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09章:一定是物理給他下了降頭

  “這視頻,該不會是有人扛著攝像機,回到古代拍來的吧……”

  “說不定哦,小白的志向是物理學家呢!電影上不是演過嗎?天才物理學家,發明了時光機,回到過去改變未來,引發世界末日……”

  “嘖,大半夜的,說什么鬼故事!”

  嚇人!瘆的慌!

  太可怕了!

  但是對一群歷史學家來說,這mv真的超級像鬼故事。

  一些剛剛發掘,還沒有定論的考古發現;一些未知來源的文物殘骸;一些記錄文獻缺失的部分,都出現在了谷小白的mv上。

  而且,各種旁證證明……它的可信度,幾乎是100!

  現在,鄒老的學生們,終于意識到了老師讓自己來研究這mv的用意。

  我去,這簡直就是一個寶藏啊!

  真正的寶藏啊!

  就在這些中老年大叔大爺們終于興奮起來,戰勝了困意,打算大展身手時……

  “停!大家停手!”一直在閉目養神的鄒老,突然站了起來,關了大屏幕。

  所有人都看了過來,一臉茫然。

  “先停手吧……”鄒老搖頭,無奈嘆息。

  “為什么?老師……”

  “我剛剛找到了一個可以研究的方向……”

  大家哀鴻遍野。

  “我擔心我們大家,是在剽竊小白的研究成果啊……這個mv的論文,除了小白自己,我們誰也沒資格寫……”

  鄒老突然發現,他真的太小看谷小白了。

  他本以為,這mv只是谷小白整理現有研究的一些巧思,借助谷小白卓越的思維方式和大局觀,會給大家提供一些新的方向和思路。

  但現在看來,這種mv,哪里只是巧思,這是不知道考究、考證了多久,才做出來的啊!

  每一幀的畫面,都浸滿了谷小白的汗水。

  不然哪有可能如此的嚴謹,簡直真的像是扛著攝像機,到古代拍回來一樣!

  鄒老突然覺得,如果真的回到古代,看到的畫面,說不定和這視頻上,分毫不差。

  古代的人,肯定也說著同樣的語言,做著同樣的動作,用著一樣的工具,過著同樣的生活!

  寫論文?這何止是一篇論文?這會是一本大書!一本厚厚的,比詞典還厚的大書!

  不對,是一套書系!

  大家面面相覷,不過,他們也都明白鄒老的意思了。

  這mv里面所有的成果,毫無疑問,是屬于谷小白的。

  沒有谷小白的允許,他們都是在剽竊。

  扒別人的研究,當自己的東西?

  這什么年代了?翻譯一下別人沒看過的外國論文,就堂而皇之當自己東西的時代,早就已經過去了。

  “天一亮,你就把小白叫過來……”鄒老抬腕看了看表,“還有兩個小時……”

  “這兩個小時閑著也是閑著,不如我們先研究著?”四十多歲的師兄鄭建國訕笑著問。

  “嗯?”鄒老不滿。

  “就當是學習了,學習!”

  這種感覺,就像是盲人看到了世界,真正的世界!

  就算是不能用,也想看看!

  那是得窺另外一個世界,唯一的機會了。

  “對對對,我們學一下,就學習,絕對不會剽竊!”

  “對對對對……”

  這世界上,只有一個永恒的定律,真香。

  其他的一切,莫不涵蓋于此定律之下。

  第二天一早,谷小白剛起床,就看到趙興盛紅著眼睛站在他的寢室門前。

  “你可算起床了,快快快,跟我去老師那里一趟!”

  “可是我早上有課……”谷小白無奈。

  “先走,待會我開車送你去上課!”

  “可我還沒吃早餐……”對一個生活極度規律的人來說,打破規律簡直是不可接受。

  為了音樂沒辦法也就罷了……你還讓我為了歷史打破?

  “我給你買好了!”

  “我還沒鍛煉……”

  “閉嘴!”

  趙興盛拽著谷小白就跑,他覺得自己再不把谷小白拽回去,老師就要把他當早餐吃了!

  來到了會議室,一群老煙槍已經把會議室通風完畢,然后一群紅著眼的歷史學家、考古學家瞪著谷小白。

  鄒老嚴肅認真地問道:“小白,你認真的告訴我,這mv的研究成果,到底是哪里來的?顧問是哪位大家?都參考了哪些文獻?”

  “唔……”其實吧,對這種問題,谷小白已經輕車熟路了,之前寫《燕燕》的時候,就曾經用過了,“其實……我就是做了一個夢。”

  鄒老:“……”

  趙興盛:“……”

  在場的大家:“……”

  終于鄒老拍桌子:“少開玩笑,嚴肅著呢!”

  谷小白無奈,為什么我說真話,就是沒人信!

  看谷小白認真的表情,鄒老皺眉:“難道這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聽興盛說,你有獨特的學習方法,可以在睡夢中學習,你一定是看了無數的史料,所以才會在夢中組合所有的知識……”

  不,我真的只是做了一個夢而已!我真的沒有看什么史料!

  谷小白表示自己真的沒有那么神!

  谷小白道:“趙老師在路上已經跟我說了,你們隨便研究,不用得到我的允許,也不用給我署名,我還有課,再見!”

  說完,谷小白轉身就跑。

  不知道我的課程那么滿啊!還叫我過來,真是的!

  “你給我等等……”鄒老想要叫住谷小白,卻壓根拽不住,谷小白就像是一匹脫韁的照夜一樣,消失在了走道里。

  “唉,多么才華橫溢的孩子啊,為什么就非要去學物理!為什么!”鄒老怒發沖冠!

  我歷史學,就不值得你耽誤一分鐘的時間嗎?

  物理學有什么好!啊,物理學有什么好!

  這一刻,鄒老憤怒的像是一個被始亂終棄的小三。

  如果我有這天賦,我早就……我呸,我怎么可能有!

  旁邊,趙興盛無奈搖頭,谷小白何止是在歷史學上有著恐怖的天賦?

  他在音樂上不也是開了掛一般的強?

  輕輕松松就做到了常人一輩子也不可能企及的高度?

  可他為什么就是要去學物理?

  “一定是物理學給他下了降頭!”不知道誰說了一句,大家都點頭。

  對,肯定是下了降頭!

  呸!鄒老一臉的不爽,虧你們還是教授專家,還降頭,那東西存在嗎嗎?我看是蠱!蠱!

  反正不管怎么著,這孩子一定是魔怔了。

  “一定要把小白,從物理學的魔掌中,解救出來!”

  “對!解救出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