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82章:谷小黑要見義勇為(限免了~還在養的快開宰)

  付中梁其實只是打打嘴炮,順便再發泄一下自己內心的憤慨。

  現在的七零八零的父母們,發個神經,抖個激靈什么的,其實很正常。

  但他沒想到,到了晚上,付文耀發了個鏈接過來:“爸,怎么辦,你火了!”

  付中梁點開了鏈接,就看到上面鋪天蓋地的彈幕,連他的臉都快看不到了。

  “大叔說得真好!”

  “付總牛叉!太牛叉了!”

  “為德寧集團打call!”

  “是啊,這就是一首戰歌啊!我們的戰歌!”

  “大叔真是谷小白的知己!”

  “原來這首歌還能這樣理解。”

  看著那鋪天蓋地的贊譽聲,付中梁哭笑不得,隨手回了自己兒子一條信息:“你看看我都火了,你還沒火!”

  暴擊!

  付文耀轉臉就去找自己大伯求證去了。

  “大伯,請你誠實的告訴我,我到底是不是親生的!這世界上哪有這樣的親爸!”

  “小耀啊,事到如此,大伯也不能瞞你了,有一天我和你爸一起去打籃球,打完籃球突然聽到路邊有孩子的哭聲,過去一看,哎呦一個小丑猴子躺在垃圾箱里,沒辦法,我們就把你撿回來了……”

  付文耀:“……”

  呸,這個大伯一定也不是親生的!

  網絡上,付中梁解(嘴)讀(炮)谷小白《少年行不行》的視頻,火爆的一塌糊涂,但是一個叫做“谷小白黑料集中營”的群里,卻一片罵聲。

  “呸,還能這樣強行解讀?”

  “這也太牽強了吧!強行上綱上線,覺得別人不敢反駁咋滴?”

  “呸,一個資本家,裝什么大尾巴狼!”

  群名片叫“小手冰冰熱”的史全力,此時憤怒得差點把自己的手機都摔了。

  史全力從小就是一個正義感特別強的人,即便是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也無法阻止他做正確的事。

  小學的時候,他就特別憎恨有錢吃冰棍卻不肯借錢給他打游戲的富豪同學,整天蹲在學校門口堵人家,終于有一次用磚頭把人家的腦門打破了,進了手術室,成功為民除害,就算為此被自家老爹把屁股打爛也依然倔強。

  到了初中的時候,他認為一名轉學生的新自行車實在是太過花哨招搖,傷害了所有窮苦兄弟的感情,偷偷用圓規扎了人家好幾次的車胎,結果被幾個人堵住揍了一頓。

  高中時,上鋪的同學明明學習很好,卻不肯幫他做作業也不肯給他抄,他一邊憤慨著“寢室的學習都那么差,你憑什么學習那么好”,考試的時候在水里放瀉藥,結果讓同寢四個人都進了醫院,成功被學校開除。

  即便如此,史全力的正義感依然爆棚,他出門去打工的時候,因為門口的保安整天給自己上司送東西而不給自己義憤填膺,匿名舉報幾次無果之后,直接砸了保安室的窗戶,結果被監控拍到,才發現保安其實是上司的老丈人。果不其然,他被開除了。

  租住的小區里大門壞了,有錢的鄰居不肯掏錢修理一定要大家平攤,憤而劃花了他幾十萬的寶馬進了拘留所……

  史全力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見義勇為,一次又一次地付出代價,然后繼續見義勇為。

  做好事就是要付出代價。

  我不付出誰付出?我不犧牲誰犧牲?

  我只是為了這個世界過得更好。

  史全力真心真意這樣覺得。

  而且,他覺得自己變得越來越偉大了。

  隨著他被趕出了自己租住的小區,被辭退,找到了一個工作又被辭退,再被辭退,他心中的正義感越來越強烈。

  他越來越看不順眼社會上的那些厲害人物,覺得他們整天秀優越,自己過的那么瀟灑,什么都有,卻從不曾關注過別人的生死,不在乎窮人的生活。

  憑什么?

  你們憑什么過的那么好?

  特別是最近谷小白火起來,讓史全力恨的咬牙切齒。

  16歲,上高中就好了,上什么大學!

  上學好就夠了,憑什么唱歌也那么好!

  長的那么帥,是不是要把所有的姑娘勾搭走?別的男同胞怎么辦?

  你這么優秀,讓別人怎么活!

  不行,我必須做點什么!不然這個世界上的資源,不都讓你們這種人占去了?

  在這個群里,“小手冰冰熱”還是很有號召力的,因為大家經常一起黑人,一起干一些為民除害的事,而曾經為了為民除害,進了好幾次拘留所的小手冰冰熱,是群里的頭面人物。

  “晚上跟我去堵谷小白的舉手!”小手冰冰熱發起了號召。

  他們之前就商量好了,要去堵谷小白,向他身上砸狗屎。

  這么一說,大家都萎了。

  “不去了把,熱哥,你看東原大學都說了,要起訴的……”

  “起訴算什么?他們吹牛!”

  “我看他們說的蠻認真的……”

  “認真又咋了?難道害怕就不做了?”

  “就知道你們都是弱雞……你們不做,我去做!”

  小手冰冰熱在群里,把其他人懟得啞口無言,不知道說什么好。

  史全力非常喜歡這種感覺,只有這種時候,他才覺得自己是一個重要人物。

  就在此時,一個提示彈出:“谷小黑加入了群聊”。

  谷小黑:“我聽說這里是谷小白黑子的集中營?太好了,我終于找到組織了。”

  “你是谷小白的黑子?”史全力總覺得這個名字有點奇怪。

  “當然,你看我的名字不就知道了嗎?”

  谷小黑,當然是谷小白的黑子了!

  “你為什么討厭谷小白?”群主出來開始政審。

  “谷小白他欺負我,欺騙我,毒打我,關我禁閉,我和谷小白不共戴天!”

  大家:“……”

  聽起來似乎是一個非常可悲的故事啊。

  谷小黑:“對了,你們在討論什么?我是不是錯過了什么?”

  聽完史全力的偉大計劃,谷小黑道:“這么好的事?我去啊,一起!”

  “你要一起去?你現在在哪里?”

  “我在東城啊,就在東原大學附近,晚上約啊,在哪里見面?”

  和谷小黑互換了手機號碼,約好了時間,史全力就回去準備了。

  晚上,他捏著一個礦泉水瓶,拎著一個垃圾袋,出現在了東原大學附近。

  9月初,天已經慢慢便短了,晚上八點左右,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史全力在約定的地點等了一會兒,也沒有見到谷小黑出現。

  難道這家伙退縮了?史全力剛打算拿出手機打電話,就聽到手機響了起來。

  接起來電話,電話里先傳來了一陣柔和的音樂聲,史全力恍惚了一下子,然后問道:“谷小黑,你在哪?”

  “在你背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