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19章:谷平夫婦的東城之旅

  同一時間,火鍋店里,谷平夫婦正忙碌著。

  火鍋店里,一如既往的火爆,就算是請了人,也忙不過來。

  經常都要翻兩三桌,從早上一直忙到晚上。

  兩個人的身體都有點受不了了。

  此時,谷平剛剛切完羊肉出來,就看到外面電視上,播放著《放歌街頭》的畫面。

  “咦,老谷,這是不是之前經常在咱們門口唱歌的三個年輕人?”一名熟客指著電視上的從河三人組道。

  “哎,沒錯啊。”谷平記得這三個人,在谷小白和306的同學們干翻了對面之后,就跑來賣唱了。

  第一次唱歌的時候,緊張的要死,還是自己掏了20塊錢給他。

  沒想到竟然上電視了?

  “這小伙子唱的還不錯啊。”

  “比之前好多了。”谷平很滿意地點點頭。

  過了一會兒,那名熟客又叫了起來“老谷,你快看!你家小子又上電視了!”

  谷平又看了一會兒,那熟客道“老谷,你家小子沒事吧。”

  “對,我看電視上說,還有人潑硫酸,投毒的,你也不打電話問問?”

  谷平有點心煩,不過老客人都是看著谷小白長大的,問問也是關心,只能耐著性子道“沒事,剛出了事他就給我打電話了,他好著呢。”

  “奧,沒事就好。”老客人也不再多問了,但是門口,卻又有人探頭探腦地湊了進來。

  見到谷平,就露出了笑容“谷先生,能采訪一下嗎?”

  “這里不接受采訪,出去!”谷平的臉立刻沉了下來。

  自從硫酸投毒事件發生之后,天天有數不清的所謂記者來采訪,也不知道哪里那么多好事的人。

  谷平不厭其煩。

  一開始還好聲好氣,后來就完不留情面了。

  一想到兒子差點被潑了硫酸,差點被毒死,谷平就是一陣陣的后怕。

  偏偏你們還一遍遍地問,問一遍,谷平就心煩一遍。

  擱誰都心煩。

  那可是他兒子,他能不擔心嗎?

  但是擔心有用嗎?

  兒子從小就特別有主意,什么事兒都是只匯報一聲,就自己去干了。

  誰也甭想讓他改變計劃。

  谷平和谷小白的微信交流,常年是這種風格。

  “考了滿分。”

  “好。”

  “又考了滿分。”

  “好。”

  許久之后。

  “這次考試怎么沒說?”

  “反正都是滿分。”

  “好。”

  “實驗室開張了。”

  “好。”

  “家里忙不忙?”

  “還好。”

  “有人潑我硫酸。”

  “什么?”

  “我沒事。”

  “沒事就好。”

  隔壁,張學翠和谷小白語音通話時長1532。

  “又有人投毒了,我沒事。”

  “好。”

  隔壁,張學翠和谷小白語音通話時長2802。

  “我想養條狗了。”

  谷平沒回,忙著呢。

  “算了,當我沒說。”

  又許久。

  “去南江錄節目一天。”

  “好,注意安。”

  “錄完回來了。”

  “好。”

  隔壁,張學翠和谷小白語音通話時長3502。

  張學翠對去錄節目的興趣,比谷小白被投毒還大。

  反正,父子倆的交流,似乎就是簡單直接有效,比陌生人還簡潔。

  經常是老婆和兒子聊天的時候,才露臉說兩句。

  這種交流也不知道啥時候開始的,等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成了常態。

  但是……谷平心里,對兒子的近況,比誰都關心。

  那還用說,那可是他兒子!

  所以,這天晚上,谷平關了店門,把一張紙貼在了門上。

  “店長出門,關店一天!”

  然后他意氣風發一揮手“走,去東城,看兒子去!”

  看看這小子,最近到底在忙啥,到底有沒有受傷,有沒有吃苦!

  “給不給兒子說?”

  “不說,搞個突然襲擊!”

  東城大學,又不是沒去過。

  當初送兒子去東原大學上學的時候,可也是夫妻倆的高光時刻。

  跳上六點多的第一班高鐵,早上八點多,就到了東原大學。

  然后直奔谷小白的宿舍。

  到了宿舍樓下,兩個人就被門口的保安攔住了。

  自動投毒事件發生之后,物理系男生宿舍樓的保安,已經是一天24小時了。

  “你們找誰?”宿管阿姨虎視眈眈地看著夫妻倆。

  “我們找谷小白。”

  “原因?”宿管阿姨的目光頓時更警惕了,旁邊的保安也已經警惕地站了起來。

  “這個……”谷平道“我們是谷小白的父母。”

  “嗯?證據?”宿管阿姨有幾分不信,畢竟想要進入宿舍的人,什么匪夷所思的借口都用過了。

  她已經見過了谷小白的大爺大媽叔叔阿姨姐姐哥哥爸爸媽媽爺爺奶奶……

  是假的。

  “這是我的身份證。”谷平嘆口氣,看對方還是一臉警惕,又把戶口本拿出來了,“還有戶口本。”

  進自己兒子的宿舍,都得拿戶口本出來,也沒誰了。

  “喏,這是我們的合影。”張學翠拿又出來了一家三口的合影。

  “啊哈哈哈哈哈,我還記得之前小白的這個蘑菇頭。”宿管阿姨看了一眼三個人的合照,就笑噴了。

  再檢查一下兩個人的證件,哪里還有錯,果然是我家小白的父母!

  那眼神,立刻就親切了起來。

  “唉,小白這個時間,大概在實驗室呢,你們來的時候,也沒先打個電話嗎?”

  “這不不想耽誤孩子的學習嘛……”谷平道。

  那邊,保安慌忙打了個電話出去,不多時,鴻總就到了。

  鴻總和烈總,最近總是有一個坐鎮東原大學,見到谷平夫婦之后,他自我介紹了幾句,說自己是谷小白的安保主管。

  “小白的安您不用擔心,有貼身保鏢24小時跟著,小白現在應該在實驗室,我這就帶您過去,我先給小白打個電話……”鴻總道。

  “不用不用,我們就是想要看看這孩子有沒有事,過去看一眼就好了。”谷平道。

  鴻總茫然,不過還是從善如流,帶著他們來到了物理系實驗樓,辦理了訪客登記。

  谷平在谷小白的實驗室門口,心滿意足地看了半晌“谷小白物理實驗室”的字樣,這才走了進去。

  兩個咸魚老師聽說老板的父母來了,慌忙迎出來,又是一番寒暄。

  “小白去上課了,今天是夏季學期的考核,我給他打個電話?”

  “不用不用。”谷平帶著太上皇巡視后宮的心態,在兩個禿頭妃嬪的陪同下,參觀了一番谷小白的實驗室,兩個人又由御前侍衛鴻總陪著來到了實習車間。

  貼身禁衛江衛正在門口守著呢。

  高中的時候,谷小白上學早出晚歸,兩個人忙著賺錢開早餐攤,三更起中午回,一家人也勞燕分飛,一個星期都打不了一個照面的時候,兩個人經常這樣干。

  在不忙碌的下午,來到學校,從窗外靜靜看看谷小白,看到他活蹦亂跳的,沒有暴斃,也沒有抑郁,也沒有談小女朋友,就放心了。

  那么多人都來取經,問谷小白到底是怎么教育出來的,只有兩個人知道,這兒子是純放養的。

  此時此刻,谷平夫婦在門口看到谷小白和幾個同學一起笑哈哈的,完沒有絲毫陰影的樣子,突然就覺得心滿意足了。

  我兒子一點事也沒有,活的不知道多開心呢!

  其他的?其他的還用關心嗎?這孩子不知道多能耐呢,哪里用我們擔心?

  最近夫妻倆的心態,也已經有了改變。

  張學翠看著自己兒子的側臉,幸福地嘆口氣“我兒子真帥。”

  “長得像我。”

  “是像我。”

  又是一樁無頭公案。

  眼看就又要爭執起來了,谷平突發奇想道“再生一個,看看這回到底像誰,不就知道是誰的功勞了嗎?”

  張學翠一愣“哎?再生一個?”

  “這個算是滿級了吧,再練個小號?”

  “那這次得好好養,不能像現在這個這樣,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是哦。”

  旁邊鴻總“……”

  現在00后的父母們,真是充滿了想象力。

  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不過……這個可真算是提前滿級了。

  16歲就滿級了,真省心啊……

  好羨慕。

  “咱們也四十歲了,再生還能照顧得來嗎?”張學翠有點糾結。

  “沒關系,養不動了就交給他哥。”谷平道。

  “好主意。”

  “走吧。”又看了一會兒,谷平道。

  這就走了?不見一面嗎?

  鴻總更是一臉懵逼。

  他連忙追上去“兩位去哪里?我開車送您!”

  他以為兩個人要去火車站呢。

  “東城有沒有比較好的醫院?我們想要去檢查檢查身體。”

  鴻總“……”

  現在的父母真,真的是充滿了想象力!

  這一下午,鴻總都陪著充滿了想象力的夫妻倆,去做孕前檢查去了。

  然后夫妻倆坐上了下午的火車,急匆匆回家了。

  難道是忙著造人去了?

  鴻總都不知道,該怎么給谷小白提自己今天的遭遇。

  說出去都沒人信啊喂!

  這什么父母啊這是!

晚上,谷小白發信息給自己老爸  “你們來東城了?”

  “對啊。”

  “怎么不見我?”

  “看到你了,沒打擾你。”

  “可我沒看到你們啊!!!!!”

  見到了親兒子,都不和親兒子打招呼的,哪里有這樣的父母?

  “哦。”谷平回答的很冷漠,“想看我們你可以回來啊,還指望我們送上門讓你看?我們又不是美團外賣。”

  然后轉移話題“對了,我們打算再給你生個弟弟,怎么樣?”

  “我有發言權嗎?”

  “沒有,我們就是盡到告知義務。”

  谷小白“……??????我懷疑我不是親生的!!!!!”

  谷平放殺招“親子鑒定書jpg。”

  “對了,你覺得你弟弟叫谷小黑怎么樣?”

  谷小白“……”

  先能生出來再說吧,混蛋!

  第二天。

  “我和你媽想了想,生個孩子也挺累的,還是不受這份苦了,幫你領養一個弟弟怎么樣?”

  下面是一張黑色小奶貓的圖片。

  谷小白無語。

  養寵物?

  呸,你們連只金魚都養不活!

  從小到大,你們養活的唯一生物,就是我!是我!

  你以為我這么自立,是誰逼的?

  谷小白為自己掬了一把同情的淚水。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