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72章:我不可能輸給這樣蠢萌的小白

  “喂?喂?沒聲了?”

谷小白還想玩一次,卻發現,手中的話筒沒聲了。看.毛.線.中.文.網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壞了?怎么辦,要不要陪啊……”

  拾音頭是紐曼的,好貴。

  手持發射器是森海的,好貴。

  怎么辦?怎么辦?要賠了嗎?

  旁邊,付函終于從震驚中醒了過來。

  這是他第一次聽谷小白展現自己的全音域。

  也是第一次真正認識到,谷小白的實力。

  這特么幾個八度了?

  從a2到c8?

  五個半八度?

  這是人嗎?

  是人嗎?

  而且不是錄音棚里一句句頂出來,摳出來的五個半八度,是現場的無縫切換!

  中間的換聲區呢?

  為啥聽起來,是完全沒有瑕疵的切換?

  這是什么神仙妖怪!

  他并不知道,這就是系統賦予谷小白的強悍到宛若機器的肌肉肢體控制,加上谷小白自己對自己聲音的理解,結合到一起,產生的完全不科學的科學發聲方式。

  而且是沒有可復制性的發聲方式。

  可以說,在高音這個領域里,像谷小白者死,因為谷小白會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完全碾壓你。

  而你,只會被說成是模仿者。

  學谷小白者……也死。

  因為谷小白的發聲方式,是當前的聲樂技術條件下,幾乎不可能復制下來的,根本不可能學會。

  就算是在系統的“聲樂技巧庫”里,這也是頂級的發聲技巧才能達到的程度,高音里面,谷小白已經快要殺穿題庫了。

  如果說高音是一條大道,谷小白就像是一只躺在馬路上睡覺的大鯨魚,遮住了半邊道路,讓專攻高音的歌手們的路,越發狹窄了。看。毛線、

  當然了,唱歌遠遠不只是高音,還有其他無數可以發展的方向。

  律動、轉音、語感、樂句處理……

  但一個歌手的音域,某種程度上,決定了他的上下限。

  音域狹窄的人,想要唱出層次感,要比別人難好幾倍。

  而音域寬廣的人,天生就有巨大的優勢。

  譬如情緒的遞進,別人可能需要各種細膩處理,而他只需要升key,有時候就夠了。

  簡單、直白、爽爆!

  而這一切的種子,就是一開始系統發大禮包,送給谷小白的“音域上限加八度”和“初級發聲技巧”。

  然后事情的發展,就不受控制了。

  這就是物理學家,你給他一個公式,他可以推導出來無數個公式給你,完全不按教學大綱來。

  這一刻,付函想要哀嚎。

  我到底請了一個什么樣的怪物上臺啊我!

  這樣的怪物上了臺,我要怎么壓住!

  到底是我參賽還是他參賽啊!

  付函欲哭無淚,看向了旁邊出現的頭發花白的中年人,絕望地伸出手去“樓爺,救我!”

  “我救不了你,你自求多福吧!”音響總監樓爺嘆息。

  助演嘉賓,向來不能喧賓奪主的。

  換句話說,你請多強的助演嘉賓,就要有多強的實力!

  沒有譚晶大魔王的實力,就最好別請嗩吶幫你吹《九兒》。

  沒有林俊杰的實力,也最好別請大鼓敲《消愁》。

  “完了,這個壞了,好幾萬!”付函戳谷小白手中的麥克風。

  “啊啊啊,真的嗎?真的嗎?”谷小白緊張的要死,賠不起怎么辦,現在賣身還來得及嗎?啊?來得及嗎?

  付函的心理終于得到了安慰。

  愚蠢的小白!

  我不可能輸給這個蠢萌蠢萌的谷小白!

  付函看著還在捧著話筒,似乎等著話筒起死回生的谷小白,猛然一咬牙。

  拼了!

  我付函縱橫樂壇十多年,幾千個日日夜夜,也不是白混的!

  我就不信,我配不上小白的和音!

  “可以排練了嗎?”付函問旁邊的樓爺。

  樓爺點頭,其他人基本上也都準備好了。

  付函請來的助演嘉賓,其實遠遠不只谷小白一個。

  有一個專門請來的鍵盤手,也是幫他的專輯里錄那段光蛇聲效的鍵盤手大神。

  此外,還有古琴、古塤、笛子、排簫、大建鼓,以及半個合唱團……

  甚至,還有編鐘!

  為了這編曲,他甚至專門去找了一趟趙興盛,請教了一些古代樂器編配的問題,在這點上,趙興盛是真正的專家。

  但當時趙興盛曾經對付函說,最好還是不要請谷小白,因為……

  壓不住!

  這孩子如果真火力全開,太變態了!

  但是付函沒聽,現在他后悔了。

  但是后悔也來不及了。

  拼了!

  拼盡全力!

  唱到死為止!

  “可以了,真的可以了。”兩個小時之后,坐在調音臺后的樓爺,默默地給付函豎起了一個大拇指,“好了,時間到了,該準備一下,給下一組了。”

  說到下一組,樓爺明顯松懈了許多,“下一組直接給個板式混響,再調一下eq就行了,你們看著弄吧。”

  完全沒有那么多變的音色,那么豐富的樂器,那么大的編配。

  不用考慮到舞臺上的每一處拾音,每一個返送,每一個走位。

  更沒有谷小白那恐怖的音域和動態范圍。

  也沒有付函那細膩到極點的語感,和充沛到滿溢的感情。

  更不用考慮如何將兩者完美結合。

  現代音樂工業的背后,其實全是技術。

  而他們這些連面都不會露的技術人員,才是這座舞臺的根基,才是一棵大樹的枝杈。

  歌手與樂手,不過是綠葉與紅花而已。

  綠葉紅花常飄零,但樹干與枝杈卻一直都在。

  樓爺的面前,有一張紙,上面記載了密密麻麻的各種數據和參數,然后他問坐在身旁的谷小白“小白,看懂了嗎?”

  “還有很多不懂,電聲學我還有好多東西需要學。”谷小白認真道,“謝謝樓老師,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

  “慢慢學,不著急。”樓爺笑著拍拍谷小白的肩膀。

  學太快了,我們不就沒飯吃了嗎。

  付函無奈嘆息,排練后半段,舞美燈光都弄好了,就剩下他自己在那里一遍遍磨了,其他人都用錄音糊弄。

  現在終于結束了。

  “走了走了!”付函伸懶腰,“回去休息一下,養精蓄銳,然后明天嚇死他們!”

  “走,我送你們出去。”樓爺真撒手不管,把現場交給自己的副手了,摟著谷小白的后背,向外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傳授著許多的經驗。

  還一邊伸手摸著自己的尾巴根。

  副手也絲毫不懼,就像樓爺說的,下一場隨便調調就行。

  下一個是陳宇杰排練,他來到入口處時,就看到一群人堵在入口,還有人在抹著眼淚哭。

  “好幸福,嗚嗚嗚嗚……”

  “好想明天能聽一下現場!”

  “你想多了,明天現場錄音,咱們可要忙了……”

  “這么多人,都是來聽我排練的嗎?”陳宇杰露出了自己最帥的笑容。

  注高端的電容麥一般都比較脆弱,而且拾音頭和后面的發射器是分開的,有接口,但也不會太容易壞。不過據說有歌手汗手太厲害,排練現場演出連續報廢了三個,調音師都抓狂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