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15章:這個真的猜不出來

  “那我們有沒有聽過?”臺下的人問。

  谷小白茫然,我怎么知道你們有沒有聽過?

  “應該聽過吧,前段時間挺火的。”谷小白道,畢竟刷屏熱搜了不是嗎?

  但是這句話,還是沒有什么可參考性,至少對臺下的人沒有。

  “那我們是不是認識?有沒有合作過?”一位老牌歌手站起來問。

  “沒有,我們不認識。”

  不認識?

  這下子,臺下的人就不知道臺上的大叔到底是誰了。

  “哎呀,你們聽他亂說,他滿嘴跑火車,我覺得他嘴里一句真話都沒有!”另外一名女嘉賓毫無形象地拍著大腿。

  不過這位老牌歌手還是不肯放棄,他皺眉道“你發過專輯嗎?現場有沒有你認識的,合作過的?”

  “沒有。”谷小白還是老實回答。

  “都沒有?不可能吧,現場那么多人,你都沒合作過?”

  “真沒有,唱歌其實只是我的副業。”谷小白還是實話實說。

  “哎呦,我可不信!”那位女嘉賓道,“副業都能唱這樣,你讓那些職業玩搖滾的人怎么活?都回家抱孩子去吧!我覺得你肯定是圈內大咖!”

  “真沒有,我很忙的,沒時間唱歌。”谷小白回答。

  臺下一群人都是一臉“呸,信你才傻”的表情。

  “那你的主業是做什么的?”老牌歌手追問,他還是不肯放棄。

  “這個不能說,說了就被猜到了。”谷小白道。

  “噗……”一聲,鄧品笑噴了。

  是,歌手圈里,主業是搞物理的人,可能就這么一個,這個是真不能說……

  臺下的評委嘉賓們實在是猜不出來,從谷小白的口中套不出來有用的信息,或者說……他們不相信谷小白說的話,就只能轉換話題和方向了。

  “之前那棵大樹他怎么了?為什么換你來了?”

  “他遭遇了不可抗力。”變調之后的聲音,沒透露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噗……”臺下的又快笑噴了,不可抗力,天知道不可抗力是什么?

  “為什么換你來?你和之前的大樹是什么關系?”

  “唔……我們都是大樹,他是我哥哥。”谷小白開始胡扯了。

  “他到底去哪里了?”

  “大樹想要發芽,都要接受陽光雨露的,所以他去曬太陽了。”

  胡扯!繼續胡扯!

  “那你就不需要發芽嗎?你不需要接受陽光雨露嗎?”

  “我還年輕,還有很長時間可以發芽,不過他已經是大叔了,再不發芽就晚了……”繼續胡扯。

  付函快笑死了,風和如果看了節目,不知道會不會吐血而亡。

  臺下的人真是……

  媽蛋,猜不出來,聽不出來,也問不出來!

  這集太難了!

  這不是《蒙面唱歌不用猜》嗎?

  為什么這么難猜!

  臺上這個人到底是誰啊!

  臺下的人開始胡亂發問了“請問你是男生還是女生……”

  “男生吧。”

  還吧……小白你連自己的性別都搞不明白了嗎?

  “你這身衣服,和之前的大樹有什么區別嗎?”還有人眼尖,發現了一些細微的不同。

  “有啊,你看我頭上的小鳥。”谷小白伸手指向了自己頭上,那只嫩黃色的小鳥。

  “之前的時候,只有一只,現在有兩只。”

  “為什么?這個有什么原因嗎?”難道有線索?莫非是家里排行老二?或者名字里有二?

  “因為我唱歌好聽,所以又飛來了一只。”

  噗,說了等于沒說。

  臺下的評委們笑得打跌。

  鄧品發現,戴上面具的谷小白,變得比之前貧了很多。

  這家伙很有綜藝感啊。

  當然了,大概這才是他學霸面孔之下掩蓋的本性,年輕人哪有放不開的,敢玩敢鬧的,當然有綜藝感。

  “等到我下次再上臺的時候,就會有三只了。”谷小白又道。

  “為什么?”

  “因為我今天唱的好聽,還會再飛來一只。”

  “如果你每唱一首,都飛來一只,那如果你一直守擂到最后,那腦袋上會不會有九只。”

  “不會的,因為我只會來唱兩首歌。”谷小白道。

  “為什么!”臺下的觀眾們很不爽。

  “因為我只會兩首歌,唱完就沒得唱了。”谷小白繼續滿嘴跑火車。

  信你才怪!

  “那你在離開舞臺之前,會不會揭開面具?”

  “那就要看有沒有人打敗我了,我覺得不會。”

  好自信!

  想要吐槽,卻完吐槽不出來。

  以這位歌手展現出來的實力,誰能打敗他?

  不過大家也知道了,谷小白只是臨時救場四期,他真的是很忙,沒有檔期。

  《蒙面》這節目,一次錄制,兩期播出,分上下集,所以守擂的話,兩周錄一次,唱兩首歌,播四期。

  不然的話,像《蒙面》這種級別的綜藝節目,一般人既然來了,是不會輕易離開的。

  更別說,他走之前都不打算揭開面具,那就是不在乎這種名聲?

  難道是哪位之前在歌手圈,現在自己當老板了的?

  只有這樣,才會放棄繼續在這種舞臺上走下去吧。

  而且還是特別老的老前輩,所以在場的人,都沒有合作過?

  只有幾個人知道,之所以只唱兩首歌,是因為四個星期之后,谷小白就開學了啊!

  就算是風和沒有完恢復,也得自己想辦法了。

  至于揭開面具啥的,谷小白還真不缺少這種名聲,還是低調點吧。

  大家追著谷小白問了一籮筐的問題,谷小白有的就認真回答了,有的就滿口跑火車。

  問題是,認真回答了的,大家都不信,滿嘴跑火車的,反而讓人覺得有線索,想要深挖一下。

  好在主持人前來阻止,該公布成績了。

  谷小白以壓倒性的優勢,幫風和守住了擂臺。

  “所以,下一期,大樹還會繼續站在舞臺上,承接陽光雨露,讓我們期待大樹腦袋上頂著三只小鳥出場!”

  “大樹!大樹!大樹!”

  “大叔!大叔!大叔!”

  臺下的觀眾們,瘋狂大喊。

  這大概是本屆唯一一個退場的時候,還會有人狂呼大喊名字的選手了。

  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谷小白勾走了,那位在臺上被冷遇了半天的女歌手,被象征性地問了幾個問題,就揭開了面具。

  大家象征性地表示了一下驚訝、恭喜、感慨。

  畢竟這位真的不難猜。

  女歌手自己,卻是很亢奮。

  “我來參加節目之前,我還對我的朋友說,我一定可以守住幾期擂臺的,沒想到一期都沒能守住,剛才那位大叔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剛才在后面聽著的時候,就恨不得摘下面具跑上來聽,你們真的太幸福了,你們知道嗎?”

  這位女歌手情商很高,大家立刻對她有了不少的好感。

  “你們能在現場聽到那種歌手的表演,我在后面聽不清楚,快痛苦死了。”她道,“大樹說自己腦袋上會再飛來一只小鳥,我真恨不得我就是那只小鳥,可以站在他頭上聽歌。”

  大家都哄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