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50章:鯨魚小白快滾回海里去(為

  谷小白一邊唱歌,一邊微微偏頭,看向了旁邊。

  他并沒有忘記,自己今天來,可不真是來報仇的,而是來提升《燕燕》的感悟的。

  他就看到新娘的父母緊緊握著對方的手,新娘的母親在哭,新娘的父親張伯伯,在低聲勸她。

  新娘靠在陳老教授的身邊,把腦袋靠在他的胸口,妝已經哭花了。

  新郎站在她的身邊,輕輕扶著她。

  旁邊,幾名伴娘也已經淚眼婆娑,閃姐正惡狠狠地瞪著新郎:“以后你絕對不能欺負我妹妹!”

  新郎:“……”

  我招誰惹誰了我?

  舞臺之下,有男女靜靜依偎在一起。

  也有人揮舞手臂,興奮到不能自已。

  新婚初嫁,一個新家庭組建。

  人生百態,也盡濃縮于此。

  然后谷小白就看到了老洪。

  老洪側著腦袋,聽著音樂,腦袋上三根毛都在晃。

  看到谷小白看過來,立刻又扳起了臉。

  “絕交了!我和你小子絕交了!”老洪伸手在面前一撕。

  看,這是我們的友誼,撕拉,沒了!

  谷小白傲嬌昂頭:“哼!”

  此時,谷小白已經唱完了第三段,他手中的旋律,再次變得歡快了起來。

  繚繞不去的悲傷主旋律,再次潛藏到了低音區,高音區又變成了歡快無比的跳動音符。

  谷小白張口,高到令人發指,卻又若有若無的聲音從谷小白的口中發出來。

  那一瞬間,像是清晨第一縷陽光,突破了黑暗。

  天色,亮了!

  可現場幾乎所有的人,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那是什么聲音?

  人類可以發出來這么高的聲音?

  難道是海豚音?

  它的真正名字,叫哨音!

  哨音!哨音!哨音!

  顧名思義,是像哨子一樣發出來的聲音。

  它已經不再是聲帶發聲了,而是擠壓喉管,讓喉管像是哨子一樣發出聲音!

  這也是人類所能發出來的,頻率最高的聲音!

  那聲音,高亢尖銳而不刺耳,像是帶著鴿哨的鴿子,遠遠飛過了天空。

  像是一縷縷的陽光,穿過樹枝,投射在地上。

  像是最微弱的微風,輕輕在面頰上偷親了一口。

  又像是一只堅強的燕子,在超高的高空中翻飛,在云層之上穿梭!

  這哪里是燕子!

  這是什么神一般的燕子!

  這只燕子,它成精了吧!

  在這之前,谷小白所發出的最高的音,也不過是C6之上兩三個音游走。

  可現在,谷小白的聲音,達到了G7!

  然后略微一收,開始在六字尾七字區隨意地游走。

  這些,都是鋼琴上都快摸不到的超高音!

  哨音……他還能控制音高,發出了像是風吹過哨子一樣的旋律!

  當然,這樣的聲音,就算是谷小白,也不可能持續太久。

  在tony老師的攝像機里,谷小白的胸腹,以夸張的幅度鼓起,然后又以驚人的速度癟下。

  強大無比的氣流,沖過喉管,發出驚爆眼球的超高音,然后又裊裊消散在大廳之中。

  這一瞬間,tony老師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谷小白的那個并不被谷小白的粉絲們喜歡的綽號。

  魔鯨!

  這一刻,真的像是一只鯨魚,坐在鋼琴前。

  當然,前提是鯨魚會彈琴。

  然后他的哨音一收,開始向下降低。

  左手兩只手同時從鋼琴的兩側向中間匯聚而來。

  高音降低,低音升高,終于重新合并成了燕燕的主旋律。

  哀而不傷,和而不同!

  “咚!咚!咚!嗡!”

  谷小白重重砸下鋼琴,然后雙手抬起。

  禮成!

  臺下一片寂靜。

  兩片寂靜。

  三片寂靜。

  反正就是寂靜。

  谷小白站起來,掃過全場,迎接那崇拜的目光。

  然后轉頭,看向了張口結舌,像是一只擱淺的馬哈魚的老洪。

  伸出舌頭,做了個鬼臉。

  高冷形象瞬間破滅。

  老洪伸手掀起了自己外面的筆挺襯衣,就看到老洪的衣服下面,竟然還穿著黑粉T恤!

  老洪掀起襯衣,囂張地把黑粉T恤亮出來給谷小白看。

  旁邊看著的洪二伯、張伯伯以手加額。

  你們還能不能更幼稚一點!

  如果你們再這么幼稚,就請你們出去!

  兩個人里面,似乎還是谷小白成熟一點。

  他從鋼琴前走到了臺上,微笑著看著新婚夫婦倆,道:“云輝哥,申燕姐,新婚快樂,祝百年好合。”

  新娘幸福得快昏過去了。

  旁邊,陳老教授情不自禁抹了抹自己的眼角,心里想著。

  我得好好活著,我還有一個沒成年的小小孫女呢!我還能茍!絕對不能讓身邊這個老貨給氣死、欺負死了!

  我得等到小白,再給我的小小孫女彈一首燕燕的!到時候再讓老洪來看,氣死他!

  新郎則是格外緊張。

  今天誰請小白來的?小白的出場費……我給不起啊喂!

  要破產了嗎?

  是不是要破產了?

  在線等,挺急的!

  東城某處,付函的別墅兼工作室里,付函哼著歌從錄音棚里走出來,走向了洗手間。

  他剛剛錄完了專輯里的一首歌,自我感覺很不錯。

  片刻之后,洗手間里突然傳來了一聲怒吼:“啊啊啊啊啊,可惡的小白,明明可以唱這么好的燕燕,還說自己唱的不好聽,不給我錄!鯨魚小白,快點滾回你的海里去!”

  戴著耳機,在另外一邊聽編曲小樣的風和搖了搖頭,又來了。

  早就告訴你,不要在上廁所的時候偷偷看微博,你就是不聽!

  不過,谷小白又干什么了?

  風和悄悄打開了手機,熟練地點開了閃姐的粉絲站,就看到了那新鮮出爐,剛剛傳上去沒有半小時的演出。

  然后,就被完全震撼了!

  《燕燕》……竟然可以這么美?這么好聽?

  聽到了最后一段時,風和更是張口結舌:

  “我去,小白什么時候學會的哨音!”

  其實哨音并不難,幾乎所有的人天生就會。

  特別是小孩子扯著喉嚨尖叫的時候,就是哨音,吵得人腦漿子都痛了。

  但聲樂上的哨音,需要更多的控制和練習。

  唱不好,就是一群小孩子唧唧哇哇亂叫的吵鬧聲。

  小白他才幾歲啊,竟然控制的這么好,竟然還能控制哨音的音高,唱出來旋律!

  你特么真的是鯨魚變身的嗎?

  這一刻風和也狠狠握拳:“鯨魚小白,快點給我滾回海里去!”

  “啊啊啊啊,這一版的《燕燕》我也想要!我也想要唱!!!”付函從廁所里沖出來,哀嚎著。

  “你唱不了。”風和白他,你也就只能唱唱州鳩版的《燕燕》而已,這個版本,你就別想了。

  付函暴躁地哇哇亂叫,頂級的vocal太討厭了,什么歌隨便唱唱就那么好聽,讓我們這種非vocal系歌手,怎么活!

  風和不理他,他現在更好奇,網絡上那些之前群魔亂舞的人,看到這視頻之后,會是什么反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