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86章:我的鼓會說話,我的吉他是琵琶

  打擊樂,大概是這世界上最古老,也最根源的音樂。

  兩只拳頭,敲擊胸口,就可以威懾敵人。

  兩只鼓槌,上下擂動,就可以鼓舞三軍。

  兩只腳跟,踏動地面,就可以讓人跟著搖擺。

  而從聲學的角度上來說,音樂的構成有樂音和噪音之分。

  樂音就是周期性的震動,能量的持續輸入或者慢速衰減,造成周期性的正弦波,或者正弦波和自己諧波的疊加組成的周期性波,譬如琴弦震動、吹管樂的持續輸入導致的震動,都是樂音。

  這種樂音,可以讓人耳產生非常清晰明確的音高感,能清晰定位它的音高,可以構成旋律。

  但是,大部分打擊樂嚴格來說是“噪音”,它的波動并非周期性的,而是以極快的速度衰減。

  譬如鑼、鼓。

  “咣”

  “咚——”

  因為缺少足夠的時域信息,它的音高感相對來說并不明顯,當然,依然有音高。

  但這種聲音,在人耳聽來,會比較嘈雜。

  所以它是噪音。

  當然,人耳對“樂音”和“噪音”的區分,并不嚴格,而且即便是“噪音”也可以用某種方式,來連續輸出,以產生連綿的周期性樂音。

  就像是古箏里的搖指或者琵琶里的輪指。

  又或者……鼓的滾奏。

  集點成線,化噪為樂。

  這就是打擊樂真正的由來。

  一聲鼓聲刺耳難聽,當它快起來時……

  一切都變了。

  四分音符的時候,打擊樂就像是個沒人要的窮孩子在路邊瞎哼哼。

  八分音符的時候,打擊樂就有點像是喊麥,可以騙點打賞了。

  十六分音符的時候,打擊樂可以當hiphop的beat,到了三十二分音符甚至六十四分音符的時候……

  見證奇跡誕生的時刻到了。

  你發現你的鼓,它的表現力,已經不弱于任何一種旋律樂器。

  而當你的手又快,時值又準到可怕的時候……

  大概就是現在這樣了。

  “那是小白老師?”當谷小白的滾奏響起時,黑熊精像是看到了奧特曼變身一樣,眼珠子都凸出來了。

  滾奏大概是最快的打擊樂演奏方式。

  將鼓棒甩下,然后借用鼓面的力量彈起,再用手指的力量繼續下壓,敲一下的時間,其實可以彈跳起來好幾次。

  而此時,黑熊精鼓手,豎著耳朵仔細分辨著監聽音箱傳出來的聲音,想要聽清楚谷小白每一次滾奏,是彈起了幾次。

  四次?不對……五次!

  谷小白以十六分音符滾奏,每一次鼓棒敲下,都會再彈起五次,響六聲,絕對專業級鼓手的實力!

  黑熊精鼓手有點受打擊……

  怎么會,小白老師怎么打鼓都比我好!

  我十年苦(摸)練(魚)的苦功,都練到狗身上去了嗎?

  而且谷小白每一聲的時值都精準的可怕,像是在谷小白的體內,有一個精準到極點的節拍器似的。

  黑熊精很想知道,谷小白這種基本功是怎么練出來的。

  怎么可能有人,連這么微小的肌肉都能控制得了,都能形成肌肉記憶的!

  這種演奏方式,給人的感覺特別奇怪。

  明明是兩根鼓棒交替敲下,發出來的聲音,卻是敲擊次數的六倍。一個人,兩只手,兩個鼓棒,卻像是暴雨落在荷葉田,像是迎親的隊伍千萬個人的腳步聲,像是幾萬掛鞭炮同時在遠方鳴響。

  熱鬧的氣氛,一下子就起來了。

  滾奏了兩個小節,谷小白“啪咚”一聲,收聲。

  然后旁邊,付函的吉他聲起。

  付函也是一個多才多藝的音樂人,會各種樂器,但他最喜歡的還是吉他。

  在谷小白的低音鼉鼓滾奏結束之后,他抱著吉他,微微一笑,監聽音箱里,就聽到“錚錚”幾聲,傳了出來。

  “哎?”外面,付文耀聽著監聽音箱里傳來的聲音,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不對!這不是吉他的聲兒啊這是琵琶吧!

  這一瞬間,付文耀有一種錯亂的感覺。

  他整個人趴到玻璃窗上去了。

  哥你是不是拿錯樂器了?

  哥,請你把那個琵琶豎起來!琵琶是豎著彈的!

  不對……哥請你放開那個吉他,那不是吉他的聲音!

  哥,如果你實在是買不起琵琶,我可以去給你買一把,請把你的那把限量版吉他送給我!

  但是不論他在外面怎么哀嚎,整個人都要貼到玻璃窗上,里面的付函兀自不覺,“錚錚錚”的琵琶聲之后,兀自響個不停,而且他不但是主旋律,還把和弦、裝飾音,都加了進去。

  這把吉他,它不但偽裝了琵琶,還把整個樂隊的活兒都干了。

  簡直讓人不敢相信,這是一把只有六根弦的吉他,所能發出來的聲音。

  指彈!

  而且是出神入化的指彈技術。

  不,出神入化的指彈技術,加上出神入化的音色控制技術!

  改變彈奏位置,抑制不需要的泛音,改變音色,讓吉他發出琵琶那種更具刺激意味的音色,彈到興之所至,付函左手向下一擼,“滋兒”一聲,像是電吉他的聲音響了起來。

  下一秒,付函手指松開,如水的吉他聲,響起。

  主旋律、和弦、節奏、加花,打板!

  連谷小白這個鼓手的活都搶了。

  眾所周知,吉他嘛,是打擊樂器!

  此時的付函,一個人,就是一支樂隊!

  “我去,我哥竟然這么厲害!”付文耀看著付函的指彈技巧。

  彈著主旋律,付函對著谷小白微微一笑。

  有點挑釁的意味。

  看看,函哥我的吉他彈得不錯吧。

  “唔……”谷小白眼皮垂下,看向了眼前的幾面鼓。

  曲庫系統,啟動,亥姆霍茲方程,運算!

  剎那間,谷小白的腦海之中,出現了數面大小不同的鼓面,每一個鼓面都在不停震動著。

  他的大腦在以驚人的速度運轉,將每一個鼓面震動出來的復雜波形,都顯現了出來。

  和弦震動的正弦波比起來,鼓面震動復雜了一個數量級,它的波形就像是萬花筒!

  谷小白的鼓棒,在鼓面上時刻調整著位置,抑制波形,改變音色,在連綿的滾奏之下,形成了具有音高,甚至語調的連音。

  外面,黑熊精一把將付文耀從窗戶上拽下來,把自己的大臉貼了上去。

  “不是吧,是我的錯覺嗎?我怎么覺得小白老師的鼓會說話?”

  “唉誒嗚哦乎而……”黑熊精仔細聽著。

  等等,這不是在說話,這是在唱歌!

  這是《著》的歌詞!

  這是鼓?

  這是鼓手能干出來的事?

  摔!這也太玄幻了吧!

  那一瞬間,在外面聽著的黑熊精鼓手和付文耀,突然有一種……

  老婆,快出來看上帝的感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