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04章:穿越千年為你咬人

前方舞臺上,谷小白站在臺上,又撐起來了自己的電鋼。kanmaoxian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一首《著》,謝謝大家。”谷小白道。

  下面吵得再厲害,他向來不管,唱完就走。

  這方面來說,谷小白也是個渣男,一點也不“寵粉絲”。

  但他的每次演出都誠意十足,堪稱完美,這方面來說,比那些“寵粉絲”但是唱得稀爛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臺下,三根毛的老洪氣得拍桌子大叫,帶著黑粉們紛紛起哄。

  最近大概是喊的太多,老洪去體檢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心肺功能都增強了。

  警察大叔抱著肩膀,站在舞臺一側,音箱后方,看著下方。

  谷小白和自己粉絲的這種互動,他已經很習慣了。

  看起來很激烈,實際上是谷小白粉絲,對谷小白特殊的愛。

  人群中還有幾個人在亂竄,正是那幾位特別活躍的黑粉小伙子,看到了生面孔、看起來像是外地來游客的家伙,就上前去推銷自己的黑粉公眾號。

  許多新來的人,很快就被拉入了黑粉的陣營,拼命和谷小白唱反調。

  往日里,警察大叔估計就只會在旁邊笑呵呵看著,也不干涉。

  但今天,警察大叔有些緊張,大廳里的警察和保安,也明顯比往日里多了許多。

  因為,網絡上有人對谷小白發出了死亡威脅。

  谷小白剛剛開唱幾句,警察大叔經看到有一個目光閃爍的女人,正從后面向前移動。

  這個女人戴著帽子,捂著口罩,穿著一身防曬衣,看起來和其他的游客打扮很相似。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警察大叔總覺得有點危險。

這女人慢慢鉆到了前排,引起了一群小姐姐們的不爽,但是她們忙著聽谷小白的演出,沒有說什么。看‘毛.線、中.文、網  女人站在前面等了大概半分鐘,突然從背包里拎出來了一個瓶子擰開,向谷小白砸了過去。

  警察大叔早就已經注意她了,此時猛然沖出,一把將谷小白拽開。

  那瓶子從空中飄過,“嘭”一聲落在舞臺上,瓶口里灑出了某些液體,灑在地面上。

  地面頓時被腐蝕,一股氣味揮發出來。

  警察大叔嚇出了一身冷汗,這是硫酸?還是什么?

  如果這瓶子灑到了谷小白的身上,簡直后果不堪設想!

  他連忙把小白拉到了身后,保護起來,轉頭向人群中看去。

  就看到那女人正鉆入了人群之中。

  “抓住他!”警察大叔大喝一聲,他的戰友從旁邊沖過去,但是人實在是太多了。

  而且,此時大家都驚慌了起來,騷動中,眼看那人就要躲入人群里。

  就在此時,警察大叔就聽到身邊傳來了一聲怒吼。

  “嗚汪汪汪汪!”

  一條大黃狗閃電一般從他的身后沖了出去,鉆進了人群中,一口咬住了那女人的半邊大腿,死活不放口。

  傻狗!

  谷小白目瞪口呆,傻狗竟然真穿越千年,為了他來咬人了!

  這一刻,谷小白不知道是驚慌,還是感動,還是好笑。

  突然有人襲擊谷小白,還有狗咬人,人群更加騷動起來,就在此時,一聲大喝傳來“都別驚慌!”

  聲如洪鐘的老洪,像是一根鐵松一般站在那里,鎮住了所有人。

  他伸手一指“先抓人!維持秩序!”

  兩三名警察一起撲上去,把那女人拽到了一邊,傻狗還死死咬著她的腿,不肯松口。

  “傻狗,好孩子!”谷小白摸了摸傻狗的腦袋,“松口吧!”

  傻狗松開嘴,一嘴血就想要去舔谷小白,尾巴搖得跟風車一樣。

  “哎呀,愁死了,快去洗洗。”谷小白被舔了一手血,拽著傻狗來到了洗手池的旁邊,然后又跑去食堂窗口,幫他打了好幾塊肉丟給他。

  不能讓人家傻狗白穿越千年啊!

  “嗷嗚嗚嗚!”傻狗看到好幾塊把子肉和雞腿雞翅,興奮地嗷嗚嗚亂叫,三兩口就吃下肚里去,興奮地哈赤哈赤喘氣。

  然后豎起耳朵,像是聽到了什么人呼喚一樣,油乎乎的舌頭舔了谷小白的手幾下,轉身又跑向了角落里,眨眼之間消失不見了。

  警察大叔終于處理完那女子,回頭看向谷小白,就看到谷小白又在淡定洗手。

  “你有沒有受傷?”

  “沒事。”

  “剛才那狗呢?”

  “什么狗?”

  警察大叔瞪大眼,什么狗?

  就是剛才咬人的那狗啊。

  小白,你別給我裝傻!

  谷小白攤手。

  警察大叔看看其他人,大家都沒看到這狗是哪里來的,又去了哪里。

  真是太奇怪了……

  剛才那一瓶估計是酸性物質的東西,此時正在地面橫流。

  前排站的大多是小姐姐們,一名學姐嗅了嗅空氣,篤定道“液體本身沒有氣味,反應物有點刺鼻,大概率是硫酸,弄點小蘇打來中和一下,然后用大量水沖洗就可以了,沒關系。”

  “不會是什么病毒之類的嗎?”警察大叔考慮的比較多。

  “這種濃度的酸性物質里,沒多少致病菌或者病毒能生存。”另外一名學姐道。

  其他幾名學姐學長做出了同樣的判斷,旁邊食堂經理胡春軍立刻指揮食堂的員工飛奔而去,很快就回來了。

  小蘇打這東西,食堂里有的是。

  小蘇打中和、大量水沖洗,不到五分鐘,一切搞定。

  在食堂員工處理的時候,谷小白已經站到了電鋼之前。

  電鋼附近兩米內,一點事也沒有,完全沒有被濺上硫酸。

  笑話,這可是妖琴!

  看到谷小白的舉動,警察大叔都呆了。

  怎么回事?難道谷小白還打算繼續表演?

  “唱完這首歌,請大家按照警察叔叔的安排有序撤離。”谷小白站在臺上,繼續唱完了這首《著》才轉頭去打飯,吃飯。

  警察大叔留下幾個同事幫助撤離人群,自己則帶著剛才襲擊谷小白的女人從后門離場,估計去審訊去了。

  人群里,尹沙林看著淡定的谷小白,淡定的人群,一臉的呆滯。

  我去,這個學校的人都好強!

  我們的這位小老板好霸氣!

  其實谷小白此時還是有些后怕的。

  但是警察大叔的保護,加上傻狗突然出現,給了谷小白足夠的安全感,沖淡了這種恐懼。

  谷小白一邊吃飯,一邊想著傻狗,剛才傻狗出現,才用了大概兩分鐘,它下次再來的時候,給它吃點什么好呢?

  自己是不是應該隨身常備一些牛肉干啥的,好犒勞這只傻狗?

  谷小白拎著琴,在江衛的保護下回到了寢室,剛打算下單買點牛肉干,手機突然響起來“小白,你今天有沒有吃外賣的食品?”

  “沒有啊,怎么了……什么?投毒?”

  谷小白豁然站起,轉身就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