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03章:世界上沒有什么是一個冰淇淋解決不了的

  小舌頭怒音,是由小舌頭震動帶來的怒音發聲方式。

  各種怒音,其實都是為了在普通的聲音里,摻入“威脅”、“恐嚇”、“憤怒”的情緒。

  正如動物遇到了危險或者獵物,先是普通咆哮,然后是發出嗚嗚的威脅聲,最后瘋狂咆哮,準備開干!

  現在就是如此。

  臺上的兩個人,由聲帶怒音,到鼻腔怒音,再到小舌頭怒音,三種怒音無縫銜接,情緒一步步遞進。

  簡直像是兩只暴怒的小熊仔,在伸出獠牙!

  而臺下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下意思地縮在了椅子上。

  好強!

  好強好強好強!

  小白也就罷了,本來就那么強!

  可為什么,為什么小蛾子那么小的軀體,也能發出這種聲音!

  谷小白被吼了,眼睛也是溜圓,你會小舌頭怒音,我不會啊!

  “蝴蝶依舊狂戀著花!!!”

  唱到蝴蝶的時候,還是小舌頭怒音,到了“狂”字的時候,已經完全變成了假聲帶震動的高音嘶吼!

  嘶吼!咆哮!

  假聲帶怒音!

  第四種怒音發聲方式!

  也是最強的怒音!

  谷小白聲音里的憤怒,似乎都能化成爆發的火山!

  小蛾子一跺腳:“你卻錯過我的年華!!!!”

  假聲帶,嘶吼!

  臺下的所有人,都是一樣的表情。

  “我去去去去去去去去!!!!!!”

  女聲,極端嗓嘶吼!

  這一刻,哪里還是兩只小熊仔在臺上,這是兩只史前怪獸,兩只哥斯拉!

  所有的生物,在這兩個人面前,都得小心蟄伏,擔心自己會不會被吃掉!

  他們并不知道,其實谷小白的“鼉龍吼”,也是來自小蛾子,小蛾子在河邊對鼉龍怒吼的時候學到的。

  兩只怪獸,在臺上吼來吼去。

  “錯過我轉世的臉頰——”生氣生氣生氣!

  “你還愛我嗎——”我也生氣生氣生氣。

  “我等你一句話——”快道歉!快道歉!快說對不起!

  此時進入間奏,少男少女怒瞪對方。

  聽兩個人的聲音,那根本就是兩個小怪獸。

  看兩個人的樣子,像是兩只氣得圓鼓鼓的河豚……

  這反差,實在是太萌了一些。

  臺下的人,一時間百味雜陳。

  明明就是倆感情弱雞,為啥唱歌這么強?

  明明都是一些小事,有什么說不開的?非要吵架?

  唉,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哎呀,好可愛好可愛,我想戳臉!戳戳戳!

  在他們的背后,畫面一直在變換。

  少年身披戎裝,一路征戰。

  少女白裙黑馬,一路狂奔。

  就在此時,又有另外一個旋律響起,插入了《千年之戀》的旋律之中。

  少女雙手持笛,在馬上吹笛前行,笛子已經褪色斑駁,但卻依然能看到那笛子上的刻痕,與燒焦的尾端。

  千年之后,終究還是這把笛子,陪伴了她一個又一個輪回嗎?

  屏幕之上,鏡頭在拼命拉高,拉高。

  終于,少年和少女出現在同一個畫框里。

  少年征戰之后,飲馬河邊,情緒低落,面容惆悵。

  少女終于奔到了河邊,躍下馬來,狂奔出去,看向了對面。

  千年歲月,無數次的輪回,千萬里的奔波,數不清的鮮血。

  終于近在咫尺,卻被一河相隔。

  少男少女遙望對方。

  是造化弄人,還是命運殘酷?

  這時候,臺下的人們,心中難言的感慨。

  還吵什么架啊。

  快點和好吧!

  若是互相不珍惜,再錯過了千年該怎么辦!

  為什么?為什么要讓這兩個人,已經近在咫尺,卻只能隔河相望?

  怎么辦?怎么辦?

  終于,少女輕輕頓足,雙臂揚起,手中紅綾揮舞,白裙飄揚,載歌載舞。

  千年相隨,卻無緣相擁。

  若是如此,便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飄飄渺渺傳來。

  “擊鼓其鏜,踴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臺下,本來已經稍微有點平復的心情,突然之間,又“哇”一聲叫起來了。

  還有!

  竟然還有!

  又一首詩經!

  《擊鼓》!

  媽蛋,你們放了幾個大招了!

  不就是個邀請賽嗎?我們輸給你了行不行!

  求求你收了神通吧!

  長河對面,少年軍鼓在手,鼓聲逢逢,身邊的士兵們,彈劍而歌,聲音雄壯,悲涼。

  八百壯士,或倚馬而立,或趺坐地面,遙望著大河的對面。

  這一刻,他們看到的又是誰?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長河落日,荒原無際。

  聽著飄渺的女子高歌,聽著那雄渾的士兵合唱,一時之間,諸多思緒,種種哀愁齊齊涌上心頭。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這就是他們的承諾嗎?

  可為什么……為什么這個承諾,卻那么難以實現?

  暮靄涌來,霧氣升騰,就連這片刻的相見,老天似乎都吝于賜予,當少男少女,在大河兩側聲嘶力竭的吶喊時,許多人眼角已經隱現淚光。

  背景畫面上,少年閉上了眼睛,一滴淚水滑落,淚水劃過的瞬間,光影流轉,畫面上的少年,面容又在慢慢變化,直到變成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當少年睜開眼睛時,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他行走在校園之中,像普通的學生一樣,學習,歡笑,吃飯、鍛煉、唱歌……

  只是偶爾會凝望窗外,露出了一絲絲的迷茫。

  直到有一天,少年即將登臺,突然被身后一個聲音叫住了。

  “小白哥哥?”

  少年伸出手去,和少女握在一起。

  剎那間,時光回滾。

  畫面再次回到了千年之前,少年少女在河邊,開心歡笑著。

  或許,最幸福的,就是初見。

  千年,之戀。

  小蛾子抬頭看著那畫面上的一切,淚眼朦朧。

  她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什么,她只是覺得,自己的心好痛,好委屈,好想哭。

  好想找個人的肩膀靠一下。

  看到小蛾子哭了,在舞臺一側的江衛慌忙拎起了一個大箱子。

  該我上場了!

  他蹲身,甩手,“嘩”一聲,那箱子就一路滑動到了谷小白的腳下。

  “Ye!”江衛握拳,哥練的胸肌,果然靠譜!

  校尉大人,快上!

  看到箱子,臺下的人都愣了一下。

  什么情況?

  為什么有一個箱子突然飛上來?

  谷小白打開箱子,箱子里煙霧蒸騰。

  然后他們就看到谷小白從箱子里,拿出來了一個冰淇淋,遞給了小蛾子。

  小蛾子還有點不好意思,向前走了幾步,躊躇著。

  谷小白晃了晃冰淇淋,小蛾子像是一只見到蜂蜜的小母熊一樣向前一跳,一伸手把冰淇淋搶在了手里,開心的舔了起來。

  谷小白就趁機伸出手去,摸了摸小蛾子的小腦袋。

  摸頭殺。

  小蛾子晃了晃腦袋,但是……

  此時冰淇淋旁邊應該有一個屬性標簽:

  冰淇淋:可馴服各種暴怒中的小蛾子。

  啊哈哈哈哈哈哈……

  臺下笑得打跌。

  原來,千年的爭吵,一個冰淇淋就搞定了嗎?

  年輕,真好啊……

  谷平嘆了口氣,對旁邊張學翠道:“老婆……咱家小白長大了……”

  我是不是該給小白準備婚房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