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68章:朱啟南的上上簽

  八月的最后一周,沒有明星出軌,也沒有小鮮肉結婚,網絡上最大的消息,就是谷小白的西部大學巡演,以及隨之而來的,大樹粉絲和陳宇杰粉絲的撕逼。

  谷小白每到一個新學校,就會引起一波熱潮。在西北部就像是有一個澎湃的發動機一樣,一波波地泵到全網絡。

  而東原大學里,聲學所的博士生學長朱啟南,正站在一個抽簽箱之前,聽著現場的工作人員宣布規則。

  對每一屆的東原大學的學生們來說,他們開學的第一件事,不是開學典禮,不是軍訓……

  而是校歌賽的第一場決賽!

  因為校歌賽的第一場決賽,是放在正式開學的前一天晚上。

  這一天晚上,新生們剛剛發下來軍訓服,還在準備軍訓;老生們剛剛回到學校,正一邊和室友吹牛,一邊想要去看看有什么漂亮的小學妹。

  正是一個繁忙的學期開始之前,最后一天的閑暇,再不浪一把,更待何時?

  所以很多人都愿意來比賽現場看比賽。

  校歌賽的比賽,其實競技為輔,表現為主,主要是為了讓學生們展現自己的精神風貌,決賽不是淘汰賽,而是積分賽,不會一場定勝負。

  整個賽制非常豐富,有原創比賽、翻唱比賽、合作賽、邀請賽、導師助力賽……

  各種花樣,非常有意思。

  這對學生們來說,不但是一次比賽,而且是真的實打實的,能學到東西的過程。

  而這決賽第一場比賽,也很有意思,叫“前輩指導賽”。

  是上一屆的16名入圍決賽的選手/組合,抽簽和這一屆新入圍的16名選手/組合兩兩對決,讓剛剛殺進入16強的小兄弟們,感受一下前輩春風一般的溫暖。

  以及……

  實力上的碾壓。

  東原大學的校歌賽,其實就像是一個選修課。

  而且東原大學是本科、碩士、博士人數幾乎對等的,也就是說,東原大學,其實它有10年級……基本上就是從幼兒園到初三的差距。

  你剛剛選修了一年“校歌賽課程”的人,和那些可能已經上了十年“校歌賽課程”的人,比起來……有時候真的是弱的不夠看。

  當然,因為是每年只保留16強進入下一輪,所以在其他人都要重新廝殺進入決賽,這些人里面很多也是之前意外落榜掉落前16強的,實力也是有的。

  但是每一次的“前輩指導賽”,大部分情況下真的是指導賽,只有四分之一能夠以下犯上。

  當然,今年有點不一樣。

  抽簽現場,大家情不自禁嘀咕著:

  “16分之一的幾率抽到小白啊……”

  “不知道誰會那么倒霉抽到谷小白。”

  “總會遇到小白的,這是積分賽,又不是淘汰賽,早晚遇到都一樣吧。”

  “那能一樣嗎?我還是希望晚點遇到小白,畢竟我的大招,要留著放在最后才用,早泄底了,后面就不好得分了。”

  對谷小白的實力,大家是沒有什么疑問的,而且比賽總要循序漸進,他們做了一年的準備憋到現在,一次性拿出來太多東西,后面就沒有新鮮感了。

  就跟周董似的,前幾張專輯干貨太多,后面不都顯得平庸了?

  期待感就是這么被拉起來的。

  而且期待感一旦被拉起來,就放不下去了。

  朱啟南一邊聽著大家的聊天,一邊在心中嘀咕:“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然后就看到前面的人一個個抽簽:“我15號,15號是誰?”

  “不知道,反正不是小白。”

  “13號呢?呼,還好還好。”

  “7號,我的對手是……非白即黑樂隊?”

  “哈哈哈哈哈,中了一個上簽,這幾個最近可不得了!”

  在谷小白西北巡行的時候,終于練出來鼉龍吼的付文耀,已經在云村音樂上火起來了。

  他們之前的音樂全部重新錄制了一遍,經過了“鼉龍吼”極端嗓加持的“非白即黑”樂隊,簡直像是撿到了九陰真經一樣,實力突飛猛進。

  而現在恰好處在“大樹”銷聲匿跡的空窗期,許多因為大樹喜歡上了這種表現形式的聽眾,發現了這個寶藏樂隊,立刻就粉起來了。

  在這種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非白即黑樂隊在云村音樂上的排名,可以說是一飛沖天,在種子通道已經直接排名前三了,而且后勁幾乎無法阻擋。

  所以,非白即黑樂隊是“上簽”,抽到了就自求多福吧。

  當然了,有“上簽”就還有“上上簽”,“上上簽”肯定是小白了。

  朱啟南排在第七個,他走到抽簽箱前,深吸一口氣,伸手進去。

  別是9號,別是9號,別是9號!

  心中祈禱著,朱啟南抓住了一張紙條,慢慢縮回。

  展開看了一眼。

  彎彎的……

  6號?

  不像……

  不是吧,難道真的中了上上簽?

  媽蛋,真的是9號!

  朱啟南VS谷小白!

  “我去,不是吧!”

  “哈哈哈哈哈,本季幸運觀眾已經誕生!”

  “來人,給南哥頒獎!”

  “南哥你放心的去吧,我會照顧好嫂子的。”

  現場頓時成為了歡樂的海洋。

  當然歡樂了!

  倒霉的不是自己。

  朱啟南心里,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我怎么這么好運啊……難道是我之前說過要拉小白下馬,這就真給了我一個下馬威?

  工作人員也在憋笑,半天才道:“好了,請繼續抽簽,不要笑了,不要笑!”

  等所有人都抽完簽,工作人員道:“經過評委老師和導師們的共同商議,這次的‘前輩指導賽’賽制是這樣的。”

  “評委老師們從各大音樂榜單里,找到了100首去年以來最火的歌,在場的各位可以從歌單里任選一首歌,然后由前輩和后輩同時進行翻唱或者改編,也就是說,就算是抽到了上上簽的某些‘幸運’同學……”

  幸運同學朱啟南表示自己一點也不想聽到幸運兩個字。

  “也可以趁這個機會,盡最大可能發揮自己的優勢,說不定可以創造奇跡哦!好了,請1號來選歌。”

  “嘩嘩嘩嘩嘩!”大家鼓掌,然后1號主動放棄了自己的機會,道:“我建議大家都向后一下,讓南哥先選!”

  “對對對,讓南哥先選!”

  “這個時候,要發揚尊老愛幼的精神。”

  “南哥,請上臺選歌!”

  “請南哥上路!”

  朱啟南上臺,搭眼一看,就哭笑不得。

  排名前列的最火的歌,入眼一看全是谷小白的歌!

  原創的《燕燕》、《著》,翻唱的《天涯歌女》、《駿馬謠》、《流浪記》、《左手指月》……

  連好幾首校歌都上百名榜了,可見谷小白的恐怖。

  你這讓我怎么選嘛!

  等等……我可以選這首!

  如果說真的要揚長避短的話,這肯定是谷小白最不擅長的了,因為這首歌,完全是谷小白的反面!

  “我選……這首。”朱啟南確定了。

  “這首?”大家面面相覷。

  “南哥,陰險!”

  “好,無毒不丈夫,我喜歡!”

  “有趣了,這下子有趣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