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06章:谷小白的哥哥谷小黑

谷小白終于還是拎著死活要出院的江衛,一起回到了寢室。看.毛.線.中.文.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路上江衛一直在敲自己的腦袋。

  奇怪,剛才那“咚咚”的聲音,谷小白是怎么敲出來的?難道我真的是腦殼空空?

  可現在敲的腦殼都痛了,也沒敲出來這種聲音啊,奇怪……

  宿舍的門廳里,已經處理、清理干凈了,另外一名保安坐在門廳里,謹慎地盯著每一個來來往往的人。

  谷小白剛進門,就被閃姐攔住了。

  “你沒事?”先拽著谷小白左看右看,看了半天,閃姐拍了拍胸口,“真是的,我才離開了那么點時間,就出現了這么多事……寫歌罵人很爽吧,但是沒想到會出這種事吧……”

  谷小白訕笑,然后茫然“你離開了?去哪里了?”

  難怪最近閃姐并不怎么經常出現。

  谷小白還以為,她已經玩膩了自己所謂的“站姐”的游戲,就要放棄了呢。

  然后,他就看到閃姐把一個學位證書遞到了他面前。

  “授予吳珊珊人力資源管理(影視經紀人與演藝人員管理方向)碩士學位——校長吳全東”

  “唉?閃姐你是學這個的?你畢業了?”谷小白這才意識到,自己對閃姐一點也不了解。

  他還以為閃姐就是一個在學校里開美發店,閑的發慌的老板娘,沒事兼職當站姐呢。

  沒想到閃姐其實是在攻讀學位。

  “對啊,我最近一直在忙論文答辯。”閃姐道,“你還不停得給我瘋狂搞事,差點害得我連論文都寫不完,好在拿到了優秀論文!”

  “論文寫什么的?”谷小白好奇。

  閃姐微微一笑“你。”

  谷小白“呃……”

  半晌才道“不勝榮幸,我可以拜讀一下嗎?”

  “當然。看。毛線、”閃姐把一本厚厚的論文,遞給了谷小白。

  《從現象級偶像谷小白的誕生談互聯網時代造星新方法及粉絲經濟的新形勢》

  “我一定認真拜讀。”谷小白認真道。

  以前他對閃姐并不了解,還納悶閃姐為啥那么閑,整天跟在他的屁股后面,這會兒谷小白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淺薄了。

  谷小白對自己成為輔助教具之類的,從來不反感,之前幫江衛刷題是如此,現在成為閃姐的研究對象,也是如此。

  而且,嚴格意義上來說,這還是第一本專門寫谷小白的書啊。

  雖然谷小白覺得,日后一定有無數的傳記作家來給他寫傳記,但是……

  這是第一本,得好好收藏。

  就算是谷小白,心里這會兒也美滋滋的。

  “另外,我畢業了,以后不能當伸手黨,跟家里要錢了,所以……我今天其實是來求職的。”

  “求職?”谷小白茫然,“美發店呢?”

  “那個只能賺零花錢啦,而且我打算轉讓掉了,我要開始我的事業!”閃姐道,“所以,我和tony都來投奔你啦。”

  閃姐身后,野牛精一樣的tony老師,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谷小白覺得自己和閃姐,對零花錢的定義肯定是不同。

  但谷小白還是不懂,你求職和我有什么關系?

  投奔我?

  “我想當你的經紀人。”閃姐道。

  “呃……經紀人?”

  谷小白大概從來沒想過,自己也需要經紀人。

  “食堂里也不能演出了,你有沒有考慮過以后要怎么演出?”

  “沒有。”谷小白表示,不演出也木有問題,因為我已經有實驗室了!

  把實驗室搞好,演出什么的,隨緣好了!

  “你看,所以你需要經紀人。”閃姐攤手。

  “不,我不需要。”

  “你需要的。”

  “不需要。”

  “沒關系,反正我已經得到了你的代理監護人授權,而且還會自己給自己開工資……”

  “我的監護人?你找了我爸?哎,不對啊……我爸怎么會答應這種事?”

  “你哥。”

  “我哥?我哪里有哥?”

  “你當然有哥哥了,你哥哥叫谷小黑,現在正在歐洲藝術院校攻讀博士學位,暫時沒有辦法回來,所以只能和我視頻聯系,哎呀你們兄弟倆都長得好帥……”

  閃姐花癡了幾秒鐘。

  谷小白“……”

  然后,他就看到了閃姐打開了另外一個文件夾,給谷小白看。

  “谷小白工作室注冊申請表”

  “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

  “工作室權益轉讓協議。”

  這些文件表明,谷小白的哥哥谷小黑,以代理監護人的身份,幫助谷小白完成了“谷小白工作室”的申請,并進行為期約為兩年的代為監管,在谷小白年滿18歲之后,將會將所有的權益還給谷小白。

  可問題來了。

  谷小黑是誰?

  我什么時候有這么一個哥哥了?

  還在國外留學?

  老爸老媽,你們背著我干了什么?

  等等……一定是系統搞的鬼!

  “總而言之,我今天是來向你求職的,而且你也已經答應了,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老板了,但是直到你成年,我都不用聽你的,而是向你的哥哥谷小黑匯報……”閃姐給谷小白總結了一下,然后“啪”一聲拍了一下巴掌“老板,下面咱們的發展計劃,我都已經列出來了,請您過目。”

  我過目不過目有什么區別嗎?

  谷小白的理解就是,系統把自己賣給了自己不存在的哥哥兩年時間,自己突然就變成了系統的包身工了?

  我呸,別想我配合!

  閃姐道“不過,既然發生了這種事,目前我們的重中之重,就是給老板您組建安保團隊,我列出來了一些比較有經驗的安保公司,您要不要篩選一下?”

  旁邊,江衛耳朵一豎,湊了過來,腆著臉問“姐,您看我們公司怎么樣?”

  再不找到業務,我們公司就要發不出來工資了!

  “差點把自己毒死的保安,去去去……”閃姐和江衛是不對付的,因為江衛總是阻攔她進入男生宿舍。

  “姐,你看,我如果把自己毒死了,老板就安全了對不對?”

  閃姐“咦,有道理哦……”

  谷小白搖搖頭,轉身回寢室了。

  回到了寢室里,谷小白先打了個電話給家里報平安,又發了幾條消息,處理了一些瑣事。

  然后拿出來一個金屬盒子,把手機向里面一丟,直接扣上,塞進了抽屜里。

  以偉大的法拉第之力,系統,封禁!

  “得瑟是不是?關你禁閉!”

  晚上,谷小白打開了金屬盒子。

  “在里面呆著怎么樣啊,谷小黑?”

  “我錯了,請放我出去,我再也不敢了……”

  “再關你一晚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