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73章:什么?竟然有人比我們小函函還帥

《歌王之戰》的現場錄制,付函作為上一次的第一名,選擇了第一個出場。看.毛.線.中.文.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第一個出場有利有弊,好處就是不會受別人影響。壞處就是人總是對時間最近的事情印象深刻。

  最后所有觀眾最終投票打分的時候,已經對第一個忘得差不多了。

  但還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第一個直接把他們震傻了,后面的全都聽不進去!

  有可能嗎?

  付函的休息室里,谷小白捧著一本厚厚的書,慢慢翻動。

  旁邊還有幾本《電聲技術與音響系統》、《電聲器件材料及物性基礎》……

  都是樓爺推薦的書目,工作人員幫忙買來的。

  旁邊,付函的合伙人張智妍兩眼冒心的看著谷小白。

  哇,小白刷題殺!

  現場版的小白刷題殺!

  其實這些請來的嘉賓、和聲、樂手們,是不應該在付函的休息室里的,畢竟《歌王之戰》的節目組,也是有自己的底線的。

  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節目來刷存在感的。

  不該露臉的,就不給露臉。

  但是谷小白……

  請再給我來一打!

  谷小白的出現,對節目組來說,大概是今年以來最大的驚喜,現在收視率下降的《歌王之戰》,連陳宇杰這種二線流量都饑不擇食了,何況谷小白這種頂級大流量?

  他們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跟在谷小白身邊,多拍點畫面,甚至直接跟到了酒店。

  付函當初請谷小白來的時候,跟谷小白的父母通了電話,還給學校做了保證。

  絕對不會讓小白離開自己視線。

  人家小白才16歲,是未成年人,需要監護人!

  現在他就是代理監護人。

  所以,到了酒店之后,他就毫不留情地把拍攝人員趕走了“好了好了,拍夠了吧,酒店就別拍了,小白該睡覺了!”

昨天壓根沒拍夠,這會兒,付函休息室里的攝像機,都比別人那里的多兩臺。看‘毛.線、中.文、網  付函倒是沒有太在意這些攝像機,他的心中,一直在想著自己的比賽。

  面臨自己迄今為止,最重視的一場比賽,付函本來其實有點緊張的,但是看到谷小白那么淡定的模樣,不知道為啥,突然覺得不緊張了。

  然后他就看到谷小白翻過去一頁,突然又翻回來,多看了一眼。

  啊哈哈哈哈,小白也緊張了!

  之前從來不用看第二遍的!

  原來你也會緊張?

  然后他就看到谷小白抬起頭來“函哥,你要給我拉,到底是什么橫向項目?”

  付函看著谷小白好興奮好激動好期待的表情,無語半晌。

  原來是因為在想這個問題所以走神了嗎?

  小白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先幫我奪冠再說!”付函實在是忍不住,伸手敲了谷小白的腦袋。

  又等了片刻,通知響起來“請一號歌手準備上臺。”

  “小白,走了。”付函站起來,一身玄衣,襯上了古樸的暗紅色拼綴物,頗有一種上古先秦時代“玄端”的神韻。

  當這么一身衣服的付函登上舞臺時,臺下也傳來了一陣驚呼。

  一名大媽兩手捧心“想當初我家小函函剛出道的時候,白衣少年,彈著吉他,簡直像是白馬王子一樣,現在一身黑衣,還是那么帥……”

  臺上,燈光暗了下來。

  隨后,叮叮咚咚的編鐘聲,響徹整個大廳。

  渾厚、幽遠、極具穿透力的音色,即便是不用擴音器,都可以傳遍整個大廳。

  而這編鐘的氣勢,比原版的《燕燕》還要大得多,因為它是用的真正的編鐘!

  完整復刻版的曾侯乙編鐘,重達十多噸不說,這支編鐘樂團,就不是一般人能請得起的,太貴了!

  燈光漸漸亮起,六個身穿黑衣的年輕男女,雙手各執一錘,站在編鐘之后,從不同的三個八度,敲出了燕燕的旋律。

  鈕鐘震蕩,甬鐘回響。

  隨后,巨大的镈鐘被撞響。

  “咚……”一聲,傳遍全場。

  這是令人靈魂顫栗之音。

  似乎瞬間就激起了每個人血脈之中,某種本以為磨滅了的因子。

  全身汗毛,一下子就豎起來了。

  隨后是巨大的建鼓被雙人左右擂響,兩個人整齊劃一,左右擂動,像是有人對著鏡子在敲鼓。

  鐘鼓齊鳴,然后又漸漸低沉下去。

  三個八度的編鐘聲,一個個消失,終于鐘聲低不可聞。

  在這時,古琴、古塤、排簫起……

  宛若幽幽的上古之風,輕輕裹住了所有人。

  有足夠的人數,足夠的樂器,足夠的排面,整個現場編排得特別大氣,不論是視覺效果,還是聽覺效果,都是滿分。

  等到編鐘慢慢消失,在場的觀眾們這才下意識地動了一下身體,而后臺,在自己的休息室里候場的歌手們,一個個張口結舌。

  “太厲害了!”

  “國粹,這是真正的國粹啊!”

  “看來今天函哥真的放大招了。”

付函大袖招招,抬起話筒,古雅雄渾的古音,充斥整個現場  “燕燕于飛,差池其羽……”

  半吟半唱,似巫似祝。

  這是付函這一版本的《燕燕》第一次出現在現場,第一次出現在錄音棚之外。

  歌聲一起,他就已經代入了感情,他的目光幽遠而略帶悲戚,聲音微顫卻依然穩定,情緒微露卻絕不失控。

  然后,宛若天神共鳴一般的雄渾聲音響起,將他的聲音穩穩向上托舉。

  燈光再次亮起。

  足足三排男聲合唱團,身穿黑衣,出現在了他背后的舞臺一側,用低沉的聲音,念誦著《燕燕》的第一段。

  兩個聲音合在一處,像是一人祝祭,萬人回響。

  “之子于歸,遠送于野……”

  “嘩!”剛剛消下去一點點的雞皮疙瘩,瞬間又起來了。

  太大氣了!

  這一刻,付函不是站在臺上,而是在上古先秦,禱告上蒼!

  這一刻,他就是那威武的君王,而那三排黑衣人,則是侍衛與從者。

  付函左手拿著話筒,右手輕輕一拂,袍袖招展,一派王者風范。

  臺下,一片安靜,兩千五百多年的蒼莽歲月,撲面而來,震得人說不出話來。

  就在此時,舞臺上的光芒,變得格外迷亂,那宛若光蛇一般的音效響起,在滿大廳里回蕩。

  像是斗轉星移,劃出了無盡的星軌。

  又像是歲月輪回,天君俯瞰世間萬物。

  叮咚的編鐘再次響起,這一刻的《燕燕》,充滿了神性。

  在候場的專業歌手們,也都瞪大了眼睛。

  “太大了吧……這個編曲。”

  “壓不住啊,這個……真的壓不住。”

  “這個比原版還大了,大太多了!”

  “函哥瘋了!”

  “我真好奇,他請了誰當助演嘉賓,敢這樣編曲!”

  另外一側的燈光慢慢亮起。

  谷小白站在燈光之下,抬起了長笛。

  身體一揚一頓,如泣如訴的笛音炸開全場。

  看到谷小白的剎那,臺下猛然響起了一陣狂呼。

  “小白,真的是小白!”

  大媽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什么?竟然有人比我們小函函還帥!”

  這一點也不科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