾乎要把舞臺掀翻了。

  今天的谷小白,身上穿了一件雪白的大氅,將自己脖子以下都罩在其中。

  雪白的大氅,俊朗的少年,像是古代的貴公子一般耀眼。

  江衛緊隨其后,他的身邊,三個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的悍勇男子,手持另外三面大旗,魚貫而入。

  白衣俊朗的少年,與黑衣雄壯的猛士,大旗飄飄,大氅招招。

  臺下,許多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今天小白又搞出來了什么幺蛾子?又是旗又是鼓的,這是要放什么大招嗎?

  聽著臺下的歡呼聲,谷小白的心中,卻是嘆了一口氣。

  今天的一切編排,都是以盲伯能夠上場為主的。

  盲伯不來,谷小白一人兼顧兩邊,許多表演,怕是都完不成了。

  他走到了六面建鼓之旁,就要解下自己身上的大氅。

  這大氅之下,其實是他為了待會副歌準備的服裝,但穿著這身大氅,又如何能夠打鼓?

  此時就亮出這身裝扮,非但不能增色,反而會導致反效果。

  但現在也顧不得這么多了。

  谷小白伸手,拽開了胸口的系繩,肩膀一抖,就要把大氅脫下。

  臺下,大家都瞪大眼睛看著谷小白。

  小白要打鼓?

  而且是六面建鼓?

  這種鼓,要怎么個打法?

  就在此時,旁邊江衛突然叫了起來:“小白,快看!”

  谷小白聞聲轉頭,不知道什么時候,一個蒼老、佝僂的身影,出現在了舞臺的一側。

  一身破衣,頭發蓬亂,眼歪口斜,丑陋不堪。

  只有背上的一塊綢布,包裹著的兩面鼉鼓,嶄新嶄新的。

  盲伯!

  他的雙眼緊緊閉著,茫然地聽著面前雜亂的聲音,手持一根樹枝探路,慢慢向前走來。

  舞臺的角落里,有許多線纜,他走了一步,就差點被絆倒。

  “盲伯!”谷小白慌忙上前,扶住了他。

  盲伯聽到谷小白的聲音,抬起頭來,蒼老丑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釋然的笑容,向著前方伸出了手。

  當他感覺到了谷小白的手時,立刻緊緊握住,然后輕輕一句:

  “我來了”

  那一刻,谷小白眼眶一熱。

  盲伯他來了。

  他終于還是來了。

  舞臺下,大家都伸著脖子,看著舞臺一側。

  怎么回事?舞臺上怎么來了一個流浪漢?保安在干什么?

  突然,臺下又是一聲驚呼,原來是攝影師給兩個人打了一個特寫。

  盲伯嘴歪眼斜,略有些猙獰的面孔,被放大到了屏幕上。

  兩只眼睛,像是干癟的蟬蛻,好生嚇人。

  特別是和谷小白的臉,同框出現時,更顯得丑陋不堪。

  兩個主持人也面面相覷,猶豫著要不要叫保安。

  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盲伯的身上。

  盲伯看不到,但他有一顆細膩敏感的心。

  突然靜下來的空氣,讓他雙手一顫,下意識地就想要向回縮。

  谷小白緊緊握住了他的手,輕聲問:“準備好上臺了嗎?”

  盲伯深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他轉身,小心翼翼地放下了背上的兩只鼉鼓,再把手中抓著的枯枝,放在一旁。

  然后佝僂的身體,慢慢伸直。

  盲伯的年齡,其實和白干差不多,不過四十歲的年紀。

  若是這個時代,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可多年的顛沛流離,早就已經侵蝕了他的身軀。

  但此時,像是時光流轉,被剝奪的力量,再次注入了他的體內。

  他伸出手去,在自己的衣擺上使勁一撕。

  “唰”一聲,一根布條,被從衣擺上撕下來,然后蒙在了眼上。

  掩去了那干癟的眼眶,理了理蓬亂的頭發和胡須,站在那里的盲伯,還是一身破衣,但精氣神,卻似乎全都變了。

  恍惚間,谷小白覺得自己又看到了那在君王面前,鼓舞飛揚的青年。

  “走吧!”

  盲伯緊緊抓著谷小白的手,跟著他大步走上了舞臺。

  帶著盲伯走到了六面建鼓的中間,在建伯伸手撫摸,確認每一面鼓的位置時,谷小白轉頭對臺下道:“大家好,這是衛斯奴,是我的鼓樂老師!”

  “什么!”舞臺下,大家驚呼出聲。

  這個看起來像是一個盲人流浪漢的家伙,竟然是小白的鼓樂老師?

  小白的鼓打得那么好,他的鼓樂老師怎么可能是個盲人!

  大家都驚奇地瞪大眼睛。

  舞臺燈照了過來,落在盲伯的身上。

  盲伯雖然看不到,但是他能感覺到皮膚上的灼熱。

  像是溫暖的陽光,灑在他的皮膚上。

  他的耳朵也非常靈敏,能夠聽到臺下的歡呼。

  這是多少人?一百人?一千人?一萬人?

  我到底是來到了什么地方?

  谷小白已經開始介紹其他的人了:“這是我的樂隊州鳩樂隊,這是為我伴舞的伙伴,江衛,光頭,大壯,刀疤”

  谷小白每介紹一個人,臺下的眾人,就給予了熱烈的回應。

  然后,谷小白走到了舞臺之前。

  燈光慢慢暗下,只剩下了舞臺燈效。

  突然,他一個轉身,白色的大氅揚起,像是一朵白云飄散。

  舞臺下,觀眾們“嗷”一聲狂呼了起來。

  能不能不要一亮相,就這么帥!

  這也是一個暗號,表演開始!

  趙興盛的雙手猛然按下。

  坐在后排的貝斯手,今天又沒有彈貝斯,他的面前,橫著一把古箏。

  此時他兩手落下,錚錚的樂聲響起。

  舞臺的中央,盲伯的手中,兩把鼓槌閃電一般落下。

  “咚咚!”

  六面建鼓中最大的一面,鼓動著所有人的耳膜。

  青絲!

  前奏起!

  谷小白的身后,四名手持大旗的大漢,突然一聲大喝,手中的四面大旗,迎風揮舞。

  兩千多年前,強漢校場上的長戟之舞,揮破數千年的時空,化作了兩千年后,舞臺上的烈烈大旗。

  在那四面狂舞的大旗之中,谷小白轉身,一把折扇已經在手。

  折扇刷一聲展開,他以臂作桿,以扇作旗,舞!

  臺下,觀眾的尖叫聲,簡直就想要刺破耳膜。

  好帥好帥好帥!

  舞臺上的谷小白,他明明只是以臂作桿,但一招一式,卻是如此的干脆利落,霸氣十足。

  像是演練了千百遍一樣。

  四面大旗,黑邊紅底白字。

  白衣少年,英武豪俠。

  這是什么樣的青絲啊!

  你這真的是唱青絲嗎?

  不要隨隨便便,就這樣耍帥好嗎?

  舞臺上,聽著臺下的歡呼聲,盲伯抬起頭來,兩行淚水從蒙眼的破布之下,汩汩流下。

飛蓬啊,你若是能看到  飛蓬啊,你看到了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