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69章:少年行的真面目

  系統還在這時候跳出來添亂:

  “被專業音樂人士差評,請宿主加強學習,認真寫歌,寫出能讓專業音樂人士贊許的好歌!”

  系統那個開心啊,谷小白那么隨隨便便就寫出來了一首大火的歌,讓系統很無奈。

  這個世界的人,審美觀都怎么了!怎么能那么水!

  但是他勢單力薄,完全無能改變谷小白的藝術審美。

  現在有了付函等人的神助攻,系統覺得自己終于有了盟友。

  谷小白同學,現在請付助教上課中,請你認真聽講,不要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這首歌里面的理性思維多過了感性思維,沒什么感情。”錄音師也道,“雖然原唱憑借出色的唱功,賦予了這首歌情緒與動態,但是它就像是用機器雕刻出來的工藝品,雖然精致,但是沒有藝術氣息。”

  “工業品怎么了?現在最高科技最強大的東西,難道不都是工業品嗎?難道還有人能用磨出來7nm的芯片?”王海俠不服。

  “嗯……從理科生的思維方式來說,確實是如此,不過藝術的思維方式是不同的……”付函也不知道怎么和幾位未來的物理學家解釋。

  此路不通啊!

  然后他搖頭苦笑道:“其實我覺得,物理學家們不適合寫歌,理性思維會妨礙藝術的感性思維與創造力,譬如小耀,他寫的歌完全符合樂理,各種對位工整,和弦板正,但是……”

  說起來在樂理方面,付文耀比谷小白還是強一些的,畢竟學了很多年的音樂,他已經開始接觸古典音樂的許多技法,把許多流行音樂里不怎么用的技法,都糅合了進自己的歌里去,但是……就是不好聽啊!

  音樂,它的一只腳跨在物理學上,另外一只腳卻跨在心理聲學上。

  物理,是客觀存在的,恒定不變的,理論總是在不斷被完善,但基礎卻并沒有被推翻。

  但心理聲學卻是一種永遠在變化、永遠在發展的東西,人類永遠也無法完全了解自己。

  物理學家們,似乎很難接受不受公式控制的東西,也對無法測量的東西嗤之以鼻,盡可能排除它們的影響,聚焦在可以觀測的東西上。

  這種思維的差異,造成每次付文耀寫了歌,付函都要給他大改,還要被他振振有詞的嫌棄。如果不是自己弟弟,早就打一頓踢出去了。

  付函吐槽了幾句,卻并不知道,他已經成功激起了谷小白的好勝心。

  我們物理學家(未來的)怎么可能連一首歌都搞不定?

  谷小白非常不爽,我還就不信,我寫不出你們喜歡的歌!

  不就是寫歌嗎?!

  系統:“大音樂家系統‘創作’支線第二彈。創作一首得到專業音樂人認可的音樂(好評度50以上),任務獎勵:指定開啟任意時間,任意地點的試煉場景。”

  又是一個任意時間、任意地點的試煉場景!

  谷小白覺得,系統這真是大出血了!

  之前的那個獎勵還沒拿到,第二個就又來了。

  看來系統真的很注重音樂創作。

  好吧,就讓我來為物理學家正名!

  付函感慨了一會兒,突然覺得自己說多了,轉變了話題:“風和該不是掉坑里了吧,算了,大家都吃完了吧,走吧,不等他了。”

  結賬走人。

  下午,送走了四個人,付函皺著眉回到了工作室。

  “這次的比賽,看來得全力以赴了啊……”

  “《少年行》這首歌,不管愿不愿意承不承認,都特別難唱,群眾基礎和感染力也夠,如果陳宇杰真的能唱好,還真可能踢館成功……”付函覺得自己,可能必須改變一下選曲策略,如果這次名次在陳宇杰后面……

  想想都不爽!

  必須放大招了!

  “我決定了,這次我就唱《燕燕》!”

  “唱《燕燕》?”風和猛然抬頭,“第三段你怎么唱?”

  “我可以請個高音歌手或者女歌手陪我一起上臺……”付函道,然后他靈機一動:“或者……我放個真·大招!”

  “真大招?你是想……”

  “沒錯。”付函緩緩點頭。

  “你一定是瘋了。”風和呆滯半晌。

  “不,我要拿第一!”

  “我要成為熱搜榜第一!”

  “我要成為超級大咖!”

  “我要回去代言我家的產品!”

  付函怒吼!

  此時此刻,他爭勝的欲望,前所未有的強烈!

  絕對不能讓自甘墮落的節目組,把自己給拖累了!

  絕對不能讓那些不好好唱歌,不好好做音樂,整天刷人氣的所謂歌手,有一點點的機會!

  就讓我來讓你感受一下,被碾壓的快感吧!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付函從來不會小瞧任何一個對手。其他的比賽對手,他都已經很了解,甚至有一些是他聽著對方的歌長大的,但是對陳宇杰,他了解并不多。

  考慮到《少年行》這首歌本身的難度和影響力,付函真的不敢大意。

  而且,付函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么。

  他打開了手機,調出了《少年行》,仔細看歌詞。

  第一段:

  “我此生豪‘俠’

  踏四‘海’

傲‘王’侯  白馬走天涯”

  總覺得哪里不對。

  等等,第一段歌詞,從右向左,斜著看。

  王海俠三個字,正好連成一條直線。

  王海俠!

  付函再看向了第三段,從右向左,斜著看。

  “我信步閑‘庭’

  誰當‘先’

劍‘周’閃  千里不留行”

  周先庭?

  果然,之前怎么沒注意到!

  再看第五段,從右向左,斜著看。

  “你欲言還‘默’

眉間問歸‘趙’時  妾心空空落。”

  趙默!

  “一群熊孩子!竟然還玩這一套!”付函一巴掌,把自己的大腿都拍紅了。

  明明名字都嵌入進去了,還說不是你們的歌!

  欺負我老眼昏花咋滴!

  然后付函忍不住想笑。

  媽蛋,全世界的人,竟然都沒發現這個小伎倆嗎?

  還是說,已經有人發現了,正和自己一樣,偷偷憋笑呢……

  等等……

  “我今天,是不是已經得罪了他們了?”付函突然回憶起了自己在飯桌上說的話。

  差點要打自己的嘴巴。

  笑,你還有臉笑!

  “什么?”風和大驚,“我不在那么一會兒,你就把他們全得罪了嗎?你到底說了什么?”

  風和一邊低頭和人狂噴,一邊覺得,就付函這智商,在娛樂圈里混到現在也沒死,肯定是因為家里太有錢。

  呸,死土豪!

  機場,戴著墨鏡帽子的陳宇杰被記者攔住了。

  “現在網絡傳言,《少年行》是您的杰作,請問是不是真的?”

  “您打算在《歌王之戰》上唱《少年行》,是因為這首歌是您自己的作品嗎?”

  “您真的就是‘白墨聽霞’嗎?”

  陳宇杰站住,回頭對著鏡頭微笑:“現在我不想回應太多,想要知道是不是真的,聽完我的歌就知道了。這一次,我會展現真正的實力!”

  媒體:

  “神曲有主:陳宇杰默認自己是白墨聽霞!”

  “陳宇杰劍指歌王,大戰一觸即發!”

  網絡上一片喧囂熱鬧。

  《歌王之戰》的節目組松了一口氣,流量,終于來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