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02章:哎呀,真吵架了

  谷小白的歌聲落下,小蛾子終于反應了過來,她轉回頭來,看向了谷小白。

“歲月在巖石上敲打我又留長了頭發耐心等待海岸線的變化  大雨就要下……”

  大雨傾盆,少女帶著盲人鼓手,躲到了一處破舊茅屋,她解下了斜垂的發髻,及腰的長發瀑布一般落下。

  她歪著腦袋,苦惱的用一只手捋著長發,雨水滴落,在腳邊匯聚成了一灘水汪。

  “風,狠狠的刮……”

  大雨停歇,遮蔽世界的雨簾消失,眼前,一片竹林在風中搖晃,片片綠葉青翠欲滴。

  少女驚喜萬分,沖進了竹林。

  “誰……在害怕!”

  小蛾子的最后一個怕字,聲裂突然變大,怒音!

  畫面一轉,變成了少年站在某處,凝望遠方。

  而舞臺上,谷小白也猛然轉過頭來,看向了小蛾子。

  你竟然還嫌我害怕!

  我能不害怕嗎?

  跋涉十多天,數百里,就是為了幾根竹子?我怎么能不害怕!

  谷小白內心的憤怒,又被勾了起來。

  在那春秋之年,若是遇到了什么意外,我該怎么辦?誰能幫你?

  他的聲音,明顯帶上了一點點的怒氣:

“海風一直眷戀著沙你卻錯過我的年華錯過我新長的枝丫  和我的白發……”

  背后畫面上,少女抱著幾根竹子沖了過來,獻寶一樣,向少年炫耀著。

  少年開心的接了過來,聽著少女開心的嘰嘰呱呱說著,慢慢皺起了眉頭,然后大聲呵斥了起來。

  少女爭辯了幾句,生氣地把手中的竹子向地上一丟,轉身就跑。

  少年追了幾步,又站住了。

  他的腳下,竹子亂滾,每一節都曾經擦得干干凈凈,現在卻沾上了塵土。

  他撿起一根,凝望遠方。

  臺下,大家看的心都有點糾結了。

  那么美好純粹的感情,為什么就不珍惜?為什么要吵架?

  光影流轉,凝望著遠方的少年,面容在慢慢變化。

  從少年,到青年,再到中年。

  皺紋慢慢爬上了他的額頭,他的額角依稀有了白發,凝望著遠方的眼神,也慢慢有了些滄桑,甚至眉毛都有了一根白色的。

  他眨了眨眼睛,白色的眉毛抖動著,讓人揪心的痛。

  這世界上,有一些人,一旦錯過了,是不是就再也沒有辦法挽回了?

  小蛾子沒有看畫面,她在盯著谷小白。

  怪我咯?怪我咯?哼,為什么要怪我!我只是想要送你一個禮物!哼,壞小白哥哥!壞人!

  她的聲裂也變大,怒聲:

“蝴蝶依舊狂戀著花你卻錯過我的年華錯過我轉世的臉頰你還愛我嗎  我等你一句話……”

  臺下,大家都瞪大眼,這是……吵起來了?

  真的吵起來了?

  在臺上吵起來了?

  是的,少男少女真的在臺上吵起來了。

  光影繼續流轉,白發皺紋漸漸再次散去,那面容在慢慢變化,棱角變得更銳利,皮膚也越來越有光澤,越來越像谷小白了。

  眨眼之間,就變成了一名意氣風發的少年。

  白馬少年,金鞍輕裘,華貴無比。

  原來……輪回轉世了嗎?

  難道,之前的那一切,就那么收場了?

  為什么不解釋?為什么不追回來?為什么?

  舞臺上,谷小白盯著小蛾子,內心其實滿是委屈。

  別看谷小白比小蛾子大了兩三歲,但是他也是個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小小少年。

  而且,男孩子往往這方面,比女孩子還晚熟一些。

  谷小白覺得自己委屈的想哭。

  你壓根就不知道我到底經歷了什么,你當然不知道我為什么擔心!

“一生行走望斷天崖最遠不過是晚霞而你今生又在哪戶人家  欲語淚先下”

  白馬輕裘的少年,策馬狂奔,畫面漸漸變化,金鞍輕裘變成了一身戎裝,甲胄加身,手持長戟,血戰疆場。

  八百鐵騎,追隨他的身后。

  此時視野突然變成了俯瞰視角。

  八百鐵騎宛若一把利刃,將荒蕪的灰綠荒原切開,少年揮舞著長戟,沖殺在人群之中,刀光劍影,血染征袍。

  當戰爭結束,少年勒馬駐足,凝望遠方。

  一輪斜陽掛在天空,晚霞如燃燒的巖漿,灼的人心痛。

  此時此刻,他想到了什么?

“沙灘上消失的浪花讓我慢慢想起家曾經許下的永遠又在哪  總是放不下”

  畫面又變,一捧海水,在纖纖手掌之中慢慢漏下,映照出小蛾子的臉。

  此時的小蛾子,也已經長大了幾分。

  她抬起頭,看向了眼前澎湃的大海,猛然轉身,躍上了一匹黑馬。

  白裙黑馬,向遠方狂奔而去。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臺上,谷小白和小蛾子對望著對方。

  都覺得自己委屈,都覺得自己沒錯,都覺得對方太過分了。

  吵架!我要吵架!

“啊,輪回的記憶在風化  我將它牢牢記下!!!!”

  又是怒音!

  極具力量感和爆發力的聲音,像是一波大潮,撲面而來。

  臺下,許多實力派的歌手,眼睛猛然瞪大!

  等等,這個怒音,好像聲裂變得更大了!

  好生氣好生氣好生氣的怒音!

  人表達憤怒的方式,其實有很多種,不論哪種表達方式,傳達的都是一樣的情緒。

  怒音也是如此。

  剛才的時候,谷小白和小蛾子的怒音,其實只是氣流加大、聲帶邊緣震動帶來的,這種聲音有點像是嗓子壞了,發出的沙啞聲音,像是生氣咆哮,嗓子都喊啞了。

  這種怒音,或許應該叫做聲帶怒音,其實是一種練不好非常容易擠卡,毀嗓子的發音方式。

  谷小白怒瞪小蛾子,你還對我生氣?對我生氣?

  我還很生氣呢!

  氣死我了!

  “海風一直眷戀著沙!”

  怒音!近乎咆哮的怒音,依然是聲帶怒音!

  “你卻錯過我的年華!”

  小蛾子還擊,咆哮啊,來啊,吼啊!

  “錯過我新長的枝丫!!!”

  谷小白唱到枝丫的時候,牙關緊咬,依然是怒音,但是發聲方式變了,鼻腔共鳴!

  這是鼻腔式怒音!

  就像是人類生氣的時候,或者動物遇到危險時,發出“嗚嗚”聲一樣,的發聲方式。

  通常,這是氣得哇哇大叫,要亂摔亂打,拼命爆發的前兆。

  “和我的白發啊啊啊!!!”

  小蛾子眼睛瞪的溜圓,前半句都是鼻腔怒音,估計有一半的聲音,都是從鼻腔里發出來的。

  當“白發”的開口音出來時,鼻腔怒音轉成了小舌頭怒音,簡直就像是咆哮的怒潮,2012的滅世洪水!

  這只小母熊,也要暴怒了!

  第三種怒音發聲方式!

  小舌頭怒音!

  臺下:“……”

  老婆,快來看上帝吵架!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這真的是人類吵架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