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41章:大夢初醒

  電視前的很多觀眾,也已經開始了大樹是不是白默聽霞的爭論,畢竟這個音色,實在是太像了。

  難道今天演出結束之后,大樹揭開面具,就能解開國內娛樂圈的兩大不解之謎嗎?

  驚喜!太驚喜了!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覺得這是個驚喜。

  對很多人來說,這簡直就是驚恐!

  陳宇杰的戰姐錢雨晴,在節目開始之前,就不厭其煩的一遍遍動員著大家,讓大家做好準備,迎接一場真正的圣戰!

  只要本期《蒙面》結束,就開啟戰端!

  無杰哥不少年!這個世界上,只有杰哥的《少年行》,才是真正的《少年行》!

  《少年行》是我杰哥的代表作!

  除了我杰哥,你們都不行!

  你們唱得像原唱有什么用?有我杰哥深情的聲線嗎?有我杰哥的大顫音嗎?有我杰哥那深刻的靈魂嗎?

  沒有!

  你們都不行!我杰哥才是最好的!

  其實也不怪粉絲們如此的偏執,對陳宇杰和他的粉絲們來說,在登上《歌王之戰》的舞臺唱《少年行》之前,陳宇杰真的沒有一首能夠拿出來的代表作。

  沒錯,即便是這首只得了三票的《少年行》,也已經是陳宇杰演唱生涯里最好的表演。

  正因為擁有的太少,所以實在是不舍得放手。

  若是換了谷小白的粉絲,或者其他寶藏級的歌手,就絕對不會如此偏執于某首歌,因為對他們來說,自家本命隨隨便便就是一首新歌,就好聽到哭,一首更比一首好,根本就是挖掘不完的寶藏,而且一首歌,能夠唱出來三百六十個不同的姿勢。

  超牛。

  但也正因為歌少,所以力量集中,畢竟不會分散成“前期黨”、“后期黨”、“某個專輯粉”,不會內部撕逼,像是一把尖刀,到處捅人,而且賊痛。

  錢雨晴在群里,和自己這個應援站的戰友們,一起互相打著氣。

  “姐妹們,為了守護杰哥的笑容!”

  “杰哥已經一無所有了,我們絕對不能失去這最后的陣地!”

  “背水一戰,血染疆場!”

  說得特別悲壯,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就要上戰場一樣。

  錢雨晴抱著筆記本,盤腿坐在沙發上,看著群里刷刷刷瘋狂刷新的雞血式宣言,自己都被自己感動了,覺得自己兩眼熱淚盈眶,恨不得立刻點個全家桶,一口吃光。

  就在此時,她聽到了電視上,傳出來了一聲“希律律——”的馬嘶聲。

  馬嘶?

  她茫然抬頭,就看到電視畫面上,一匹白馬,從舞臺燈光之外的黑暗區域中,慢慢浮現。

  像是穿越了莽荒與歲月,從無盡的黑暗之中跋涉千年,終于出現在這一瞬間。

  白馬?

  怎么會有白馬?

  啊,好漂亮的白馬!

  它通體雪白,沒有一絲雜色。

  鞍轡鑲金嵌玉、韁繩混雜著金絲,長弓懸掛一側,點綴在那雪白的馬身上,雄壯、高貴、美麗、霸氣……

  好美麗的生物!

  怎么有這么美麗的生物。

  白馬金鞍,金弓白羽!

  這個顏色搭配,太華貴,太美麗,太閃耀了!

  如果我杰哥騎著這匹白馬來接我,要我成為他的新娘子,我接受呢,還是接受呢……

  錢雨晴覺得自己的少女心要爆棚了。

  而且,臺上的谷小白,還戴著面具,非常適合她幻想。

  特別是照夜跑過來,直接去蹭谷小白的臉的時候,更是讓她尖叫起來。

  好霸氣,好帥,好萌,好乖,好可愛,好想要!!!

  好大的大萌物!

  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都在電視前尖叫驚呼吶喊。

  電視前的眾人,并不知道現場導演們,這時候都快嚇瘋了。

  他們迷醉地看著臺上的大樹和白馬互動,明明是間奏時間,卻連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付函的別墅里,四個人全呆住了。

  “不是吧,連白馬都上了?”

  “這馬真漂亮!哪里找來的!”

  “小白牛X!”

  “大樹這馬看著真精神!”

  現在馬場里的馬,即便是血統再純,形體再漂亮,毛色再光鮮,也不過是養在馬場里的玩物,哪里還有幾匹戰馬?

  更何況還是照夜這樣的戰馬之王。

  看著它在臺上撒歡時那驕傲、高貴、霸氣的模樣。

  看著它回到大樹身邊時,追著麥克風想要吃的萌態。

  聽著它那霸氣的長嘶,看著它和谷小白的互動,在臺上旁若無人的吃蘿卜,大家差點連聽歌都忘記了。

  這一刻,照夜才像是舞臺上的主角。

  太搶眼,太搶鏡了。

  人類對馬匹的喜愛,就像是人類對貓狗的喜愛一樣。

  人類和這些生物一起并肩作戰,征服自然,已經過了數千年。

  即便現代社會,它們已經變成了寵物,退居舞臺一側,但那種喜愛,依然根植在血脈里。

  哪個男孩,沒有做夢成為身騎白馬的俠士?

  哪個女孩,沒有做夢成為白馬王子的新娘?

  沒了白馬的王子,吸引力還不如樵夫。

  白馬的出現,在舞臺上劃出了一片完全不同的區域,分散了觀眾的注意,甚至差點奪走了舞臺的主角。

  大樹已經開始唱副歌了,還有人好久都沒反應過來。

  就在此時,臺上的大樹,一抬手,飛身上馬!

  真·飛身上馬!

  在電視機前的眾人,甚至懷疑,大樹是不是直接吊了威亞!

  “哇!”電視機前,又是一聲驚呼!

  “臥槽!”付函四個人爆了粗口。

  “啊啊啊啊啊啊!我老公!”蔣朵朵拼命尖叫。

  蔣明初霍然轉身,連聽歌都忘記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就連錢雨晴的應援群里,信息都停止了刷新。

  錢雨晴呆呆看著臺上,那一手控韁,一邊唱歌的大樹,以及突然之間,變得沉靜下來的白馬照夜。

  她幻想著如果此時此刻坐在馬上的是陳宇杰。

  “如果我杰哥騎在白馬上……”

  “等等,想象不出來……”

  完全想象不出來!

  臺上,一人一馬的氣質,變了。

  雖然戴著面具,但是感覺完全變了。

  就像是天生的王者,在自己的疆域巡行。

  這種氣質,怎么可能把杰哥帶進去嘛!

  畢竟我杰哥是個美少年……唔,少年算不上,美青年?

  唔……有點娘是真的……

  但杰哥長得帥啊,還寵粉絲,我在想什么呢?杰哥,加油!快騎上白馬!

  錢雨晴聽著歌,看著電視上那瘋狂的人群,看著白馬邁著高貴的步伐,載著大樹在臺上巡行,拼命想象面具下是陳宇杰的畫面。

  努力!畫面有了!

  努力!

  陳宇杰的身影,和臺上大樹的身影慢慢重疊。

  身為陳宇杰的粉絲,如果不能腦補,不會自high,怎么當他的粉絲嘛,身為陳宇杰的戰姐,錢雨晴這方面的能力是頂級的。

  就在此時,副歌唱完,大樹一拉韁繩,照夜希律律一聲長嘶。

  前蹄抬起,在空中踏動,躍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錢雨晴覺得自己要瘋了。

  之前想象的畫面,完全被甩出了腦袋外面。

  陳宇杰怎么可能有這樣的氣質!

  陳宇杰他就是個娘泡啊!

  我呸,我怎么會喜歡陳宇杰的!

  就像是一場大夢,突然醒來。

  錢雨晴自己給自己編織的那個帶著粉絲濾鏡的夢想牢籠,破了。

  “大樹大樹大樹大樹大樹!”她的粉絲群里,有人突然瘋狂刷屏。

  “我的天,這個太強了,怎么辦!”

  怎么辦?我也想知道怎么辦啊!

  錢雨晴覺得自己的大腦里,突然之間有太多之前刻意忽略的東西,瘋狂涌出來。

  就在此時,大樹的頭冠,突然落下。

  “啊??!!!”

  雖然之前預告里出現過這一幕,但是可沒有人知道,這帽子是騎在馬上,躍馬中原時掉的!

  畢竟當時只有掉落的特寫,沒有環境!

  我去,大樹的真容要暴露了嗎?

  這一刻,大家的心情,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期待,亦或者是失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