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07章:假聲帶與“鼉龍吼”

東城南方數百公里處,另外一座城市,風和坐在《蒙面唱歌不用猜》的演播廳里,和遠在東城的付函打電話。看.毛.線.中.文.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小白沒事吧,這孩子連電話都打不通,急死人了。”

  “大概是電話太多,不厭其煩了吧,你可以給小俠子打電話啊,你們那么熟……”

  “滾!”說到王海俠,風和就一肚子氣!

  “小白沒事,只有一個保安誤喝了投毒的奶茶,但是毒性已經稀釋掉了……”電話對面,付函哈哈笑了半天,又搖頭道“這投毒的人也是醉了……”

  看到網絡上鋪天蓋地的消息,付函嚇得心臟都要停了,打電話給谷小白打不通,付函就打給了付文耀,才得到了最新消息。

  “沒事就好。”風和道“讓小白暫避一下風頭也是好事,休息上幾個月,讓輿論和粉絲們都冷靜一下。”

  最近這段時間,關于谷小白的輿論是一波接一波,但太多的輿論,其實容易引起公眾的逆反心理,而且抬得越高,摔得越狠。

  這么多年,風和見到過許多本來很有前途的人,不懂得適度應對,硬生生把自己的未來毀于一旦。

  譬如陳宇杰,不就是如此?

  粉絲的追捧,是最容易讓人膨脹的東西,而人一旦開始膨脹,心態就很難再回來了。

  網絡上那些耍大牌的明星,大多都是這種心理。

  據說警方已經開始調查陳宇杰,是否指使或者煽動投毒了,他本來有兩個綜藝節目的通告,這會兒都取消了,譬如風和就聽節目組說,之前《蒙面唱歌不用猜》就曾經想過要請陳宇杰上節目,但現在已經計劃告吹。

  網絡上還有人說,就連他的直播間都暫時被封了。

  對陳宇杰來說,這無疑是斷了他的根。kanmaoxian

  等到事情平息之后,他騰出來的位置,早就已經被人填補。那些曾經瘋狂喜歡他的粉絲,也早就喜歡上了別人。

  陳宇杰深陷漩渦,谷小白就是漩渦的另一面。

  在這種輿論的漩渦之中,急流勇退,也是一種智慧。

  再說了,谷小白又不是其他的那些流量們,毫無實力。

  以谷小白的實力,別說過一兩個月了,再過一兩年,都可以隨隨便便火起來。

  “而且,還可以趁現在沒事干,來錄張專輯啊。”風和還心心念念的,想要給谷小白制作專輯呢。

  音樂人,終究還是要用作品來說話。

  “你就先別想那么多了,先把你的節目錄完吧。”付函哭笑不得。

  風和打電話就是因為擔心谷小白,所以想要問問具體情況。

  現在知道谷小白沒事,風和也就放心了。

  “那我先去排練了。”風和掛了電話。

  一邊走一邊搖頭“唉,這孩子真是會惹事,一點也不小心……哎呦!”

  風和腳下一滑“咚!啊!”

  “哎呦,我的腰,我的腰!”

  風和四仰八叉躺在舞臺上,痛的想哭,難道我就不適合站在舞臺上嗎?

  媽蛋,為什么好不容易站在舞臺上了,偏偏排練的時候也會在舞臺上摔倒啊!

  啊啊啊,我的腰斷了,我的腰……

  306寢室里,谷小白接了一盆水,趴低身體,伸直脖子,將自己的下巴、喉嚨都浸泡在了水里。

  “吼……吼吼吼吼……”低沉的聲音,從他的喉嚨中發了出來。

  水盆之中,一漣漪擴散開來,谷小白調整著自己的發聲方式,低頻的聲波越來越強,越來越強,他浸泡在水中的喉嚨附近,一個個氣泡冒了出來,氣泡越來越大,越來越激烈,像是沸騰了一樣。(注)

  這就是系統獎勵給他的低音特殊發聲技巧“鼉龍吼”的練習方式。

  大多數爬行動物由于既沒有兩棲類的聲囊聲帶,也沒有鳥類的鳴肌鳴管,因此基本不發聲,但鱷類例外。

  而鱷類的喉部生有腭帆膜,加上舌根的橫起褶皺,能起到類似聲帶的作用,故能發出多種聲音。

  生理上的不同,人類自然不可能完全模仿鼉龍的吼叫聲。

  但人類的智慧是無窮的,隨著人類聲樂技巧的進步,開發出來了各種各樣的發聲技巧。

  譬如“哨音”,就可以理解為是在模仿鳥類的“鳴管”發聲,發出高頻的聲音。

  既然人類可以模仿鳥類,為什么不能模仿鱷魚?

  這就是“鼉龍吼”這種發聲方式誕生的原因了。

  但系統之所以給這種發聲方式命名成“鼉龍吼”,并不僅僅是為了酷炫,還有其深層的道理。

  首先這種發聲方式音量很大,如同鼉龍的全力大吼可以傳出一公里之外。其次是低頻,由于鱷類普遍生活在植被茂密的環境,為了繞過樹木等障礙物且傳得更遠,它們的聲信號的主頻率都非常低。

  在經過“被動訓練”之后,谷小白發現,所謂的“鼉龍吼”,不但是一種低音發聲技巧,也是一種低音訓練技巧。

  從發出的聲音來看,它有點像是極端嗓中的“死腔”,是一種“嘶吼”聲,聲音非常厚實低沉,高音共鳴比較少,而且擁有非常粗大的顆粒感。

  而從生理學上來說,它屬于假聲帶發聲。

  所謂假聲帶,學名叫室帶,是一組通常由副交感神經控制的平滑肌,位于真聲帶的上方,通常它是沒有辦法發聲的,它在人類身體中的作用,是在吃東西的時候,蓋住氣管,防止食物、水進入喉管,幾乎沒辦法由人類的意識單獨控制。

  也就是說,人類其實沒辦法單獨控制它來發出聲音,或者改變音色,因為它本來就不是用來唱歌的。

  而假聲帶和假聲也沒有關系,假聲的發聲原理,是真聲帶的邊緣震動。

  但它確確實實可以參與到發聲過程中去。

  譬如人類發聲方式里的“顆粒感”,就來自于假聲帶,譬如人類清嗓子時,那種“呼嚕嚕”的聲音,就來自于假聲帶。

  假聲帶發聲,可以帶來一種“嘶吼”的感覺,在極端嗓里用的比較多。

  一些聲帶受損的人,假聲帶參與發聲比較多,所以嗓音會比較沙啞,譬如搓煙頭的楊坤。

  一直以來,谷小白都是以干凈、通透的嗓音聞名,在唱歌的過程中,幾乎用不到假聲帶,只有在最近唱《少年行》,強行壓“煙嗓”的時候,才算是動用過假聲帶。

  但這種發聲方式是很毀嗓子的,估計是系統都看不下去他這么毀自己的嗓子了,所以才獎勵了他“鼉龍吼”這種低音發聲和訓練技巧。

  又或者,系統認為他對自己真聲帶的開發,已經達到了極致,可以開發邊緣的發聲系統了。

  經過了“鼉龍吼”被動訓練,谷小白某種程度上,可以單獨控制自己的假聲帶,這種感覺,就像是谷小白憑空多出來一個聲帶一樣。

  同時它也是一種有效的鍛煉和保養聲帶的方式,震動的假聲帶,像是在不斷給真聲帶按摩一樣,防止聲帶充血、發腫。

  谷小白練習了一會兒發聲技巧,突然聽到身后有動靜,他抬起頭來,就看到付文耀舉這個手機,目瞪口呆地站在門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