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49章:你好,蘭大

  蘭大安保部,在靳路陽下班之后,助理小王匯總了一下當天的工作,收拾了一下東西,也準備下班了。

  就在此時,他辦公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小王接起了電話,就聽到對面傳來了尖叫、嘶吼、吶喊的聲音,混雜在一起,讓小王的汗毛嘩一聲豎了起來。

  什么情況?

  發生什么了?

  這種熱鬧程度,如果不是學生打群架,就是畢業前狂歡,不對……這種程度,得是國足出線世界杯才有可能吧!

  在那尖叫聲中,老李的聲音,完全聽不清。

  “李部長……什么?您說什么?我聽不清楚!”

  過了片刻,外面的雜音稍微小了點,然后他聽到老李聲嘶力竭的嘶吼聲。

  “部里還有多少人沒下班?把他們都叫來!都叫來!”

  糟糕!有什么事情發生了!

  小王火速跳起來,吶喊著就跑了出去。

  剛叫完人,小王的手機又響了起來:“通知部長還有其他的副部長……讓他們趕快回學校……這些孩子瘋了……別擠!別擠!排好隊!排好隊!”

  小王下意識地從門口看下去,就看到外面道路上,一群群的學生,正在向二食堂的方向涌去。

  有很多學生,似乎擔心自己慢了,一路飛跑,比體育考試還賣力。

  好幾個學生爭搶著坐上了校園通勤車,但是過了一會兒,發現通勤車堵得都走不動,然后又下來飛跑。

  再向遠處看了一眼,密集的人群,讓人頭皮發麻。

  天哪,這是喪尸襲城了嗎?

  這什么情況?

  谷小白出身國內頂級高校,從唱校歌開始出名,隨后一直在食堂里演出,他在各大高校的粉絲比例驚人。

  他來到蘭大的消息,剛剛傳出去,就已經引起了轟動。

  蘭大的二食堂確實非常大,比東原大學的三食堂大很多,僅僅一樓,就大概能夠容納兩三千人同時進餐。

  其實趕來的人,如果都進來的話,還是能站開的,畢竟這么大的食堂,站個四五千人問題不大,門口也就圍了千多人而已。

  但是現在所有人都擠在了門口,馬上就要引起擁堵、踩踏事故。

  更可怕的是,還有更多的人,在拼命擠過來。

  楊以漢目瞪口呆地站在食堂中央的小舞臺上。

  看著門口那宛若喪尸一般的人群,臉色煞白。

  他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谷小白的魅力。

  太可怕了……

  如果早知道,會是這么個結果,他還會再邀請谷小白來蘭大演出嗎?

  門外,老李的頭皮都快炸了。

  他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江衛問他為啥就這么點人了。

  他竟然還覺得江衛在質疑他的業務能力?

  現場如此混亂,如果有任何一個學生出了事,受了傷……

  不,一旦出什么事,就不是一個學生出事受傷了,現場這種情況,肯定要出大事!

  谷小白和306的其他人,也都皺起眉頭。

  他們已經習慣了在東原大學里,警察大叔井井有條的指揮,學生們有秩序的來,有秩序的去,完全沒想到現場會如此混亂。

  怎么辦?

  谷小白看向了食堂前方,眼睛突然一亮。

  “我有辦法了,走!”

  食堂大門外,老李的嗓子都啞了,可人群還是控制不住。

  他發現,自己竟然連擴音器都沒有帶。

  可就算是帶了擴音器,難道就有用嗎?

  怎么辦?怎么辦!

  老李后悔的腸子都青了。

  就在此時,他聽到一個聲音,從頭頂上傳來。

  “蘭大的同學們,大家好!”

  “嘩”一聲,擁堵的人群,立刻都抬起頭來,看向了頭頂。

  就看到食堂二樓窗外的平臺上,也就是食堂門廳的上方,出現了幾個人影。

  “大家好,我們是306樂隊,我是谷小白。”

  “請大家不要擁擠,暫時安靜下來,聽警察叔叔的指揮。”

  “嘩……”又是一陣騷動,本來宛若一條翻滾巨蟒的人流,就像是被撫平了毛的懶貓一樣,安靜下來。

  大家都抬起頭,看向了臺子上。

  很多已經進入了食堂里的人,此時又想要掙扎著出來了。

  “請大家排隊進入食堂,不要著急,今天我們會唱很多首歌。”

  “在這之前,我們有一首歌想要獻給大家。”

  “唱什么?”

  “什么歌?”

  “我要聽《燕燕》!”

  “流浪記!流浪記!”

  下方,許多人都抬起頭來,大聲喊著。

  “這首歌,大家一定會唱,而且一定很喜歡,請大家跟我一起唱好嗎?”

  “好!”臺下的所有人,都跟著叫了起來。

  不過,會是什么歌呢?

  谷小白說完之后,和自己的同學們對望一眼,低下頭,兩只手在鍵盤上重重按下。

  頓時,熟悉的旋律響起來。

  “西北的青年莫要再耽延,

  割斷我們長衫拋卻我們浪漫……”(注)

  谷小白高亢,自帶豐富泛音的聲音起,像是有一道閃電,貫穿了天空。

  現場所有的人,都覺得激靈靈一下,一股顫栗感,從尾椎升了起來。

  《蘭大校歌》!

  竟然是我們的校歌!

  原來……我們的校歌,也這么好聽!

  這首歌,是谷小白他們在來的車上商量好的,開場第一首歌。

  此時此刻,谷小白彈著琴,模擬出來了激昂的管樂音色,旁邊楊以漢抱著一把吉他,幫谷小白伴奏。

  寢室里其他人,不像谷小白學新歌那么快,不過楊以漢也會樂器,當初周先庭高中的時候打算學樂器,最終覺得手疼學了尤克里里。但楊以漢為了勾搭小姐姐,以極大的毅力堅持了下來。

  當然,最終也沒有勾搭到小姐姐,這是一部血淚史……

  但這一刻,楊以漢卻覺得,自己的吉他沒有白學!

  他湊在了面前的麥克風上,大聲跟著唱著:

  “大時代的使命奔臨在眼前。

  大踏步沖出潼關,

  看一片漫天的烽煙。

  僅憑舌尖怎能掃蕩那兇焰,

  揮起鐵拳才能還我河山。”

  下方,無數的學子,也跟著高唱著。

  在唱到了“揮起鐵拳”的時候,無數人還舉起了拳頭。

  到了“還我河山”的時候,更是發出了咆哮一般的怒吼。

  蘭大也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大學,而這首校歌寫于1938年,正是抗日戰爭時期。

  眼看就要國破家亡,蘭大的學子們割斷長袍,拋卻浪漫,咬緊牙關,揮起鐵拳!

  看淡烽煙彌漫,蕩盡敵寇兇焰!

  谷小白站在臺上,越唱越心潮澎湃,胸腔中似乎有一股火焰。

  這不是《東山謠》,但它的歌詞里卻有一股同樣的氣勢!

  不同的歌詞,同樣的豪邁!

  這,才是華夏學子們,共同的擔當!

  站在這里,唱著這首歌,谷小白突然覺得,自己并不是來巡演。

  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盤。

  和這些學子們,有著共同的呼吸,共同的回憶。

  是如此的親切。

  “西北的青年莫要再遲延,

  搗碎我們花冠停止我們歌筵。

  大時代的擔子緊壓在兩肩。

  乘長風沖上青天,望一眼卷世的狂瀾。

  僅憑筆尖弱小怎能保全,

  拼著血汗大同實現何難。”

  谷小白高亢的嗓音,在蘭大校園上方回蕩,下方,所有的學生們,聲音匯聚成一道洪流。

  那是一股力量,一股可以改天換地的力量!

  從上百年前一直流淌到了現在,然后從地下奔涌出來,直上九天。

  更多的人被歌聲吸引了過來,他們站在路邊,抬頭看著站在二樓平臺上的谷小白,大聲跟著唱,忘情的唱。

  一首歌唱完,谷小白走到臺前,俯瞰下方:

  “你好,蘭大。”

  “你好,小白!!!!!!”下方,無數的學子,瘋狂回應。

  (注:這首歌是蘭州大學的校歌,曲子是典型的時代曲,現在聽并不好聽了,但是這種精氣神,還是無法抹去……不知道有沒有蘭州大學的讀者,借用了歌詞,謝謝。)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