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60章:來啊,PK啊。

  云村音樂的“光輪計劃”,是已經延續了好幾年的原創音樂人計劃。

  而這兩年,因為版權方面的缺失,和巨頭競爭的劣勢,云村音樂將越來越多的精力,放在了挖掘和培養新人上。

  因為互聯網的發展,音樂產業的變革,網絡歌曲再不像是世紀初時那么受人偏見。

  曾經有一批最早的“網絡歌手”,現在也已經不斷進步,成了很強的音樂人了。

  而且,隨著手機的普及、流量的降低、市場的下沉、渠道的增多,歌曲想要火,也和之前不一樣了。

  特別是抖音、快手等短視頻應用的大規模普及,一首歌,只要有一兩句抓耳的副歌或者hook,就算是這首歌其他部分寫得像屎,或者說這首歌連寫都沒寫完,也立刻就能夠火起來。

  總而言之,市場的下沉,也意味著由更底層和更大眾的用戶來決定市場,他們并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學習或者了解音樂,審美上的匱乏,導致劣幣驅逐良幣……

  一方面,很多音樂人認為任何人都應該欣賞到更高端,更優秀的音樂,而另一方面,這些有抱負的音樂人,被自己想要提升和拯救的耳朵們拋棄了,餓死了,掙扎著開始做量大管飽的音樂,賺了錢再補貼自己想要做的音樂。

  換句話說,現在的音樂市場,做精品……已經不行了,花多少錢,賠多少錢。

  反而是像“光輪計劃”這樣,廣撒網,多抓魚,把盡可能多的草根歌手、創作人圈到自己的盤子里,才能賺一波草根的錢。

  當然了,這些和谷小白無關,他并沒有想要拯救音樂之類的心思。

  他只是喜滋滋地打開了評論,就看到下面三個評論。

  第一條:“好聽,唱歌的是小哥哥還是小姐姐?好好聽!”

  第二條:“什么屎一樣的東西,又是這種套和弦的東西,白瞎了這詞。怒生氣殺人”

  后面還有連續三個表情。

  第三條:“不錯。”

  “三分之二的好評,66.67了啊,快發獎勵!”谷小白像是一個要糖的孩子。

  系統:“……”

  這才三個人評論!

  “評論數超過10000,結合點贊數和聽眾人數才能計算好評度!”

  谷小白臉黑。

  評論數超過10000,猴年馬月才能到這種熱度嘛!

  系統你學壞了,發個獎勵那么磨蹭,你看人家的系統,隨隨便便就發大禮包!

  系統嘿嘿嘿嘿嘿……

  毫無廉恥之心。

  那邊王海俠已經注冊了一個小號,和那個說他們的音樂像屎的人懟起來了。

  對方好像也在線,兩個人瞬間吵了十多條。

  谷小白覺得,如果給王海俠足夠的時間,他能刷到10000條評論!

  王海俠,加油!只要你比對方多發一條,我們就贏了!

  同一時間,付函的工作室里,非白即黑樂隊在一樓的排練室里動次大次。

  這么好條件的排練室,不用白不用,非白即黑樂隊的幾個,特別是黑熊精鼓手都快住這里了。

  付文耀推門進來的時候,看到風和正坐在旁邊沙發上,調教幾個樂手。

  非白即黑幾個人,現在基本上擔當了付函和風和兩個人出氣包加玩具的角色。

  在樓上錄音錄到絕望的時候,就下來欺負一下非白即黑,刷一下存在感。

  看幾個人對他們畢恭畢敬甚至偷偷做筆記的模樣,就很腹黑的在肚子里偷笑。

  “小耀來了啊,考完了?”風和問。

  “考完了。”付文耀也參加了一門研究生的考試,他沒有谷小白那么逆天,一次參加三門,也沒能全部斬獲滿分,但是八十多分的成績,他也很滿意了。

  我輩平庸之人,要知足……

  大一就擠進校園百子全校積分榜前十的付文耀,這么哀嘆著。

  “你來得正好,我朋友在云村當音樂總監,他們原創歌手計劃搞得還不錯,希望我能推薦幾個種子選手,我覺得你們非白即黑樂隊可以參加一下,也順便檢驗一下你們新歌的水平。”

  就算是再牛逼的音樂制作人,也只能說自己制作的音樂很好,但卻不敢說自己制作的音樂能賣座。

  能不能得到市場的認可,是需要實地去檢驗的。

  而東原大學的校園歌手大賽,也是大眾現場投票的。

  “我覺得,你們至少要在光輪計劃里,單項排名進入前十,才能在校歌賽原創組里拿前三。”

  至于拿第一……

  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只是谷小白,厲害的人太多了。

  東原大學校歌賽的水準,真的很不一般。

  看谷小白學樂理、學音樂的方式和速度,就能大概了解這些人什么水準了。

  不懂樂理,不懂樂器什么的,不存在的。

  強悍的學習能力、卓越的思維方式,以及各自不同的學術背景,讓他們非常擅長利用前人的經驗,摸索出自己的道路,發揮自己的長處。

  很多人只是隨便玩玩,就可以在專業素質上,吊打一眾非專業人士或者半職業音樂人。

  這個世界上,其實永遠都有捷徑可走,但絕大部分人,連捷徑都看不到。

  付文耀整理了自己這些天錄的小樣,用風和發給他的邀請鏈接注冊,上傳,很快就通過了審核。

  “種子通道”里面,已經有幾百首歌了。

  排名最高的,是一首《飛燕》,音樂人:季白裁。

  一看名字就是又在蹭谷小白熱度。

  “這是原創計劃還是抄襲計劃啊……”付文耀不爽。

  “這首歌我聽了,不是抄襲,不過也不是他自己寫的就是了,他沒這水平……”風和正在手機上飛速點動手指,似乎在和人聊天,聞言道。

  他也懶得多說,反正這都是行業潛規則了,人設什么的,也是包裝的一部分。

  趙傳不也是李宗盛量身打造出來的?

  “切……”付文耀更不爽了,“看我們把他PK下去!”

  “還是挺難的吧,畢竟他有熱度在呢。”風和道,蹭來的熱度,也是熱度。

  但需要擔心的,也只是熱度而已。真正的好音樂人也是愛惜羽毛的,這種抄襲歌手,能不沾就不沾。

  所以這首所謂的《飛燕》,質量也就那么回事。

  說完,風和又低頭,瘋狂打字。

  付文耀納悶了:“風哥你在干什么?”

  “和人吵架呢……”風和氣道,“有個人嘴賊臭,特別氣人,死活要和我吵……”

  “吵架……emmm……”付文耀想要笑,音樂人紓解壓力的方式也各有不同,不過風哥不是一向比較溫和嗎,還會跟人吵架?

  他湊上去一看,就看到了風和開著小號,正在和一個叫“大夾子”的人吵架,已經吵了快三十條了。

  大夾子?這個名字莫名熟悉啊。

  再仔細一看。

  “普通通道參賽作品《少年行》……”

  付文耀:“……”

  風哥你好自為之。

  (注:各大音樂平臺都有自己的原創音樂計劃,音樂產業現狀也和這里所說的有些區別,而且各大平臺對新人的態度其實非常苛刻……行文需要,會演繹一下,請勿將云村和網易云劃等號,也不要太糾結于現實,謝謝。)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