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09章:時空偷渡客

  谷小白躺在商務座上,塞上了耳機。

  耳機里傳來了沉重的貝斯聲,然后《大叔》原唱atzka那很有顆粒感的低沉唱腔響起。

“一大早起來發現胡子還是沒刮鏡子前的我還是如此瀟灑帥到周慧敏的愛都瞬間發芽  哥哥我怎么看怎么a……”

  “噗……”谷小白聽得笑出了聲。

  聽一次,就忍不住想要笑一次。

  《大叔》這首歌,他之前并沒有聽過,而且……真的是完全不適合他!

  因為這首歌,是寫給大叔們,也是唱給大叔們的。

  大概就是一群中年大叔喝醉了酒,說著落伍了幾十年的流行語撩啤酒小妹,結果被啤酒小妹嘲諷“你長得像我uncle,大叔您今年貴庚,和我爸爸一樣”的故事。ii

  這首歌自嘲又幽默,曲風歡快而又節奏強烈,但是……

  完全不適合谷小白啊!

  你讓今年16歲的谷小白唱《大叔》?

  簡直是強人所難好嗎?

  再說了,就算今年小白是36歲,46歲,甚至56歲、66歲。

  也不可能體會到這種心酸的心情啊。

  你讓尊龍、劉德華、金城武去撩啤酒小妹?

  說不定立刻就撩到了一群好不好!

  再說了,這首歌的音域低,發音顆粒感超大,也不適合谷小白的音色。

  如果不是知道了谷小白其實是《少年行》原唱,風和也不會想到谷小白。

  而且除了小白,也已經沒有別的合適的人選了。ii

  風和這是因為不可抗力,所以不得不臨時退出節目,但是節目組那邊已經排練的差不多了,錄制時間也已經臨近,不論是換歌還是換人,都很難。

  換歌,重新排練來不及了,談版權之類的也來不及了。

  換人,風和是守擂歌王,換一個人直接空降歌王幫忙守擂?誰能鎮住這種場子?表現出不容置疑的歌王實力?

  付函如果去的話,當然是可以的,但他已經參加了歌王之戰。

  其他人,也大多都有各種綜藝約在身。

  這個時候,風和能夠想到的,也就只有谷小白了。

  “小白,可以嗎?還有問題嗎?”谷小白聽了兩遍原唱,手機滴滴一響,卻是風和發了信息過來“怎么樣?我跟節目組溝通了一下,恐怕到了之后,已經沒有時間排練了,就要靠你臨場發揮了……”ii

  谷小白想了想,道“有現場排練的視頻嗎?”

  來不及排練,讓樂隊配合自己是不可能了,只能盡可能地配合樂隊了。

  拿到了一份視頻,谷小白認認真真地聽了一遍。

  這首歌的骨架是貝斯,配樂的背景里,除了叮叮镲,幾乎全都是中低音域。

  沉重的貝斯,不但擔當了節奏,還是旋律擔當,這可以說非常少見。

  因為這首歌的調非常低,旋律也非常簡單,完全不是華人音樂喜歡的旋律至上的音樂,它是搖滾雷鬼,內核是律動,是groove。

  到了過門的時候,才出現了音域較高的電吉他聲,但是貝斯依然在背后,貫穿始終。

  也就是說,只要跟上貝斯,就不可能跟丟。

  對于之前的谷小白來說,唱這種歌,唱準音準甚至唱出這么低的低音,都不是問題。

  但是這首歌的風格,完全是在音準和低音之外的,譬如律動感、顆粒感和嘶吼。

  如果是沒有得到鼉鼓,進行了節奏和律動訓練,以及得到鼉龍吼獎勵之前的谷小白,今天就要丟人了。

  但,現在的小白完全不懼。

  可這首歌精神層面的東西……

  對谷小白來說,真得是唱不出來!

  感情是不可能有感情的!大叔們的苦惱,谷小白怎么能理解!

  算了,要求不能那么多。

  反正,幫風和守住歌王,等他回來不就行了嘛!ii

  谷小白聽了幾遍,覺得差不多了,對身旁的閃姐道“我睡一會。”

  放平了座椅,蓋上了毯子,谷小白深吸了一口氣,進入了自己的記憶宮殿之中。

  《大叔》已經在他的曲庫里了,谷小白將《大叔》在記憶宮殿里過了一遍,從中分離出了貝斯的旋律,單獨作為一首歌加入曲庫里,又過了一遍。

  這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谷小白剛想退出自己的記憶宮殿,突然又停下了。

  他看向了旁邊角落里,最近出現的一個架子。

  在那架子上,有一個小小的房屋模型。

  就像是售樓處里的戶型模型似的。

  小小的房間,小小的門窗,小小的家具。ii

  這是另外一個“記憶宮殿”,但是不是他的記憶宮殿,而是“公子小白”的。

  谷小白進入另外一個身體之后,習慣性地就建立了一個記憶宮殿,將需要做的事,需要記錄的信息,都記錄了下來。

  當然了,記憶宮殿并非一蹴而就的,他穿越到“公子小白”身上也已經三次了,一共九天的時間,在最后一次回來之前,他終于將“記憶宮殿”建立了起來。

  可他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問題。

  他在另外一個人大腦里建立的記憶宮殿,到底是屬于他的,還是屬于那個穿越的宿主的?又或者屬于兩個人的?

  這一次,當他從試練中醒過來之后,他的記憶宮殿里,就多出來了這么一個小小的模型。ii

  記憶宮殿的樣子,是公子小白在莒國的臥室,谷小白幾乎每次醒來,都是在這個房間里,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自從這個記憶宮殿出現之后,谷小白還不曾研究過,此時看到這個小小的模型,谷小白下意識地看了一下。

  在意識集中到那模型上的瞬間,他覺得有一道門被打開了,眼前無數的光點閃耀。

  下一秒,他的身軀一沉,再睜開眼睛時,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旁邊。

  “白叔?咦……我又到春秋來了?”谷小白震驚不已。

  這怎么回事?

  我不是沒有開啟試練么?難道說……我可以通過記憶宮殿,進行時空偷渡?

  我怎么會這么牛逼?

  谷小白被自己嚇到了。

  “白叔?”眼前的人皺眉看著他“君上,您是做夢了吧,我叔父他已經去世二十多年了……”

  “咦,等等,你不是白叔?你是白田!你怎么變老了!”谷小白瞪大雙眼,還伸手去抓白田的胡子,覺得留了胡子的白田特別搞笑。

  不知道自己留了胡子,是什么樣子。

  “嗯?”白田茫然地看著谷小白,半晌之后,才下意識地試探了一句“公……公子?”

  “是我啊……這怎么回事?”谷小白站起來,就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比之前沉重了許多。

  他走了兩步,發現自己胖了,腿羅圈了,肚皮鼓起來了,關節也有咔嚓咔嚓的聲音。

  我……老了?

  我變成大叔了?

  “我這是在哪兒?等等,你剛才說什么?白叔去世二十多年了?”

  谷小白突然意識到什么,霍然轉身。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