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01章:瘋狂放煙霧彈(為盟主

  鄧品和朱蕓,自從《音樂快車》翻車之后,就暫時失業了。看1毛線3

  不過這種失業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很快,他就被《放歌街頭》聘請為現場嘉賓,隨后他把朱蕓也拽去了。

  再然后,他又被《蒙面唱歌不用猜》請去當輪換嘉賓。

  上一次《音樂快車》翻車事件,反而讓他和朱蕓兩個人的知名度和咖位有所上升,并被谷小白的粉絲所喜歡。

  隨后,云村音樂的“光輪計劃”,又來聘請他進入專家評審組。

  其實一開始鄧品是有點不爽的,因為季白裁就是“光輪計劃”扶持的一個歌手。

  但是光輪計劃的負責人和他私交不錯,對他保證說,“光輪計劃”無論如何都不會允許抄襲的,季白裁的某首歌抄襲了,其實原本也不怪他,而是節目組慫恿,是經紀公司包裝,對這個人的才華,并不能一棍子打死全部。

  畢竟……

  華語樂壇這種音樂環境,各種抄襲、扒譜,簡直不要太多。

  很多老前輩的屁股后面都有一串屎。

  當然了,不只是華語樂壇,全世界的音樂界都是如此,還有許多跨國互抄,抄好幾個版本,到最后已經不知道到底誰抄誰的跨國無頭公案。

  “再說了,你加入光輪計劃,見到了任何疑似抄襲的歌曲,就可以直接舉報或者提出來,這也是你的責任,對不對?”光輪計劃的負責人道。

  鄧品想了想,覺得有道理。

  當然了,人總要恰飯的,當光輪計劃的評選專家,雖然顧問費不太高,但不用去坐班,也不用去拍攝,可以碎片時間干活,還能第一時間接觸到許多有才華的音樂新人資料,對鄧品來說,也算是不錯的工作了。

  而自從當了“光輪計劃”的評審專家之后,就經常有媒體采訪他。

  而其中最多的話題,就是“誰是白墨聽霞?”

  音樂這個市場,雖然萎縮的厲害,音樂的影響力,也已經退居到了各種電影、電視劇、綜藝、短視頻的后方。

  但依然還是有很多的關注度的。

  特別是火爆了許久的《少年行》,又是網絡上各種翻唱,又是被歌手唱上《歌王之戰》,即便唱的不好聽,可也是持續不斷的曝光度。

  這首歌,現在儼然已經是云村力推,光輪計劃的門面。

  如果一個剛剛加入云村的新用戶,讓電臺自動推送,隨機播放,不超過十首,準能聽到這首《少年行》。

  而《就你賤》的橫空出世,更是將這種熱度推向了風尖浪口。

  這首歌擁有犀利的言辭,毫不做作的態度,正迎合現代網友們的喜好。

  而它出現的時機,又實在是太及時了,引起了一群人好事的狂歡。

  一夜過去,網絡上和娛樂圈相關的,討論度最高的三個話題,就是《歌王之戰》新一期播出、陳宇杰只有三票,以及白墨聽霞寫歌罵陳宇杰。

  陳宇杰的粉絲們都瘋了,在微博上瘋狂大鬧,鬧得天翻地覆。

  可“白墨聽霞”到底是誰?

  是某個驚才絕艷卻籍籍無名的年輕音樂人?

  還是某個隱藏姓名的回鍋肉音樂人?

  又或者,干脆是云村光輪計劃為了吸引人氣,搞的官方策劃?

  網絡上,大家都在猜測,已經提出了不下十個人名了。

  但凡其中有被人猜到的,有被人提到的名字,都有陳宇杰的粉絲跑去亂咬。

  網絡上還有人發起了投票,認為“白墨聽霞”是谷小白306的人數,達到了21。

  這個比例雖然不多,但是要知道,在榜單上的人名,至少有20個之多。

  而且,越來越多的線索,被從這首歌里找了出來。

  譬如深埋其中的三個人的名字。

  可唯一的問題是,這個主唱的聲音,和谷小白一點都不像。

  難道306里面,還藏著一個煙嗓大神?

  又或者,有人在拿306當幌子,吸引火力?

  這種討論,快把鄧品憋死了。

  身為評委,他是能接觸到這些歌手的個人資料的,但是他簽了保密協議。

  而且,就算是沒簽保密協議,他也不能出賣谷小白啊,現在陳宇杰的粉絲們正不理智呢。

  節目上被谷小白吊打,節目下面被谷小白寫歌罵,天知道他的粉絲會干出來什么事。

  再說了,這也是活該,如果陳宇杰的粉絲不去惹谷小白,估計還不會被罵的這么慘,現在真的是全世界都知道了……

  連不知道陳宇杰是誰,不看《歌王之戰》的人,都知道了,火出圈的慘。

  他可是聽說,陳宇杰在直播中放話,要恁死谷小白……

  不行,不能出賣小白。

  每次被記者采訪,他都笑瞇瞇道“怎么可能?小白的聲音和這個完全不像嘛!”

  “對啊,網絡上說這是小白唱的,你讓他們自己試試?小白那種干凈通透的音色,怎么才能變成這種煙嗓?這壓根不科學。”

  “軟件變聲、修音,都不可能達到這種效果的,如果有這種技術和軟件,那我們還唱什么歌?都交給電腦就可以了對不對?這肯定是有人在和小白或者306開玩笑,或者他是小白或者306的粉絲。”

  “我覺得,這首歌的作者,可能在《放歌街頭》的參賽選手里。”鄧品拼命放煙霧彈,順便幫自己的節目做廣告。

  “也可能是某個煙嗓主播,我聽到一些主播唱得有點像,狀態好加上后期修音的話,說不定能達到這個效果。”繼續放煙霧彈。

  “還有可能是谷小白的同學、朋友。東原大學臥虎藏龍,厲害的音樂人多得是,你們可以關注一下東原大學的校歌賽,說不定能有新發現。”瘋狂煙霧彈。

  “你說歌詞?歌詞可以隨便寫,但歌不可能隨便唱。但我覺得,今年的歌壇里,最讓人驚喜的,就是兩個人,或者兩個組合,一個是谷小白,一個是白墨聽霞。”再放煙霧彈。

  “我覺得,這兩個人,可以并成為‘歌壇大小白’,歌壇新生代,可能就是大小白扛起來了……”

  “我覺得不用太久,原唱估計就會站出來自己唱這首歌了,大家拭目以待就好了。”

  一連串的煙霧彈,炸得媒體和大眾暈頭轉向。

  本來基本上已經鎖定了谷小白的粉絲和媒體,一時間又被說的糾結了。

  對哦,就算是再怎么著,谷小白也不可能唱出來這種聲音對不對?

  那到底是誰?

  “我呸!”風和也看到了鄧品接受采訪時發表的言論,“無恥的騙子!”

  結果,他和付函也被媒體追著采訪了,畢竟付函和風和,是谷小白在音樂圈子里接觸最多的人。

  “小白?不可能是小白的,這輩子都是不可能的。”風和捏著拳頭,惡狠狠道。

  呸,你們怎么不采訪一下我是不是“一棵想要發芽的大樹”?為什么不采訪一下我參加《蒙面唱歌不用猜》?為什么不采訪一下我想怎么弄死王海俠?就知道采訪小白的事!

  “嗯,我以我的名譽擔保,白墨聽霞絕對不是小白。”付函道。

  名譽什么的,又不能當飯吃,不要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