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63章:野火街頭出圈賽開始

  作為蹭谷小白流量的“獨苗”,經過前期的簡單籌備,《放歌街頭》已經正式進入了錄制階段。

  因為正好是暑假,很多學生也報名了比賽,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宣傳、游說、報名、初選,最終有足足400多名(隊)賣唱者入圍了初賽。

  這個人數,可比節目組當初想的還要多,而且這還是經過了篩選,把水平太差的篩除掉之后的數據。

  同時,節目組從東城近百個可以賣唱的地點中,選出來了35個相對比較穩定而且開闊、拍攝條件較好的地點,向東城的當地部門提出了每天晚上19:3022:30時段的使用申請。

  因為《放歌街頭》已經有很高的討論熱度了,而現在民眾也有提升夜生活品質、豐富文化生活的需求,東城的相關部門很快就同意了拍攝申請。

  隨后,節目組公布了賽制。

  首先是初選淘汰賽。

  為了加快篩選頻率,400多名(隊)賣唱選手通過抽簽,每三組組合成一個“賣唱圈”,共享同一個場地,然后三組在同一個場地競爭,最終獲得最多支持的,通過初賽。

  第一場比賽,可以說是三選一。

  因為需要同時拍攝20個場地,所以拍攝人員非常多,而且因為場地限制,拍攝的設備也五花八門,有運動相機、手持云臺、手機、也有更專業的攝錄設備。

  而因為這種從未有過的比賽和賽制,《放歌街頭》還和直播平臺進行了合作,開通了官方的直播帳號,對每一名來參加比賽的選手,在直播平臺上進行同步直播。

  畢竟,直播也算是一種“互聯網”的賣唱。

  而如此一來,整個拍攝過程,拍攝環境,都進入了觀眾的視野,不但可以提升話題度,還可以邀請觀眾共同見證,防止作弊。

  這大概是觀眾參與度最高,也最草根的綜藝節目了。

  同時,它也為直播群體和電視綜藝群體,提供了不同的內容。

  前者享受到了全程參與的快感,后者則可以享受到精心剪輯之后的精彩節目。

  從周一開始,每天晚上都有60支隊伍來參與這第一場“出圈之戰”,爭取三選一出圈。

  今天已經是周三,也是這場比賽的第三天。

  下午七點多,“從河三人組”的黃元平急匆匆地從公交車上跳下來,撒腿就跑。

  遠遠就看到前方的東方廣場,圍了一圈人。

  廣場的中間,三個隊伍已經在準備了,他們中間隔了大概三十多米,面向外面,形成了一個等邊三角形。

  攝制組的人,正在三組人中間拉出來了簡單的隔離帶。

  隔離帶只留下了一個缺口,缺口內部放了一個有著節目組大大logo的琴箱,兩個二維碼,允許人上前去掃碼或者丟錢。

  旁邊,還有幾個廣場的保安,在幫忙維持秩序。

  “太好了,趕上了……”黃元平看到比賽并沒有開始,而自己一男一女的兩個隊友,正在圈子里東張西望,長噓了一口氣。

  “你可算是來了!”看到黃元平,他的兩個隊友都長吁一口氣,“練會了嗎?”

  “會了,會了!”黃元平跑進圈子里,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比賽是提前抽簽好的,一周前就已經約定了對手。

  在知道自己的對手之后,三人組就壓力山大。

  他們只是從河職業技術學院的三名普通學生,也不是學音樂的,而他們的對手,有一個兩人組合,主唱是名校的“十大校園歌手”之一,另外一個也是吉他社的骨干。另外一個,雖然不會樂器,但是唱歌不錯,是網絡上小有名氣的主播,早早就提前發布了預告,希望他的粉絲們來支持他。

  和這兩個對手相比,三人組一點優勢也沒有。

  “出圈戰”三取一,可以說非常殘酷,而且就算是三取一,也有一百多個人可以出圈,到了最后剪輯的時候,能剪進來幾個鏡頭?

  他們可不想連電視都上不了,就被淘汰回家。

  畢竟每個人來參加的時候,都給家里吹了牛的。

  所以三個人這幾天,都在準備戰術、練歌、排練。

  還準備了幾首大殺器的歌。

  晚上八點,暑氣稍微下降,東方廣場的人流漸漸變多了起來,下班的白領,出門吃飯的一家老小,夜晚閑逛的年輕人,都開始出現在廣場上。

  隨著導播的示意,三組都準備就緒。

  “大家好,我們是從河三人組,來自從河。”三個人對望一眼,吉他聲起,先唱了一首李志的歌開場。

  這個開場并不燃,因為現在還不是人流的最高峰,他們準備的幾個大殺器還在后面。

  比賽從晚上八點開始,到十點結束,他們要唱兩個小時,需要好好保護自己的嗓子。

  好在他們有三個人,可以輪流唱歌,這是他們的優勢。

  但是三個人中唱歌最好的,就是黃元平,他的體力也非常重要。

  三個人的樂器,是吉他、非洲手鼓、尤克里里,比其他的都更豐富,這也是他們的優勢,所以現場感覺還不錯。

  他們唱歌的時候,隱約聽到了后面傳來了一陣高音。

“看著飛舞的塵埃掉下來沒人發現它存在  多自由自在……”

  幾個人下意識地對望了一眼。

  我去,一開始就放大招?

  直接唱華晨宇的《煙火里的塵埃》?

  這首歌可不是一般人能唱上去的,作為新生代實力最強的男歌手之一,雖然黑他的人,比喜歡他的人還多。但回歸到音樂上,這是一個優秀的音樂人,他的作品都太難唱了,并不是隨便可以在KTV里面吼的歌曲,所以沒什么傳唱度。但沒傳唱度不代表沒有作品,他的歌真的現場唱下來,效果絕對是炸裂。

  果然,雖然對面中間破音降調,但他的琴盒很快就開張了,有人直接丟了一張百元大鈔在里面,取得了開門紅。

  黃元平和隊友對望了一眼,在對方《煙火里的塵埃》結束之后,他們直接開始放大招。

  《流浪記》!

  而同一時間,他們聽到,隔壁另外一個二人組,也唱起了《流浪記》!

  根據之前節目組的統計,出圈戰前兩輪中,出場率最高的一首歌,就是這首現在依然在火爆的《流浪記》。而且,單曲效果最高的,也是這首《流浪記》!

  街頭賣唱的少年,唱著訴說流浪的《流浪記》,其實真的很打動人。

  整個比賽持續兩小時,圍觀群眾們來了又走,走了又來,所以他們的大招,至少可以放三四次。

  過了一個小時,在晚上九點左右,人群最多的時候,三組不約而同地又開始了《流浪記》大招。

  唱完《流浪記》之后,黃元平和自己的同伴對望一眼,是時候放真——大招了。

  “下面我們為大家唱一首新歌,《少年行》。”

  “咚咚鏘!咚咚鏘!咚咚咚咚鏘!”黃元平的隊友,用手機放出來了一段京劇的鑼鼓。

  黃元平提嗓子,念韻白:

  “新豐美酒斗十千——

  系馬高樓垂柳邊”

  青衣!

  這就是黃元平的大殺器,他的爺爺是一名京劇演員,年輕的時候唱青衣!

  副歌念白結束,主歌起:

“我此生豪俠踏四海傲王侯  白馬走天涯……”

  結合了京劇唱腔的聲音,響徹廣場。

  許多急匆匆路過的男女老少,都停了下來,向這邊看了過來。

  從河三人組,出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