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68章:我怎么可能不是寫歌天才

  “這期的踢館歌手決定了。”

  中午,付函請客,大家一起到別墅旁邊的一處很隱蔽的私房菜吃飯。

  非白即黑也跟著一起蹭到了大餐,付文耀也被付函叫來當陪客,都是學長學弟們餐桌上的氣氛倒是很輕松。

  吃著吃著,付函接了一個電話,突然眉頭皺起。

  “誰?唱什么?”風和還在對著手機使勁,隨口問了一句。

  “陳宇杰,唱《少年行》。”

  “什么?”半個桌子的人都抬起頭來。

  當然大家關注的重點都不同。

  “陳宇杰是那個陳宇杰?網絡歌手?”風和聽到之后,撇嘴,“難怪選一首這種歌……”

  很不屑的樣子。

  “這首歌不好嗎?”王海俠不爽。

  風和抬頭,正視王海俠,就要給他科普一下這首歌為什么不好。

  看到這一幕,付文耀汗毛都豎起來了,不好,風哥和小俠子要廝殺起來了!

  眼看就要火星撞地球,付文耀連忙岔開話題:“這個陳宇杰唱功也就網絡主播水平吧,而且連張專輯都沒發過,怎么能讓他上《歌王之戰》?”

  “大概是因為這期的收視率太低了,話題度也太低了吧,想要收割一些年輕的觀眾吧……”付函哭笑不得地搖頭,“我現在已經有點后悔自己上這個節目了……”

  《歌王之戰》之前的每一期,都是全國收視率最高的歌手競技類節目,偏偏今年節目組請了一堆功成名就的老前輩來唱歌,一個個又佛又仙,連爭勝的欲望都沒有,不論是節目的沖突性還是戲劇性、競技性,都下降了許多,整個節目都彌漫著一股陳腐與無趣的氣息,收視率直線下跌。

  前兩期播出之后,節目都上不了話題榜,也是醉了。

  付函來了之后,才算是有了一點起色,但是付函也很無奈,他上這節目不是為了拯救節目的人氣,而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咖位,讓自己最后一年能牛掰一點,好光明正大回去代言自家的產品。

  可為啥這節目卻墮落成了這樣?

  節目組也在為了人氣拼命掙扎,踢館環節竟然還引入了網絡投票推舉歌手的機制,結果投票最高的,都是一些什么牛鬼蛇神……

  踢館不成功就算了,如果踢館成功了,一想到自己日后會被人說成和陳宇杰這種連正式歌手都算不上,連專輯都沒發過的人同臺競技……

  付函已經想退賽了……

  “陳宇杰唱《少年行》,難道他就是這首歌的作者?”那邊,風和卻想到了一個可能。

  “不可能,那家伙能寫出來這么好的歌?”王海俠不屑撇嘴。

  “這種歌哪里好了?”風和就要拍案而起。

  風和平日里是個很溫和的人,但是這幾天,實在是被《少年行》撩撥到火起,說起來就要炸。

  “風哥你醉了,走,去洗把臉。”付文耀連忙一個示意,和黑熊精一左一右架住了風和,向門外拖去。

  “什么?我不喝酒啊,我哪里喝醉了,你們干什么……”

  等等,哪里不對?

  付函可不像風和那樣,除了音樂其他都毫無興趣,他可是商界精英家庭出身的。

  他感覺酒桌上的氣氛不對。

  “你們都知道這首歌?”付函問,他看了一下幾個人的神色,目光落在谷小白的面上。

  小白不像是會關心這種歌的人啊。

  心中突然閃過了一個可能:“小白,難道這首歌是你唱的?”

  谷小白否認道:“怎么可能嘛!”

  其他幾個人偷笑。

  是啊,怎么可能嘛,付函也覺得不可能。

  說出來,自己也搖頭失笑了。

  網絡上,也早就有人請愿谷小白唱《少年行》了。

  因為這首歌,明明是俗氣的曲子,聽起來很普通的煙嗓戲腔,可問題就是難唱。

  迄今為止,都沒有一個翻唱,能將原唱完整翻唱下來,更別說超越原唱了。

  不只是網絡主播,一些頗有唱功的專業歌手,也嘗試過了。

  紛紛挑戰失敗。

  所以大家都很想看看谷小白能不能搞定這首歌。

  閃姐也給谷小白建議了好幾次,谷小白就是不唱。

  現在網絡上已經有很多人在討論,是不是谷小白也唱不來這首歌了。

  谷小白的粉絲們,都覺得這種討論是在找茬。

  人家小白明明是高音好不好,你讓人家唱煙嗓,你欺負人吶?

  再說了,這種唱法毀嗓子知不知道?

  俺家小白的稚嫩小嗓子,好好呵護都來不及,你們想干啥?啊?造反是不是?

  306寢室的幾個悶騷少年,每當看到這些討論的時候,特別是見到人非常認真地討論,在不考慮會不會毀嗓子的情況下,谷小白能不能唱,能不能超越原唱的時候,都要笑得打跌。

  谷小白當然不能唱了啊!

  他一唱豈不是露餡了,讓人知道他其實才是原唱了?

  這種躲在后面,看別人討論來討論去的感覺超好玩。

  而且網絡上也有很多人,都在討論這首歌的原唱到底是誰,不過“白墨聽霞”并沒有留下任何的自我介紹和聯系方式,云村那邊也沒有對外透露消息,或許覺得這種神秘,更利于這首歌的發酵。

  音樂圈里本來是沒有秘密的,但云村音樂的人,對這首歌還真是非常認真的在保密,目前還沒有任何風聲傳出來。

  付函覺得,他們可能想要把這個秘密留到最后的頒獎典禮上宣布,好制造一個爆點。

  所以這位白墨聽霞的身份,一定會夠驚爆……

  到底是誰呢?

  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哪里不對。

  “真和你們沒關系?白墨聽霞……好像你們四個的名字啊。”付函又問。

  “沒什么關系吧。”

  “我們只是聽過而已。”

  “真的不是我們。”

  四個人都擺手。

  付函狐疑。

  算了……果然是不可能的。

  然后他就聽到谷小白道:“不過,我覺得寫這首歌的人,簡直是天才!”

  毫不留情的自夸!

  “嗯,絕對是不世出的天才!”

  “幾千年難見的天才!”

  “人類有史以來最強的天才!”

  306眾人繼續毫不留情的自夸。

  付函笑噴了:“難怪這首歌能火,果然你們年輕人都喜歡……”

  然后他覺得自己應該給年輕人們科普一下正確的審美觀和音樂觀,道:“這首歌使用了兩種最常見的和弦套路,并沒有什么對音樂,對人文的思考,歌詞和曲調都是流水線模式的,我感覺寫這首歌的人,應該是個混跡樂壇的老油子,不過若是真的混跡了很多年,還在寫這種充滿了匠氣的音樂,怕是這輩子在樂壇的成就,都不大了……”

  谷小白臉黑。

  你才老油子!你才成就不大!

  難道我不是一個寫歌的天才嗎?

  我怎么可能不是寫歌天才!

  我一定是寫歌天才對不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