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63章:又來碰瓷谷小白

  陳宇杰被《蒙面》拒絕了,特別干脆。

  “抱歉,本季所有的選手都已經排滿了,您看下季的時候我們再合作好嗎?”

  下季?這一竿子支的可夠遠的啊!

  可不這么做怎么辦?

  現在的大樹,可是《蒙面》收視率的保障,而且網絡上許多人都直言不諱的說,現在在看《蒙面》,就是希望能再看到大樹二號,或者兩棵大樹同時登臺,組成樹林組合。

  以陳宇杰的實力,能在8進4的時候勝出就不錯了,為了一個可能只能唱一首歌的人,得罪現在的臺柱子?

  這個是想也不用想。

  不過陳宇杰并不是輕言放棄的人,或者說,他現在已經到了最重要的時候,他背后的金主不打算在這個時候放棄他。

  在被《蒙面》拒絕之后,他們立刻啟用了planB。

  第二天,網絡上頓時出現了鋪天蓋地的新聞。

  “陳宇杰宣布即將召開萬人演唱會!”

  “陳宇杰,從直播平臺走來的草根歌手,終于站在了萬人大舞臺上!”

  “陳宇杰萬人演唱會開啟預售,預售當天就被擠爆!”

  網絡上有一部分是這樣的正常的造勢新聞。

  但還有一些自媒體的新聞,是這樣的。

  “他們曾經同時登上《歌王之戰》,但現在一個開啟萬人演唱會,一個卻只能在天臺上唱歌。”

  “他在《歌王之戰》上遺憾落敗,時隔一個多月,卻華麗打臉。”

  “曾經被看不起,他說:我的演唱會票已經賣光了,看不起我的那些人呢?”

  “當他登上萬人舞臺時,他的對手卻只能在講臺上唱歌。”

  當這些新聞出現的時候,谷小白的粉絲都炸了。

  媽蛋,又來碰瓷我們小白!

  有完沒完!

  谷小白的粉絲們,真的是氣也氣炸了。

  特別是蘭大曾經聽過谷小白天臺演出,又或者在谷小白的教室里聽過谷小白的新歌的人,此時此刻都快被惡心死了。

  過分,太過分了!

  顛倒黑白,避重就輕也沒見過這樣的啊。

  還能這樣比的?

  你來我們蘭大的天臺上唱一天,你看看有個人理你嗎?

  你想要去中學里講課支教,人家倒是要你啊!

  暴脾氣的老哥們,立刻就直接撕回去了。

  可這正是陳宇杰和他的粉絲們想要的,碰瓷每一個熱度高的人,瘋狂制造話題。

  這不,話題又有了。

  同一時間,在山中縣一中,操場上,座無虛席。

  巨大的舞臺已經搭建了起來,舞臺上燈光閃爍。

  幾十個班級排成了一個個的方陣,和涇渭分明的學生陣營比起來,前面還有一排排的各種社會人士,略顯雜亂。

  在前方,還掛著一條橫幅,上書“西北歷史學會歷史音樂專場匯報會進校園”。

  這也是無奈之舉了,正所謂“山不近我,我近山”。

  既然谷小白請不去,那他們也就只能來湊谷小白的場子了。

  這不,本來只是谷小白和306的一場演出,一下子就變成了大場子了。

  一下子加了二十多個節目。

  西北歷史學會的級別、影響力,在西北地區還是響當當的,雖然臨時起意,但是臨時湊出來的這個演出,一點也不顯寒酸。

  而且也不只是谷小白的演出,現在地域上劃分的西北地區,其實包括了古都長安,從秦朝開始,很長時間都是政治與經濟中心,地下隨便挖一挖,就是滿地的珍寶,西北歷史學會當然也不是吃干飯的,他們能拿的出手的成就也很多,這次出場的就有鐘磬禮樂、漢代歌舞、唐朝樂舞等等十多個音樂史研究相關的節目。

  這些節目編排、演出的要么是商演團隊、要么是學校藝術團體,在節目編排的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接受過歷史學會的指導,歷史學會的面子還是要賣的。很多本來有了其他的商演活動,不想來參演的團隊,在聽說是要和谷小白同臺演出之后,很多也推了其他的商演,直接跑來了。

  沒辦法,和谷小白同臺演出,這對一些商演團隊來說,也是一種誘惑,畢竟有谷小白就有曝光量。

  而且,日后再出去商演的話,說一句“我們和谷小白同臺演出”過,也算是提升逼格,甚至可以提高出場費的。

  此時此刻,舞臺上正在表演的,就是漢代歌舞,幾名女子穿著改良過后的漢服舞服,步不盈尺,卻腳下生風,長袖舞動,若行云流水。

  中國自古就有“長袖善舞”的說法,而據說趙飛燕可以作掌上之舞,可見漢舞之輕盈柔美,舞臺上的女子似乎便是如此,臺下的人看得屏息靜氣,似乎生怕多呼一口氣,就能把人給吹走了似的。

  等到一曲終了,舞臺下掌聲雷動。

  前面,幾名歷史學會的老人轉過頭去看著臺下鼓掌吶喊學子們,欣慰的笑了。

  許多年來,隨著各種文化的入侵,以及各種傳承的斷代,現代的孩子們早就已經忘記了,其實漢族也是一個能歌善舞的民族。

  而那些古代的歌舞,想要重新復活甚至傳承下去,就不能故步自封,必須改良!改良!改良!

  不適應現代的審美,就只會被無情拋棄,不因為你曾經有過輝煌的歷史,又或者有過尊貴的地位,就會被網開一面。

  不會。

  中國的音樂史上,有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就是某種輝煌的藝術,會在鼎盛時期瞬間斷絕的大斷代。

  而且這樣的大斷代,還有足足三次之多。

  第一次是先秦時期的鐘磬音樂到了漢代幾乎瞬息斷絕;而后的宋詞、元曲,也幾乎是在最鼎盛時期,戛然而止。

  自古以來,中國人似乎就對舊的音樂,棄如敝履,一旦放棄,就再不回頭。

  而這些故紙堆里扒出來的東西,想要再次贏的現代人的喜愛,哪里有那么簡單?

  這個時代,它們要和全世界的各種藝術相競爭!

  若它要固執地保持原貌,憑什么能和已經高度發達、高度融合的各種音樂競爭?

  正在臺下的歷史學家們一邊感慨,一邊欣慰時,主持人上臺報幕:

  “下面請大家欣賞古樂器配器版《駿馬謠》,演唱者谷小白,演奏者谷小白、秦川、東原大學民樂團等……”

  這是一次頗為嚴肅的演出,主持人上臺真的只是報幕而已。

  舞臺之下,觀眾們齊聲歡呼。

  小白終于上場了!

  聽著那瞬間又響了一個數量級的歡呼,以及瞬間舉起來的無數手機,坐在前排的眾人,第一次真正現場感受到了,谷小白的影響力。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