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04章:最強開場

  果不其然,谷小白又拖堂了,這中間的間奏超長,畢竟嚴格來說,這可是整整一首《擊鼓》的時間。

  但是臺下的觀眾們并沒有不耐煩,他們微笑著看著臺上的小蛾子,像是偷到了蜂蜜的狗熊一樣舔著冰淇淋,看著谷小白時不時來個摸頭殺。

  不,還是有人不滿的,臺下很多人在哀嚎著:

  “小蛾子,到叔叔這里來!”

  “叔叔每天給你買很多冰淇淋吃!”

  旁邊負責維護秩序的警察和保安們,轉身怒瞪怪蜀黍們。

  呔,竟然想要拐走我們的小蛾子!太過分了!

  等到小蛾子終于把那冰淇淋舔完了,兩個人終于又抬起頭來。

  進入了最后的一段歌詞。

“蝴蝶依舊狂戀著花你卻錯過我的年華錯過我轉世的臉頰你還愛我嗎  我等你一句話……”

  沒有怒聲,反而像是輕聲細語。

  少男少女對望著,微笑著深情對唱,讓人覺得,似乎整個世界都變得美好了。

  一曲終了,小蛾子站起來,她該走了。

  千年之戀,終究只是舞臺上的幾分鐘時間。

  她抬頭看著谷小白,然后沖上去,吧唧一聲。

  又在谷小白的臉上留下了一個帶著奶油味兒的圈兒,然后轉身就跑。

  臺下大家都嗷嗷嗷的叫了起來。

  過分,太過分了!

  “啊啊啊……別走啊!”

  “來,跟叔叔去吃冰淇淋啊!”

  臺下的怪蜀黍們不死心。

  還有人在哀嚎:“嗚嗚嗚嗚,我的藏紅花和松露的冰淇淋……都進了我自己肚子里去了,嗚嗚嗚……”

  谷小白惆悵的看著小蛾子離開的方向。

  此次一別,又不知道是何時才能一起站在臺上。

  而且也終究不知道,為什么小蛾子會出現在西漢。

  對臺下的觀眾們來說,這一曲《千年之戀》已經結束。

  但是對臺上的谷小白來說,真正的千年之戀才剛剛開始。

  谷小白謝幕,下臺,到了后臺,就看到警察大叔正虎視眈眈的盯著他。

  可不能讓這小子又跑去女廁所!現在很多人正巴不得把谷小白拉下馬呢,如果被人抓到,那可真要完!

  他對江衛使了個眼色:“快,來看住你家老板!”

  江衛笑嘻嘻地湊上前去:“校尉大人,此戰勝出,感想如何?”

  谷小白瞪眼殺!

  谷小白下臺了,臺下安靜了片刻,然后突然又哄鬧了起來。

  不論是參賽歌手,還是觀眾,又或者是評委們,這會兒都有太多的情緒想要宣泄了。

  在谷小白在臺上的時候,雖然是在和小蛾子吵架,但他依然牢牢掌控著節奏。

  或者說,這首歌在掌控著節奏。

  只能被這首歌帶著走,都來不及細細思索。

  但此時此刻,回過頭來,卻覺得無法呼吸。

  強!太強了!

  谷小白X小蛾子的演出,本身就已經是強到小怪獸級別的存在。

  兩個人在一起,不是加法,而是乘法!

  對兩個人來說,別人能拿來炫耀一輩子的事,對他們來說就像是呼吸一樣輕松自然。電腦端::/

  譬如這首歌從始自終就是男女反串,谷小白唱的女聲部分。

  那輕松裕如的高音,已經足以讓華語歌壇里大部分的歌手獻上膝蓋了。

  小蛾子唱男聲部分,爆發力max,讓人想不到那么小小的身軀,怎么爆發出那種能量的!

  更別說到了中間部分,那堪稱怒音教學的“花式吵架”!

  別說普通的歌手了,就連一些大牛級別的歌手,頂多也只擅長其中一個,或者最多兩種怒音方式,而谷小白和小蛾子,四種怒音發聲方式,層層遞進,像是四級火箭,一級級點燃,一級級推進,直到一飛沖天。

  何止一個爽字!

  為什么,就連吵架都能那么好聽!

  這不科學!

  而最出彩的,其實還是后方屏幕上播放的那視頻。

  毫無瑕疵,完美融合。

  這首歌本來是比較虛無縹緲的,畢竟“千年之戀”這種東西,世界上沒有人經歷過。

  但這一段視頻,卻讓它有了故事。

  誰也不知道,谷小白和小蛾子兩個人,到底是經歷了什么,又為什么吵架,但這首歌之后,讓他們覺得,這就是兩個人的故事。

  千年歲月,無數次輪回,蕩氣回腸。

  好多人都打算打聽一下,這MV的制作公司是哪個了!

  我也要讓這家公司幫我拍MV!

  看看那畫面的拍攝、銜接,看看那逼真的光影變幻、瞬間蒼老特效,再看看八百名將士征戰疆場的大場面!

  何止一個震撼!

  這種大場面,國內有幾個人能拍出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指環王!

  和谷小白相熟的人,更是一臉納悶,咦,這孩子啥時候拍的MV,唔……難道是西北旅行的時候?看起來那荒原的畫面,確實像是西北旅行。

  不過這也沒聽到風聲啊……

  很多人都打算事后問問谷小白。

  而普通觀眾如此,對在場的歷史學家們來說,需要研究的東西,就更多了。

  趙興盛已經無心聽講了,他把剛剛的MV拍攝下來,發到了群里,此時已經在群里,和許多歷史學家們討論起來了。

  這MV里面的語言、風土人情、服裝、道具,簡直逼真到不可思議,很多和現在的歷史學研究相悖的東西,在群里已經引發了廣泛的討論。

  但這并不是全部,谷小白在臺上,看起來是唱了一首歌,其實是三首!

  一首千年之戀,穿起來了《靜女》和《擊鼓》兩個千古名篇,訴說了兩段不同的感情,那古音發音,古樸的曲調,瞬間穿越千年。

  特別是少男少女,隔江對望的那首《擊鼓》,少年擊鼓,少女唱歌,八百壯士彈劍而歌,何止一個震撼!

  此時,歌曲已經結束,回憶起來,卻依然覺得滿心熱血……

  戀情之前,國仇家恨,生死別離……

  這哪里是一首歌,這是一個史詩故事啊,拍成一部電影都夠了好嗎?

  這樣的一首歌,只聽一遍怎么夠!

  真的是能聽幾百遍的,內容太豐富了!

  谷小白下臺了,這場“邀請賽”的比賽,才剛剛開始。

  但是對在場的很多人來說,比賽已經結束了。

  孫家高老師這會兒就像是祥林嫂一樣,坐在那里掐自己的大腿:“我真傻,真的,我為什么就非要來參加這次邀請賽呢?”

  為什么明明有easy難度的復出方式,我偏偏要選地獄模式呢?

  現在有賣后悔藥的嗎?我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