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23章:千萬別好奇小白耳機聽什么

  夜晚,物理系男生宿舍樓里靜悄悄的。

  已經放暑假了,306寢室里除了谷小白也都離開了。

  沒有了同學們在一起,谷小白的安全指數大幅度降低,為了保護谷小白,也為了照顧谷小白的生活,作為貼身保鏢兼助理,江衛臨時搬進了谷小白的寢室,住在了斜對面周先庭的床上。

  晚上點,江衛在寢室四周巡視了一圈,在一樓和宿管阿姨說了幾句話,回到了306,簡單沖了個澡。

  他剛打算上床,就發現谷小白躺在床上,塞在耳朵里的耳機脫落了下來,搭在了床邊,在他的眼前晃蕩。

  耳機里,隱約傳來了音樂的聲音。

  那一刻,江衛的心中,生出了一股不可抑制的好奇心。

  谷小白每天都在聽什么?

  要不要去聽聽看呢?

  這不好吧,畢竟是小白的耳機。

  但是身為貼身保鏢和助理,了解自己老板的喜好,難道不是職業需求嗎?

  他小心翼翼看了看谷小白,發現谷小白睡得很熟,呼吸聲沉穩輕柔。

  于是悄悄湊上前,好奇地把耳機塞到了自己的左耳里。

  如果江衛知道有一句話,叫做“好奇心害死貓”的話,他恐怕就不會如此好奇了。

  輕柔的音樂聲,從耳機里傳來,江衛只覺得很好聽。

  哦,原來小白晚上睡覺的時候,耳朵里塞耳機,是在聽這個……

  但是……啊,感覺好困……

  眼暈怎么回事?

  糟糕,我怎么了……

  江衛覺得自己的意識,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拽住,眼前是一片光芒閃爍。

  “咚”一聲,江衛倒在了地上,耳機被拽掉了,而床邊晃蕩,晃蕩。

  江衛躺倒在地,呼吸急促起來,然后又漸漸變得平穩。

  長安,未央宮。

  一群禁軍手持長戟,身批鐵甲,在宮禁之內巡行。

  江衛跟在人群之中,目不斜視,不敢露出絲毫的異常之處。

  他來到這里已經十多天了。

  他到現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是做夢了,還是真的穿越了。

  穿越?這怎么可能?

  做夢的話……這夢境怎么這么真實!

  媽蛋,這是怎么回事?

  江衛與自己的戰友,與已經執勤一夜的禁衛換崗,站在了這龐大宮殿的角落里。

  然后就開始神游物外了。

  這一站就是幾個小時,直到下一批戰友來換崗。

  這禁宮之中站崗值守,實在是太無聊。

  他也已經有些日子,不曾這么站崗執勤了,比在男生寢室門口坐著無聊多了。

  但最近,他已經開始慢慢習慣了。

  一想到接下來就是操練時間,練習騎射、馬站、步戰,江衛就有點興奮。

  骨子里,江衛其實更喜歡這種簡單、規律,甚至枯燥的生活。

  光怪陸離的世界,經常會讓他覺得無所適從。

  他也不喜歡動太多腦子,有人告訴他怎么干他就怎么辦,讓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對他來說就夠了。

  有時候,他覺得在這里也挺好的,世界遠沒有那么復雜,也沒有那么多讓人焦慮的新聞,沒有太多的互相攀比,每個人身邊都只有一個小圈子,沒有那個龐大到把世界網羅起來,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大網。

  封閉在一個小圈子里,不用想太多,也是一種幸福。

  或許自己會永遠這么下去吧。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到底之前的保安江衛是在做夢,還是現在的禁軍江衛是在做夢。

  就在他神游物外時,突然聽到了一聲呼喝,慌忙行禮。

  是皇帝過來了。

  來到這里十多天了,他也只見過皇帝兩次,而且每次都是遠遠看著,從來沒有這么近過。

  他悄悄抬頭瞥了一眼,就看到有兩個男子在眾人的簇擁之下走了過來。

  一個三十多歲的模樣,尊貴威嚴,正是皇帝。

  而另外一個人,卻是俊美的少年模樣,頂多十六七歲。

  看到這個少年,江衛眼珠子差點瞪出來了。

  雖然并不完全一樣,但這個少年,長相和谷小白至少有七八成相似!

  這一抬頭,差點就忘記低下來,幸好旁邊傳來了上司低聲呵斥的聲音,他才連忙又把頭低下,只是還是忍不住偷偷瞥了幾眼。

  少年和皇帝并肩而行,其他人都落在兩個人后面,皇帝對少年的態度極為和藹,道:“去病,昨日教給你的孫子和吳子兵法,你可學會了?”

  “沒有。”少年回答的特別干脆,一點也不羞愧的模樣。

  “怎么又沒學會?”皇帝皺眉。

  “忙。”少年話不多。

  “別說你又在寫你那些鬼畫符……”皇帝道。

  少年:“嗯。”

  皇帝哭笑不得,道:“你這么不學無術,若是日后上陣打仗,那可怎么辦?”

  “擺出陣型向前沖就好了,兵法什么的,不重要的,實力碾壓才重要。”少年一臉的理所當然。

  皇帝:“……”

  如果是換個人,恐怕現在就已經被拉下去砍頭了,但是皇帝對這位少年,卻是格外容忍,他道:“那今天我就考校一下你的騎射。”

  有侍從牽了一批白馬來,少年上馬,縱馬奔行,然后彎弓搭箭,就聽到“咄咄咄”三聲,三只箭矢飛出,正中三靶紅心。

  “好!”皇帝鼓掌,從人山呼應和,“去病你的箭術又有精進了,看來是有勤加練習。”

  “控制好馬速,計算風速和空氣阻力,再計算一下拋射角度和箭矢重量就好了。”少年端坐馬上,白馬金鞍,雕弧在手,一副這點小事還要夸獎我,真是夠夠了的模樣。

  皇帝哈哈大笑。

  江衛聽得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小白!

  這特么肯定是小白!

  不是小白,我直播吃皇帝!

  “陛下,今日考核完了?我今日要回去探望舅舅。”少年道,一點也不掩飾自己對這些考核并無興趣的模樣。

  “去吧去吧。”皇帝擺擺手,然后又命令道:“派幾人護送侍中出宮!”

  有人應諾,然后一聲令下,有人跑步過來。

  少年在馬上把玩著手中的弓箭,突然抬手兩箭射出,哆哆兩聲,兩只箭羽插在了江衛和另外一名禁衛的面前,道:“就你們倆陪我出宮吧。”

  說完,都不理會兩個人,縱馬大呼小叫著,就向外奔去。

  白馬少年,意氣飛揚。

  敢在禁宮之中,如此縱馬飛奔的,怕是一只手都能數的過來。

  江衛趕快和自己的戰友,死命跑步追上去。

  一邊跑一邊在心里嘀咕,哎呦,這位小爺,您可算是要了我的命了……

  小白在夢里,竟然這么個性格嗎?

  到了沒人的地方,少年勒住韁繩,回過頭來,看著氣喘吁吁的江衛,皺眉半晌,道:

  “江衛?”

  孫吳兵法,對曰:“顧方略何如耳,不至學古兵法。”這章根據這段歷史演繹。)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