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45章:谷小白的“巡演”

  在許多人為了捍衛谷小白的“遺產”而挺身而出時,谷小白已經背上背包,開始了自己的“支教之行”。

  東原大學有自己的官方支教隊伍,執行為期一年的長期支教。也有官方支持的社會團體,主要進行三周以上的短期支教。

  不過谷小白他們這次,并不是真正的走官方渠道去“支教”,畢竟他們的時間太少了,而是去看望小蘇師兄,順道應他的邀請,去給他的學生們上一些興趣課,唱幾首歌。

  一大早,谷小白就背上了妖琴,登上了高鐵的商務艙。

  陪在谷小白身邊的,就只有一個江衛。

  因為這次谷小白不是去參加商演,不需要太多的保護。

  谷小白拒絕了鴻烈兩位老總和閃姐陪同出行的請求,如果不是江衛連叫三聲“侍中大人”,谷小白都不打算帶江衛。

  不帶不行,這家伙最近得寸進尺,蹬鼻子上臉了,會出幺蛾子。

  不過,就算是谷小白能夠無視江衛,也頂不過其他人的壓力。

  自己一個人出門?那是不可能的!

  你還是一個未成年人!

  畢竟西北較之東部沿海地區要更危險一些。

  在谷小白出門之前,江衛被十多個人拎著耳朵交代了一大堆的事務。

  系主任給了江衛西北大學某副校長的電話,說是他的同學,遇到任何事都可以打給他。

  警察大叔給了江衛一名西北省會當警察的戰友的電話,說有什么事應該能幫忙解決。

  鴻烈兩位老總,找了三四個在西北地區的戰友,提前打好了招呼。

  老洪給江衛一個電話,說要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才能打,可別沒事打著玩,會出大事。

  這么十七八個人交代下來,江衛的腦袋都大了。

  不過他也不敢怠慢,把所有的交代都一一記下。

  當然,他的內心深處,對谷小白的安全是沒有太多擔心的。

  這位看起來是個學霸,實際上也是個學霸的少年……

  他現在其實戰斗力爆棚好不好!

  更別說,他帶著大殺器妖琴呢!

  什么人、什么東西能傷到他?

  他不傷害別人就好了。

  登上了高鐵,享受著服務人員無微不至,或者說格外無微不至的服務,谷小白的心情明顯非常好,他看著窗外飛速閃過的風景,甚至還輕輕哼著歌。

  果然,小孩子對出遠門都沒有抵抗力。

  江衛在內心深處偷笑。

  不管平日里再怎么妖孽逆天,是學霸谷小白也好,是大樹也好,是什么“侍中大人”也好,谷小白骨子里,也不過是個小屁孩而已。

  江衛搖搖頭,拿出了一本歷史書,開始研究自己的那個未解之謎。

  谷小白的心,已經飛向了遠方。

  對谷小白來說,因為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學業上,出遠門的機會非常少。

  這次去支教,就是他去的最遠的地方。

  說不期待,是假的。

  小蘇師兄去的地方叫山中縣,是西北部的一座縣城,東原大學在山中縣有兩座固定的支教點,一個是山中縣第一中學,一個是山中縣職業教育中心,都已經和東原大學有十年以上的聯合幫扶歷史了。

  谷小白在出發之前,就已經對山中縣進行了基本的了解。

  山中縣三面環山,和西北省會接壤,人口四十多萬,年gdp170億左右,人均可支配收入大約15000元,今年剛剛摘掉了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

  其實說這些數據,谷小白沒有太多的直觀概念。

  但是他也是在一座小城長大的,小城的人口75萬,年gdp120億,人均可支配收入30000元。

  山中縣人口差不多是小城的一半,gdp多出來50億,這么一看似乎很厲害,但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小城的一半。

  這也就意味著,山中縣的產業結構比較落后,以第二產業為主,附加值低,應該是承接了這些年東部沿海地區淘汰的落后產業,大量gdp都由這些生產加工業提供,真正的經濟狀況,和東部的小縣城,還有極大的距離。

  在人均可支配收入上低了一半,感受上卻不只是一半那么簡單。

  在國內,維持基本的生活所需花費其實是差不多的,15000元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可能吃穿花用之后,就所剩無幾,事事拮據。而30000元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可能就可以買車買房、投資、消費,過得很瀟灑。

  兩者之間的物資豐富度上,應該差了一個數量級。

  但人均15000的可支配收入,也不會像傳統認識中的貧困山區那樣,家徒四壁,窮得沒褲子穿。

  這中間的差距,大概像是城鄉差距。

  又或者十年前的小城和現在的小城。

  谷小白內心深處,對自己即將抵達的地方,有了感性和理性上的認識。

  他忍不住浮想聯翩,這一次去了西北,會發生什么事呢?

  就在此時,手機滴滴一響,一個提示彈了出來。

  “大音樂家分支課程‘巡演’開啟。離開熟悉的環境,開始一次巡演,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力量與實力,用自己的音樂征服所有的聽眾!任務獎勵:每巡演一場,‘生靈護佑’增加五分鐘。”

  “生靈護佑:穿越千年為了雞腿,還是為了胡蘿卜?普通生靈傻狗/精英生靈照夜隨時愿意為你赴(吃)湯(干)蹈(抹)火(凈)。”

  谷小白:“……”

  總感覺哪里不對?

  我只不過是出門去支教而已。

  和“巡演”有個毛的關系?

  這個系統,難道又要搞鬼?

  不過,獎勵“生靈護佑”的時間?

  這個倒是很有意思。

  山中縣,第一中學,高三三班,小蘇師兄夾著課本進入了教室。

  作為西北省的重點中學,山中一中已經開學了,不過學生們顯然還沒有收心。

  學生們還在打打鬧鬧,見到小蘇師兄進來,慌忙回到座位坐好。

  小蘇師兄看著下方,笑瞇瞇道:“什么事那么開心?”

  事實上,山中縣就是小蘇師兄的故鄉,他的母校就是山中縣第一中學。

  而他,理論上來說,已經是第二代支教人了。

  母校對他的歸來極為歡迎,因為某種程度上,他就是支教的一個活招牌,是山中縣學子最好的榜樣。

  他可以告訴山中縣的學子們,只要努力學習,就可以成就怎么樣的人生!

  而小蘇師兄覺得,自己其實還不夠有代表性,他邀請谷小白他們去,也是為了讓這些孩子們明白,學習好是一件非常酷的事,優秀的人,可以成就怎么樣的人生。

  畢竟,東原大學是國內大學的塔尖,而物理系是東原大學的塔尖,306是物理系的塔尖!

  而他,又不酷,也不勵志,也不正能量,人生就是一出被欺負的死死的悲劇。

  他覺得應該由更有號召力的人,來給這些孩子們做榜樣。

  果然,學生們都特別期待。

  “老師,老師,大家都說小白真的會來我們學校,真的嗎?真的嗎?”學生們雙眼閃閃發亮。

  “當然啊,他們已經在來的路上了,今天晚上大概就能到了,明天我就帶他們來。”

  “真的?奧耶!”教室里一片歡呼。

  坐在前排,一名冷漠的少年抬起頭,瞥了一眼大家,然后又低下頭去,繼續學習。

  “不過是唱歌的而已……”他嘀咕道。

  至于那么大驚小怪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