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52章:您的打手正在派送中

  第二天一早,306幾個人,在蘭大學子的夾道歡送之下,離開了蘭大。

  他們要自駕接近三百公里,前往西城山中縣。

  校長其實挺擔心的,他本來打算派人送一下,昨天晚上他也接到了東原大學校長的電話,叮囑他照顧好幾個孩子。

  這幾個可是東原大學的心頭肉。

  就算是沒有這電話,畢竟幾個孩子是在他的地盤上,他也不能坐視不理。

  不過谷小白幾個人婉拒了。

  知道周先庭已經安全自駕數千公里,又叮囑了江衛好幾句,他這才揮手放行。

  蘭大的學子們對幾個人依依不舍,唱完校歌,大家對谷小白的感情特別親切,就像是自己的同學似的。

  這一刻,谷小白真的是屬于蘭大的。

  “小白,回程的時候,記得來蘭大!”

  “蘭大永遠歡迎你!”

  “我們食堂也永遠歡迎你!”

  “一路順風!”

  車駛出了蘭大的校門,身后隱約傳來了校歌的聲音,幾個人對望一眼,心潮澎湃。

  這次的西北之行,對他們自己來說,也是一種寶貴的經歷。

  兩個多小時之后,他們剛剛進入西城城區,就看到路邊竟然有人扯著橫幅。

  “小白,西城歡迎你!”

  “306賣唱團!西城大學喊你們來吃食堂!”

  “小白,請來西城農業大學,我們的食堂是最好吃的!”

  看到306的這輛車駛過來,路邊的人群發出了歡呼聲。

  這一刻,谷小白他們真的很想停下來唱首歌再走。

  不過他們現在真的很趕行程,畢竟和小蘇師兄約好了,其實昨天就應該到了的,這都已經耽擱了一天了。

  他們搖下車窗,對外面揮手,道:“謝謝!我們趕行程,先去山中縣!”

  “我們會在西城呆一周,有機會的!”

  “快回去吧,外面那么熱!”

  得到了他們的回應,路邊的人都歡呼起來,揮手送行。

  這一刻,谷小白他們感覺,自己不像是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卻像是回家一樣開心。

  周先庭感覺更感慨啊,他已經在西北自駕游了兩周了,都沒見到這么熱情的。

  果然小白的人生就是easy模式嘛!羨慕嫉妒恨!

  從西城到山中縣,還有三十多公里。

  這一段道路上,更是出現了許多的粉絲們,在路邊扯著橫幅和歡迎標語。

  這讓306的幾個人速度一再放慢。

  山中縣一中,小蘇師兄又夾著課本進了教室。

  看到下面大家期盼的眼神,小蘇師兄道:“放心吧,今天肯定到!”

  昨天晚上,他們盼星星盼月亮,結果也沒能等來谷小白等人,后來才發現,是被蘭大截胡了。

  今天早上,接到小白的電話說已經出發了,算了算距離,覺得應該沒問題了。

  今天就算是爬著也能爬到吧。

  除非是被路上的女妖精擄走,吃唐僧肉去了。

  小蘇師兄剛打算上課,下面已經有同學喊起來:“老師,昨天晚上萬人大合唱您看了沒有!”

  小蘇師兄還沒來得及回答,下面就七嘴八舌地討論了起來。

  “小白會不會唱我們的校歌啊。”

  “我們的校歌太難聽了。”

  “對,還是別唱了……”

  “我們能不能和小白合影?”

  “能要到簽名嗎?”

  小蘇師兄哭笑不得,過了好久,才把現場的壓下來,道:“這些等到了再說,現在先上課,你們再這樣影響學習,其他老師就要恨我了!”

  前排的冷漠少年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人群,不屑地撇撇嘴,低頭,繼續學習。

  小蘇師兄看看那冷漠的少年,無奈地搖搖頭。

  太活躍是一個問題,太不活躍,也是一個問題。

  現在的貧困,和之前的貧困也不同了,貧困地區里生活的孩子,在日常生活方面,和其他地方的也沒什么不同。

  也會刷抖音,看微博,聊QQ,看直播,打王者,只是大城市孩子可能用的是新款iphone,他們用的是父母淘汰下來的紅米。

  在這個只要手腳勤快就餓不著的年代,生理上的脫貧已經不算是一件難事。

  但真正的扶貧是扶智,是心理上的脫貧。

  現在人才分層嚴重,大部分的人才都留在了大城市,小城市里想要享受優秀的教育資源、想要接觸到頂級的師資力量,想要增長見識,都是非常困難的事。

  而且還有很多的人短視、不重視教育,希望兒女能早點賺錢養家,失學情況依然嚴重。

  這個年代,依然有很多人宣揚所謂的教育無用論,也是令人無奈的一件事。

  而即便是學習好,努力從小縣城里考出去,很多孩子缺乏自信、缺乏交流能力、缺乏自控能力、甚至敏感自卑,釀出了許多的悲劇。

  小蘇師兄就是從山中縣走出去的,他太了解這種心路歷程了。

  而最讓他擔心的,其實就是這位班上的第一名,朱于湖。

  東原大學的支教隊伍每年接力更替,這位朱于湖,是上個班主任離開之前,專門交代給他的。

  朱于湖出身于山中縣最窮的鄉,翻山越嶺就要好幾個小時的時間,家里父母都有病在身,不能勞動,姐姐為了父母的醫藥費,去了南方打工,年逾七旬的奶奶照顧整個家。

  即便是這樣,家里依然支持他讀書,希望他能走出去。

  這樣的孩子,是懂得努力和刻苦的。

  除了努力和刻苦,他沒有其他的道路可走。

  而且,除了更好的成績,他似乎并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他只是想要好好學習,好好學習,這不只是一種精神支柱,也是一種逃避。

  因為他覺得自己考不好,就辜負了家人的期望。

  幾乎每一年,他的考試成績都是學校的第一名,今年已經高三了,他的目標是成為市狀元。

  這樣的一個孩子,對普通的老師來說,其實應該是心頭肉。

  但對來支教的幾名老師來說,卻是擔憂不已。

  在這個孩子的好成績之下,是一顆敏感、自卑、脆弱的心。

  這樣的孩子,離開了小城市,去往東原大學或者更大的世界時,可能經受不了挫折和失敗。

  到時候,他的身邊,恐怕也沒有能夠幫助他、支持他、保護他的老師了。

  在來支教之前,小蘇師兄曾經發過誓,要找到那個孩子,用社會的毒打,狠狠地毒打他。

  現在小蘇師兄覺得,只是自己的毒打已經不夠了。

  他想要群毆。

  打手,正在派送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