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74章:大義滿腔

  雖然從來不愿意打顏值牌,而是專心致志做音樂,但是付函畢竟是付文耀的堂哥,他們一家的基因,其實非常優秀,兄弟幾個,90分帥哥是跑不了的。

  付函剛出道的時候,也是小鮮肉級別的,一身白衣,一把吉他,加上本身的底蘊與氣質,簡直就是白馬王子,被稱為“少女殺手”。

  但是歲月是把殺豬刀,隨著歲月的輪回,付函就從少女殺手變成了少婦殺手、大嬸殺手、大媽殺手……

  當然了,身在娛樂圈,保養比較好,加上臺上的妝容,付函看起來依然是帥氣逼人。

  而且,因為年齡的增長,那成熟穩重的氣質,加上一身黑紅配色的衣服,端莊大氣,就像是古代君王。

  而站在角落里,一身白衣,下擺襯紅,橫吹長笛的谷小白出來時,真的像是天君降臨一樣。

  在谷小白的笛聲響起的剎那,兩個人對望了一眼。

  微微點頭。

  其實,在上古先秦的禮服里,黑紅二色是大夫以上才能穿的顏色,黑色的上衣,被稱為玄端。

  除了玄端之外,還有素端,是兇禮之服,其實也是比玄端更高等級的場合才能穿的禮服。

  谷小白和付函兩個人的服裝設計,形制上并不相同,但都借用了上古先秦禮服的設計元素,一個黑紅配色,一個白紅配色,有著強烈的暗示。

  這兩個人,和其他人都不同。

  其他人,不論是合唱團還是民樂手,甚至編鐘建鼓,都是配角,都是背景。

  這兩個人,才是主角!

  不,在谷小白在臺上的時候,他才是主角!

  谷小白的笛子出來的時候,全場的焦點就轉移了。

  當谷小白的吟唱和聲響起時,之前全場拼盡全力營造出來的氣氛,似乎瞬間就被刷掉了。

  什么鐘鼓齊鳴,什么琴簫合奏,一切都被遺忘。

  那一瞬間,就只有一個谷小白,站在臺上!

  舞臺一側,全程參與了排練的樓爺心里咯噔一下。

  糟糕!

  當初彩排的時候,燈光沒有全開,谷小白也沒有帶妝!

  即便是這樣,當初彩排的時候,付函也是拼盡全力,才壓住了谷小白。

  這孩子,簡直是舞臺上天生的王者!

  可現在這樣的谷小白,能壓住嗎?

  壓不住會怎么樣?

  壓得住谷小白,付函就是這場當之無愧的第一。

  壓不住谷小白,付函就是一個為了得第一,請原唱上臺幫唱的心機boy!

  付函他在臺上,像是已身為人王,屹立在萬民之上,權力之巔。

  但一身素端,帶妝狀態下,俊美到不似人類的谷小白,出現在舞臺上時。

  氣勢更盛三分。

  付函又看了一眼谷小白。

  這孩子,真是一點也沒有留手,如果不是我也有兩把刷子,恐怕真的要栽在這里了。

  臺上,付函的表情變了。

  如果單純比身體的機能,這個舞臺上,有一個算一個,在谷小白的面前,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這孩子就是一個怪物!

  五個半八度的音域,何止是變態!

  但今天,付函要唱的,不是小情的《燕燕》。

  他要和谷小白比的,也不是唱功。

  付函對著谷小白微微一笑,似乎在說。

  “小白,看著點,哥哥今天告訴你,唱歌,不只是唱而已……”

  臺下,大媽的心都快萌化了。

  天哪嚕,小函函和小白白,天哪嚕,天哪嚕!

  怎么辦,怎么辦,我的少女心!

  到底哪一款才是我的菜!

  呸,成年人才不要做選擇,我都要!

  舞臺上,付函的身軀挺起,表情變得嚴肅,聲音也變得極具共鳴,渾厚無比。

  就算是讀了足以和歷史學博士媲美的春秋史書,就算是寫出來《燕燕》這樣的歌,但谷小白終究是一個孩子,他對《燕燕》的理解,遠遠不足。

  《燕燕》是一首送別詩,可這歷史上,上下五千年,送別的,何止是一個出嫁的妹妹?

  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

  有“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的蕭瑟。

  有“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的惜別。

  有“海內存知已,天涯若比鄰”的灑脫。

  有“陽關萬里道,不見一人歸”的失落。

  有“萬里辭家事鼓鼙,金陵驛路楚云西”的豪邁。

  而《燕燕》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首送別詩!

  送別之祖,離愁之源!

  這兩千多年來,有多少人,曾經因為一首《燕燕》而黯然傷神。

  又有多少人,因為一首《燕燕》而慷慨悲歌。

  這一切,小白,你知道嗎?

  小白你最大的短板,就是因為你太年輕……

  年輕真好啊……

  但……

  正因為你年輕,所以不懂得,離別有時候不只是小情,還是大義!

  谷小白已經將小情唱到了極致,但是,這大義的《燕燕》,才是我的最終殺手锏!

  臺下,無數的觀眾如癡如醉。

  后臺,在候場的歌手們目瞪口呆。

  原來,《燕燕》還能這么唱!

  大義滿腔!

  這一刻,付函唱的不是送自己的妹妹出嫁。

  他唱的是慷慨赴國難,萬里奔行營,詩人行萬里,浪子游天涯。

  唱的是五千年的悠悠歲月,流淌在每一個人骨子里的離愁。

  以及離愁之后,燃起的那火焰。

  眨眼之間,這星星之火,已然燎原。

  后方,本來擔憂的樓爺,將自己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谷小白很強,超級強。

  但……這一刻舞臺上的主角,依然是付函。

  他,壓住了。

  一曲終了,當付函從歌曲里收回情緒時,他看到的,是下方瘋狂揮舞雙手的人群,想哭,想笑,想要沖上舞臺的觀眾們。

  還有大媽帶著哭腔的大喊:“小函函我永遠愛你!”

  然后再喊:“小白白我也愛你!”

  怎么辦,怎么辦,我的心已經分成了兩半,一半是小白白,一半是小函函。

  至于家里的老公兒子……

  算了,誰還記得他們!

  “小白白,小函函!加油!你們是第一名!真正的第一!”

  付函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他定了定神,道:“謝謝大家,謝謝我的小兄弟小白,也謝謝各位藝術家們……”

  谷小白站在一旁,向臺下鞠躬,這一刻,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

  不用去看《燕燕》的共鳴度,他一定已經越過了,那最后一道坎!

  原來,《燕燕》還可以是這樣的《燕燕》!

  答謝,離場,臺下還久久無法平息。

  第二名候場歌手已經在一旁等待了。

  “付函老師真的發大招了,我也必須全力以赴才行!”

  (注1:《燕燕》的來歷,到底是誰寫給誰的,目前有五六種說法,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中國第一首離別詩……

  注2:網絡上有人把這種小歌大唱,小情小愛的歌曲唱得豪情滿懷的唱法,叫“大義腔”,這是個完全不準確和沒有科學依據的定義,大家聽聽就好。不過我覺得韓磊老師在《我是歌手》第二季上的表現可以參考,韓磊老師硬生生把一首《暗香》唱成了《暗中為你砍死了幾十個殺手攻下了數百個城池你說花真香》,超贊,網易云音樂搜索《暗香》就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