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40章:這可太出人預料了

  付函別墅里,除了付函、付中梁、付文耀三個人之外,風和也來了。

  其實醫生并不讓他出院,他的腰還沒有完全好,但是醫院里的電視,怎么能比得上付函別墅影音室的8K百寸電視和HIEND級別的音響?

  為了最好的視聽體驗,他拖著病體就來了。

  啤酒當然是不敢喝的,畢竟他馬上就要上臺了,小龍蝦卻可以盡可能多吃一些。

  四個人各自占了一個沙發,等著《蒙面》的開場。

  這一期的《蒙面》,大概是《蒙面》有史以來,期待值最高的一集。

  播出之前,網絡上的話題,就已經熱了起來。

  事實上,是這期節目開始錄制時,就已經熱到爆炸了。

  當然,大部分的話題,都是“神助攻”的陳宇杰送來的。

  陳宇杰的粉絲們堵住了大門不允許大樹唱《少年行》的丑陋嘴臉,真的是令人發指,引起了網絡上的各種口誅筆伐。

  人家原作都寫歌罵娘了,你們這些人竟然還這么囂張?這也太過分了吧!

  當然,陳宇杰的粉絲們是不會認輸的,他們也不認為自己有錯,他們覺得,既然陳宇杰唱了,這歌就是他們的了。

  原作?滾!

  新歌那么難聽!

  就像《要死就死在你手里》唱的那樣,沒有我們杰哥唱過的,那都不叫歌!

  他們發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圣戰,爆發出了令人驚異的戰斗力,輪番舉報了許多嘲諷陳宇杰的網友,把網絡搞的烏煙瘴氣。

  很多本來對《蒙面》和大樹路人的網友,都被他們惡心到想要支持大樹一把。

  所以在谷小白銷聲匿跡,其他幾個大流量也漸漸轉型,不爭流量榜單之后,現在話題榜被“大樹”和陳宇杰兩個人霸占了,又呈現出了龍爭虎斗之勢。

  路人的涌入讓《蒙面》上一期沒有大樹演出的節目,收視率也創了新高,各種高質量的選手,讓這些被吸引過來的路人粉大呼過癮。

  畢竟,這一集本身的質量也高的可怕。

  對音樂類綜藝節目的愛好者來說,這大概是一個非常幸福的夏天。

  因為國內影響力最大的兩檔音樂類綜藝節目,都像是吃了金坷垃一樣,煥發出了新的生機。

  不知道是中興之態,還是回光返照。

  在上半集的結尾,《蒙面》不失時機的放出了下集預告,繼續預熱下集。

  有大樹演出時,面具竟然意外掉落的局部特寫。

  但畫面在面具掉落的瞬間切換,怎么可能讓你在這里看大樹的真面目對不對?

  還有評委的評論剪輯:

  “這可能是《蒙面》舞臺上,有史以來最優秀的表演。”

  “這可能是我在現場看的,最震撼人心的演出……”

  “大樹是我的男神!男神,請你再回到舞臺上來!”

  “我真的很想知道大樹到底是誰,他真的是太強了!”

  每個人都對大樹推崇至極。

  還有一段最后猜測大樹身份的畫面。

  “大樹,你就不能直接把面具摘下來嗎?”

  “好啊。”說著,大樹就把面具摘下來了。

  然后畫面就黑了。

  吊胃口吊到了喪心病狂。

  差點讓心癢難搔的粉絲們,把電視臺的大門推倒了。

  付函幾個人,也憋得要死。

  上次,付函直接在現場看了谷小白的演出,但是這次錄制時間實在是錯不開,付函也沒有能去現場,他也不知道谷小白到底進行了什么樣的表演。

  如果他想要打聽的話,還是能打聽到的,畢竟好幾個朋友都在現場。

  但是與其打聽到,還不如等到播出的時候再看。

  這就像是看電影之前,不要被劇透一樣,被劇透了就不爽了。

  只有一個朋友告訴他說:“不論你對現場有什么樣的期待,現場的表演,會比你的期待更好十倍!”

  這評語,是一個一向挑剔的朋友說的,這讓付函更期待了。

  在這種期待之下,前幾個選手的表現,就有點不夠看了。

  幾個人一邊喝著酒,吃著小龍蝦,一邊咆哮:“為什么現場直播不能快進!”

  同一時間,東城的另外一座房子里,聲樂教授蔣明初和自己的女兒,一起坐在沙發上,等著大樹的表演開始。

  這還是父女倆第一次這樣看同一檔音樂節目,畢竟平日里兩個人大部分時間,審美都差的太多。

  在兩個人的身邊,還有幾名年齡不一的男男女女,都是蔣明初的朋友、同事,不是歌唱家就是聲樂教授。

  他們手中還拿著小本本,不像是在看音樂節目,倒像是在現場觀摩,又或者是準備打分。

  此時后面應該掛上一個橫幅:

  “大樹低音嘶吼聲樂技巧研討會。”

  此時攻擂的歌手在唱歌,沒什么意思,幾個人還在自由討論。

  “《少年行》這首歌,很難唱好吧。”

  “對,本身編制那么小,旋律和和弦都比較俗,唱不好就變成陳宇杰那樣的了。目前從聲樂的角度上來說,最好的版本還是原唱,從翻唱、改編、情緒傳遞方面來說,倒也有幾個不錯的翻唱,但是都不怎么出彩……”

  “對,這首歌天生不足。大樹唱的話,不知道會唱成什么模樣。”

  “大樹的這種極端嗓,應該比原作更有力量吧。”

  “《大叔》都能唱那么大氣,這首歌應該會出人預料。”

  同一時間,不知道多少專業的、業余的、看熱鬧的人,在等著大樹上臺。

  一首《大叔》已經刷爆網絡,這首本來就火爆網絡的《少年行》,又會怎么樣呢?

  在無數人的期待之中,大樹終于上臺。

  首先是一腦袋的小黃鳥,引起了電視前的一陣哄笑。

  隨后,節目組請來的笛子演奏家吹響了變幻莫測,泛音、超吹、氣聲變幻的前奏。

  俠氣江湖的感覺鋪滿全場。

  隨后,大樹開口。

  第一句,就驚爆了一地眼球。

  怎么回事?這是原唱?

  是原唱吧?

  《少年行》這首歌,已經響遍街頭巷尾了,就連廣場舞大媽都為這首歌編出來新舞蹈了。

  太多太多人聽過原唱了。

  而且還經常在公交車上、地鐵上、商店里、商場里、出租車里被迫聽了一遍又一遍。

  太熟了!

  所以此時一聽,都有種錯位的感覺。

  這種感覺,對靠耳朵吃飯的專業人士來說,就更明顯了。

  “大樹是《少年行》原唱?”

  “不過這個唱腔還不一樣啊,比原唱聽起來高端太多了……”

  “錄音的關系?”

  蔣明初幾個專業人士,都一時之間不敢確定這到底是不是原唱。

  直到臺上的大樹快唱完主歌時,幾個人才達成了一致。

  “大樹肯定是原唱。”

  “之前這首歌可能是隨便錄的,這才是他認真起來的實力。”

  “真強啊……就是曲子寫的……emmmm……”一言難盡。

  “大概只是寫出來玩玩的吧。”

  “很可能。”

  隨便寫寫,隨便唱唱,就火遍全網,這個結論,可太出人意料了。

  旁邊,蔣明初的女兒蔣朵朵瞥了一群中老年人一眼,不屑道:“大樹肯定是原唱啊!原唱是白默聽霞,白默聽霞就是小白,小白就是大樹……”

  這么淺顯的道理,你們還需要繞那么大彎才能想明白?

  這種智商怎么當大教授的!

  幾個人都笑了:“怎么可能!不可能的!”

  蔣朵朵傲然道:“這可是女人的直覺!”

  “就你,小姑娘片子,直覺不準的。”

  “不準,不準。”

  大家還是不相信。

  然后又道:“只是這樣的話,沒什么驚喜吧……”

  畢竟只是原唱重現而已,對別人來說,已經是爆炸級的演出,但是對大樹來說,這種表現太普通了。

  大招呢?

  他們不知道,大樹的大招馬上就來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