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21章:不可阻擋的大叔

  那宛若巨鱷咆哮的聲音,從千家萬戶的電視里播出來的時候,簡直驚爆了一地的眼球。

  雖然錄制收音之后的音效,遠不如現場那么震撼,但卻依然驚得不知道多少人以為自己進錯了片場。

  媽蛋,這是蒙面是吧,難道我開錯了動物世界?

  這臺上的真的是人類嗎?

  谷小白一開場,就直接震住了全場,當時只是打算亮個相,但事實上,卻是無心之舉,起到了預料之外的效果。

  他把電視機前的許多人都震住了。

  本來只是偶爾換臺路過的,忘記了繼續換臺。

  本來打算去洗個碗的,忘記了站起來。

  本來只是放著音樂,在玩手機的人,也因為這一聲不似人類的大吼,直接震懾得抬起頭來。

  什么?這是有人在唱歌?

  然后就聽到了谷小白的這首大叔。

  國內的聽歌環境和聽歌偏好,是一向喜歡高音的。

  即便是音樂愛好者,涉獵的比普通人廣泛,但也往往更喜歡聽高音。

  這和歷史因素有關。

  中國自古以來,聽音樂的環境,幾乎都是室外而非室內。

  去過故宮的都知道,皇帝聽曲兒,都是從這座樓的上坐著,聽對面樓閣的演出,也不是室內聽的。

  而室外環境下,環境復雜,低音衰減比較快,開放性場地,也沒有辦法獲得更多的共鳴混響,加上人耳天生就對低音不敏感,低音往往是完全浪費能量,所以越來越喜歡高音。

  就連國內戲曲的唱腔和樂器,也基本上都是高亢類型的,幾乎沒有低音。

  西方音樂和東方音樂的一個不同就是,西方音樂的根源是宗教音樂。

  宗教音樂是在教堂里演出的,是室內樂,在室內封閉的環境中,高中低三頻,都可以有效的保留,所以西方才發展出來了復雜的復調、和聲學。

  人類的生活環境,和人類的審美息息相關,只有適應環境的藝術,才能生存下來。

  所以,到了現代社會,聽音環境變成了室內之后,國人才慢慢開始欣賞低音、中音,但受眾比高音卻依然少得多,依然以高音為美,以高音為強。

  這是內化國人在數千上萬年歷史和文化里,甚至已經鐫刻進了基因里的東西,不可能輕易改變。

  如果不是谷小白的那一聲完全不似人類的怒吼,恐怕很多人真的錯過了這首歌,或者只是覺得一般而已。

  但被那一聲怒吼,直接激起了身體上的應激反應時,感覺也就變了。

  這位大叔,他好危險!

  臺上的谷小白,穿著大樹的衣服,腦袋上頂著兩只萌萌噠的小鳥,但是他的唱腔,他的姿態,他的情緒,卻和這外表完全相反!

  他是真正的猛獸!

  病房里,風和捂著腰,卻差點連疼痛都忘記了。

  太強了!

  好強!

  好強好強好強!

  “你開什么玩笑?你告訴我這是小白?你肯定是在路上偷偷換了人!”

  小白的嗓音,怎么可能是這樣的?

  付函攤手,你覺得我有這么牛逼?我到哪里再找一個這樣的歌手?

  數十公里之外,東城的另外一個角落里,聲樂教授蔣明初正坐在沙發上看蒙面,他有一個之前單獨輔導過的學生參加了這次比賽,說希望他能看看還有什么瑕疵,再幫忙指點一下。

  對蔣明初來說,這也是常事,許多歌手圈里有追求的人,都會不斷充電,而他這種科班出身,理論知識豐富,教學經驗也豐富的教授,經常擔任許多人的聲樂指導。

  旁邊,女兒正拿著手機,和小伙伴們聊天,似乎又在“跳攤”了。

  “小聲點小聲點,耽誤我聽歌了!”蔣明初有點煩。

  女兒轉回頭來瞪了他一眼:“你這節目太老套了,無聊,而且這些人唱的一點也不好聽,沒小白唱的好聽多了!”

  “至少比你現在聽的這種好聽吧”蔣明初無奈。

  你當誰都跟谷小白比嗎?

連我都輸了,我在女兒心中的地位啊,嗚嗚嗚嗚  “嗨,這叫真實爸,我同學都問你,啥時候還去蹭攤呢?你在云村音樂的評論,都漲了好幾百個了!說不定再蹭一次就火了!”

  “去去去”蔣明初已經不打算去蹭攤了,這種事,玩一次就夠了,還能天天去?

  火了有什么用?能給自己漲級別嗎?

  追求不同好不好!

  你爸我可是桃李滿天下的。

  聽完了自己學生的歌,蔣明初起身去房間里打電話去了,打著打著,突然聽到了女兒在叫他。

  尖叫!

  “爸!爸!快來!快來啊!”

  發生什么事了?

  蔣明初嚇得三步并作兩步,跳回來了客廳里,就看到女兒正捂著嘴巴,看著電視上,然后他就聽到了那宛若鱷魚橫行的表演。

  此時那聲嘶吼已經結束了,但蔣明初眼珠子依然快瞪出來了。

  這是什么神仙大圣啊!!

  國內的金屬愛好者們,喜歡將極端嗓分成不同的唱法,什么“黑嗓”、“死嗓”、“水喉”、“深喉”之類的,但是在極端嗓的發源地,歐美的金屬樂隊,卻往往并沒有分得那么清楚。

  其實它就是真聲帶和假聲帶不同比例的發聲混合而已,順便再加上對吼位的控制。

  西方的分法,往往只分為低頻嘶吼死嗓、高頻嘶吼黑嗓、高頻尖叫、刺耳尖叫等等非常直白。

  但說了再多,嘶吼唱法往往就是三個元素的彼此交疊。

  穩定的腹式呼吸,可控的喉位,以及對假聲帶的利用!

  蔣明初是聲樂教授,雖然他自己是個男中音,而且走的也是民俗唱法、美聲唱法,但這并不代表,他對極端嗓沒有研究,一個聲樂教授,必須觸類旁通,而且他的許多學生,都是流行歌手。

  流行歌手的某些技巧,也和嘶吼有著共同之處,譬如“怒音”。

  掌握基本的假聲帶技巧,對流行歌手來說,也是很重要的技巧。

  他從沒見過這么出神入化的假聲帶控制技巧。

  這個人簡直像是長了兩幅聲帶一樣!

  正所謂外行聽熱鬧,內行聽門道,蔣明初覺得自己簡直是跪著聽完的這首歌。

  一點也不起來,甚至全身冰涼。

  上次有這種感覺,還是女兒給自己看的,網絡上瘋傳的谷小白的五個半八度的無縫升,魔鯨咆哮。

  也就是那時候,他生出來了一種“這怎么可能是人類”的感覺。

  覺得自己三十年的練聲,都練到了狗身上去了。

而此時此刻,他發現那條偷了自己畢生功力的狗,它竟然嫌自己家窮,跟別人跑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