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52章:學霸是如何學唱歌的

  “小白,你什么時候學會的哨音?”

  實驗室里,趙興盛瞪大眼睛,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著谷小白。

  這孩子,從一個多月前參加校歌賽的初選,這才多久,眼睜睜已經向著最強男高vocal奔過去了。

  雖然谷小白的中音已經進化到了足以吊打大部分的中音歌手,但谷小白的高音域,才是最華麗,最強大,最讓人震驚的。

  趙興盛永遠也忘不了自己第一次聽谷小白飆高音,谷小白就直接飆到了C6的那一幕。

  但和谷小白這一次直接哨音G7上下游走,最高差點摸到C8,這種鋼琴鍵盤最高音的哨音比起來,谷小白又特么高了兩個八度!

  這還是人嗎?

  當然,發聲方式不同,高了兩個八度不能簡單的疊加計算,人類是不可能用聲帶發出來這么高的聲音的……

  但是……

  小白從哪里學的?

  什么時候學會的?

  谷小白笑了笑,然后趙興盛就看到,谷小白面前擺著的那幾本書。

  《現代聲學導論》、《應用聲學》、《物理聲學》……

  突然之間似乎明白了什么。

  但又有點不敢相信,等等,不是吧……

  “我前兩天看到了管風琴哨管的發聲原理,發現都是單端封閉的管狀物中,氣流沖擊邊棱發音的問題,就試了一下……”谷小白道。

  “然后……就學會了?”趙興盛茫然。

  “沒,練了好久呢。”谷小白道。

  你這個好久,是多久?

  趙興盛完全不想問。

  他覺得每次和谷小白在一起,都會受到打擊。

  就算你是頂級學霸,你這也太過分了!

  然后,趙興盛看到了谷小白面前那厚厚一疊書,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難道我唱歌不好,是因為聲學沒學好?

  不,我只是想多了……我聲學學再好,也不可能會這樣唱歌啊!

  趙興盛抓狂,又混亂,又抓狂。

  系統在底層,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將后續獎勵里的“超高音域發聲技巧”刪掉了,目前為止,除了“音域上限8”和“初級發聲技巧”之外,其他的聲樂技能獎勵,他一個都沒發出去,都被自己刪掉了……

  人家的系統,都沒事就發布一個任務,獎勵這技能那技能的。

  宿主也開心,系統也順心。

  但他家的宿主呢?這還沒教什么呢,自己都已經快刷穿題庫了。

  他都已經技窮了。

  為什么?這到底是為什么?

  媽媽,我到底選擇了怎么樣的難度啊,我這是地獄難度嗎?

  不行,不能再在聲樂這個領域里發展了……

  得換別的方向,是各種樂器,還是……

  等等,最近不是在炒作這個嗎?系統突然有了主意。

  那邊趙興盛決定結束這個話題了:“小白,我聽說你打算參加研究生的考試?”

  “嗯……這周就要考了。”谷小白繼續低頭看書。

  “有信心嗎?等等……什么?這周就要考試?”

  不是下一學年嗎?

  “嗯……”谷小白道。

  東原大學的本科生實行三學期制,每年夏天都有各種實習和實踐課程,比別的學校暑假都要少得多。

  而東原大學的碩士生……假期更少。

  其他的學校,若是沒有被導師抓壯丁,這會兒估計都已經放假了,但是東原大學的研究生們考試季才剛剛到了中段,現在正是酸爽的時候。

  前幾天,夏聰學長給谷小白打電話,說他的導師帶了《現代聲學導論》和《應用聲學》,他還問了一下另外一位帶《物理聲學》的導師,都可以接受谷小白今年就來考試。

  趙興盛疑惑道:“今年考試的話,學時和出勤率怎么辦?”

  “這兩位老師說,可以學時后補,暑假里抽空補上就可以了。”谷小白道。

  “這樣也可以?”趙興盛總覺得這中間有事,讓學生參加考試,然后學時后補,不是無法操作,而是要填寫復雜的表格向學校申請,一般的老師推辭還來不及,這兩位聲學的老師,這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啊……

  趙興盛撓了撓下巴,若有所思,然后問道:“什么時候考試?”

  “明天、后天和周六。”谷小白道,“正好在夏季學期開始之前,結束考試。”

  上次谷小白唱完吟唱版《燕燕》之后,其實還是沒有達到可以開啟試練的共鳴度。

  不過谷小白已經沒有時間再去蹭婚禮了,只能暫時放下這些,專注到學業之上。

  畢竟,谷小白一次要連考三門聲學相關的課程!

  正說著,谷小白的肚子咕嚕咕嚕響了起來,又快中午了。

  谷小白的大腦簡直像是8缸發動機,能耗超高,餓得也快。

  “唉,我好想念小蘇師兄……”每當他餓了的時候,都要感慨一下。

  小蘇師兄走了之后,都沒人給他向實驗室里投食了。

  “我也想他,現在都沒苦力可以用了……還好我又招了一個研究生。”趙興盛說話的樣子,像是一個負心的渣男。

  谷小白為小蘇師兄感到了一秒鐘不值。

  “好,再堅持一會兒,然后去食堂吃飯,唱歌!”趙興盛道。

  谷小白每天在食堂唱歌,除非和學業沖突,或者離開學校,否則雷打不動。

  但這絕對是一個好習慣,每天去食堂吃飯唱歌,總比一直悶在實驗室里復習好。

  “網絡上那邊……”趙興盛想要問問谷小白對網絡上事情發展的看法,說了半句,又頓住了:“算了,你學習吧。”

  谷小白才不在意這些。

  網絡上,季白裁又出了新幺蛾子。

  抄襲的界定和維權,是曠日持久而且吃力不討好的事,谷小白似乎也沒有太在意所謂抄襲,畢竟趙興盛知道,谷小白并沒有把《燕燕》當作自己的原創。

  但是季白裁卻越叫囂越兇,還在網絡上公開宣稱要和谷小白比寫歌。

  “我參加了云村的‘光輪計劃’原創歌手大賽,谷小白如果你有膽的話,敢不敢來和我比比寫歌?看誰的歌能夠得到更多的認可?”

  趙興盛覺得,季白裁估計是接到了云村‘光輪計劃’的廣告,借季白裁宣傳自己的‘光輪計劃’,還想把谷小白忽悠過去。

  但……算了。

  跳梁小丑,不用理會。

  如果哪家阿貓阿狗隔空喊話,谷小白都要答應的話,那豈不是連學習的時間都沒了?

  下午一點多,物理系的實驗樓前,兩名中年教授和夏聰湊在一起。

  一名頭略禿的教授道:“小夏,小白復習的怎么樣了?明天就考試了,你聯系一下小白,咱們找個地方給小白答疑一下。”

  “對,能不能把小白騙來,就看今天了,桀桀桀桀桀桀……”

  另外一名頭更禿的教授,發出了反派式笑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