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41章:怎么感覺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東原大學校歌賽的“挖坑賽”,賽制并不像是電視上那種限時24小時創作、改編賽一樣嚴格,需要關禁閉,不能和外界接觸。

  畢竟他們不是專業的音樂人士,而且對普通人來說,24小時練好一首歌,都已經蠻難了,再不允許尋求外界幫助,就有點強人所難了。

  而且,這次的c15比賽,不但關乎到了學生的名譽,還關系到了學校的利益和聲譽,很多學校已經準備了強大的后盾力量,聯系了各種專業人士,或者學校的藝術類老師,就為了給自己的學生提供最強的輔助。

  但是,其他14個學校的領隊,有一半拿到了自己學生翻唱的歌之后,都哭了!

  這什么鬼!

  這到底是校歌賽,還是空姐大賽啊!

  在王海俠的不懈努力之下,曲庫里足足被塞進去了十四首《空姐之歌》,結結實實的坑掉了包括東原大學在內的七個學校……

  還有一個學校,抽到了倆!

  就算是沒有抽到《空姐之歌》的,也有其他的神曲等待著,14個學校幾乎都沒能逃過。

  一時間,哀鴻遍野。

  來參加校歌賽的c14大學們,腸子都快悔青了。

  早知道東原大學的校歌賽這么坑,孫子才來參加比賽!

  但是他們還沒有時間悲傷,因為這么坑爹的歌,也只有24小時的準備時間,就要上臺了!

  網絡上,更是直接炸了。

  “我去,好坑爹好坑爹,就連耀哥兒都中招了!”

  “我聽說耀哥兒要拉小白上臺,一起穿空姐裝跳舞,哈哈哈哈哈,期待!太期待了!”

  “原來這就是當初打賭的合作嗎?”

  “我去,朱啟南抽中了《小燕子》!這個也太坑了!怎么唱?yoyo小燕子,它穿花衣,它年年春天來這里,yoyo這樣嗎?”

  “23333……之前的校歌賽,我從來沒有想要去看現場過,這一次我真的特別想要去看現場!有一種預感,我的表情包要存不下了!”

  “魔性!太魔性了!之前我怎么從來不知道,原來東原大學的校歌賽那么會玩!”

  “其實東原大學的校歌賽一直很會玩啊,只是之前你沒有關注過……”

  “我看東原大學校歌賽快八年了,我可以以我的人格擔保,之前的校歌賽,都沒有今年玩得那么大!今年簡直是一個超級大坑!”

  因為,去年校歌賽的時候,沒有一個叫做王海俠的家伙,上跳下竄……

  如果可以買兇殺人的話,現在王海俠立刻就會身價飆升!

  抽簽完畢,倒計時24小時開始,立刻進入了緊張的備戰時刻。

  谷小白也和306的幾個人,一起走向校門外的白聲中心,那里地方比較大,能夠排練。

  一邊走,谷小白一邊打開了《青絲》。

  他之前之所以抽到了和對方一樣的歌,依然那么淡定,一方面是因為,他確實有自信拿冠軍。

  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完全沒聽過這兩首歌,所以也沒有什么值得。

  戴上耳機,耳邊傳來了音樂的聲音:

  “落花/紛飛/飄散/迷亂我雙眼……”

  谷小白眼睛一瞇,咦,是一首搖滾?

  搖滾編曲,再加上古箏和大鼓,很有中國風的搖滾。

  搖滾結合戲腔嗎?

  聽起來還不錯。

  但是也說不上驚艷,和其他的古風曲一樣,其實更像是各種意象、辭藻的堆砌。

  谷小白感覺自己壓根就抓不到這中間的感情。

  沒有共鳴,只是機械翻唱的話……

  似乎很難出彩啊。

  對谷小白來說,技巧上的東西都不是問題,任何一首炫技的歌,他都可以唱到炫炸。

  但是藝術是情感的延伸,唱歌也是如此。

  唯有感情,是谷小白的短板。

  沒有感情的歌唱,是很難打動人心的,這個道理,谷小白在唱《天涯歌女》的時候就明白了。

  “感情嗎?”谷小白皺眉。

  但感情并不是憑空出現的,如何給這首歌一個感情的切入點呢?

  同一時間,付函和風和,來到了學校專門劃給c15學生使用的排練室。

  作為校歌賽的導師及導師助手,他們可以隨意出入所有的排練場所,同時給與一定的指點。

  一路走過來,大部分人其實都還在苦思冥想,該如何翻唱。

  他們或來回踱步,或低聲試唱,或和自己的同伴、導師商量,還有人上前咨詢付函和風和。

  兩個人也頭大啊,《空姐之歌》這種極品神曲,你要怎么翻!

  被第一個人纏住問了之后,兩個人東躲西藏,逃過了所有踩坑選手,走到了走廊的盡頭,就聽到前方排練室里,傳來了一陣歌聲。

“原地不動或向前走突然在意這分鐘眼前荒沙彌漫了等候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追趕要我  愛的不保留……”

  《身騎白馬》?

  這是華閔雨的排練室?

  兩個人湊到了窗口,向里面看去,就看到華閔雨正戴著耳機,低聲唱著歌。

  《身騎白馬》這首歌,最出彩的地方,是它改編自歌仔戲《薛平貴與王寶釧》的副歌部分,除此之外的詞曲都不算優秀,特別是歌詞部分,當時剛剛出道的徐佳瑩,畢竟還太過年輕,沒有太多的積淀,主副歌的銜接比較生硬,割裂感非常嚴重。里面還有“偏執相信著受詛咒的水晶球”這種,完全和整首歌完全不搭的歌詞。

  但此時,兩個人聽著,眉頭卻忍不住皺起來。

  “這樣的主歌部分,這孩子到底是怎么做到聲聲入情,以情帶聲的……現在的年輕人真可怕……”

  有感情的歌,唱出來感情并不難,難的是這種沒有什么感情的歌也能唱出感情。

  付函湊了過去,就看到窗口的桌子上,擺著一堆書。

  《歌仔戲的生存與發展》、《歌仔戲曲調之美》、《歌仔戲小旦基本身段、步法、指法、水袖》、《歷煉精魂:新中國戲曲改造考論》……

  付函明白了。

  這又是一個學霸型的!

  仔細想想,她選的另外一首歌《青絲》,其實也是這種類型,沒有故事、敘事、形象的意象,華閔雨是完全靠自己的知識與修養,硬生生撐起來一首歌,化腐朽為神奇。

  “24小時要翻唱《青絲》,還得贏過華閔雨,小白有點危險啊……”

  畢竟對谷小白來說,感情其實才是短板。

  而且他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

  付函嘀咕著一轉身,就看到風和正拿著手機,在旁邊偷偷錄著。

  “你在干什么?”

  “偷拍給小白看!”

  付函:“……”

  悄悄擋住了里面華閔雨的視線,快拍,快拍!

  然后他壓低了聲音,道:“拍那些書,讓小白也多去翻翻書!”

  另外一邊,谷小白并不知道付函和風和正在為他發愁,他正認真聽著《青絲》。

  再聽了幾句,進入副歌的部分,戲腔的副歌響了起來。

“君不見/妾起舞翩翩君不見/妾鼓瑟綿綿君不見/妾嫣然一笑醉人容顏君不見/妾醉消紅減君不見/妾泣涕漣漣  君不見/一縷青絲一生嘆……”

  “唔……”谷小白突然頓住了腳步。

  “怎么了?”王海俠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這首歌哪里有點奇怪……”谷小白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一臉的茫然。

  “哪里奇怪?怎么奇怪了?”

  不過是一首歌而已啊。

  “說不上來,就是總覺得有人在叫我名字呢?”

  王海俠:“?????”

  怎么會覺得有人在叫你名字?你明明是谷小白,又不叫君不見。

  君不見什么鬼。

  谷小白又搖了搖頭,算了,肯定是錯覺。

  “不過這首歌確實蠻怪的,網絡上還有人叫這首歌《君已瞎》……”周先庭道。

  “《君已瞎》嗎?”

  谷小白隱約想到了什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