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49章:群星之燕(為

  谷小白的手下,燕燕的音符流淌,因為加上的裝飾音,曲調變得歡快了許多。

  但是它的內核沒有變,在大喜之下,潛藏著難言的悲傷。

  右手的歡快高音,像是娶孫媳婦兒的老洪。

  而谷小白的左手,燕燕那簡單又哀傷的主旋律,在低沉的和弦之中往復循環,一遍又一遍。

  就像是把心愛的孫女兒嫁出去的陳老教授。

  這是谷小白,第一次摸到真正的鋼琴。

  那種和電鋼完全不同的感覺,讓谷小白下意識地,將自己從《小星星變奏曲》里學到的那些技法,用在了《燕燕》這首歌上。

  他微微瞇上眼睛,大腦在飛速的運轉。

  這像是一段即興,又不算是即興,他的大腦在飛速運轉,像是運算公式一樣,《燕燕》那簡單的曲調,變形、重組、裝飾、還原……

  然后一個個的音符,像是漫天的繁星一樣,在他的腦海之中亮起,串成了一條線,被他的雙手演奏了出來。

  《燕燕》的旋律,來自于2500年前,曲調簡單、古樸、純粹。

  但再簡單,也不會比《小星星》這種當成字母歌的曲調更簡單了。

  《小星星》都可以變成那樣的《小星星變奏曲》,何況燕燕!

  當來自2500年前,最簡單、最本源的曲調,被現代的樂理包裝起來,用現代最強的樂器演奏出來時,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

  現在就是了。

  時而輕如微風拂面,時而重如暴風驟雨,時而舒緩似閑野牧羊,時而急促似萬馬奔騰。

  但它……依然是《燕燕》!

  鋼琴的音色,充斥著整個會場,老陳聽著那不一樣的燕燕,3.5米定焦的視力之下,穿著婚紗的孫女,恍惚間似乎變成了當初穿著小白裙,蹦蹦跳跳的小女孩。

  我家的那只整天嘰嘰喳喳亂叫的小燕子,已經長大了,要離巢了……

  而旁邊,老洪聽得搖頭晃腦。

  嘿,你小子識趣,給我彈個好聽的燕燕,我老人家就勉為其難,不生你的氣好了,不行,這還是燕燕,不能被這小子騙了……

  臺下,觀眾們大多被鋼琴擋住了視線,不知道臺上彈琴的人是誰,不過他們都伸長了脖子,左看右看。

  好好聽的鋼琴曲!

  啊,彈琴的是個看起來很帥氣的小哥哥!

  可惜,戴著口罩,看不清到底是誰……

  就在此時,谷小白的左手向低音區延伸,右手的旋律,大調轉小調,也慢了下來。

  燕燕那悲傷的曲調,再次從低音區轉移到了高音區,成為了主旋律。

  歡歌,暫歇。

  悲傷,已至!

  又是重重的兩個低音和弦,高音再次模擬出編鐘的聲音,谷小白拽下了自己的口罩,氣沉丹田,放低喉嚨,口腔打開,將自己的氣道長度伸長到極限,湊到話筒旁邊,開唱。

  “啊啊啊↗啊……啊”

  沒有歌詞,而是吟唱!

  而且,是中音吟唱!

  刻意加強共鳴,華麗的男中音,瞬間充滿了全場。

  谷小白終究還是看到了網絡上的那些流言蜚語,風言風語。

  聽不懂歌詞?沒關系!

  因為音樂,其實本來就不需要歌詞!

  就算是不唱歌詞,就算不是常用的高音音域,但谷小白的聲音,實在是太具有辨識度了。

  在他的吟唱響起來的時候,陳老教授嗷一聲就站了起來,頂著自己3.5米定焦的眼睛,拼命向前面看去。

  “小白?是小白!”

  新娘驚喜地轉過頭去,看向了鋼琴的方向,就看到那帥的發光的少年,認真地吟唱著。

  接觸到她的目光,還禮貌地微微點頭。

  同一時間,他的右手在高音區幻化成一片光影,節奏格外急促卻絲毫不亂,像是天空中天兵天將,甲胄碰撞。又像是天女傘扇,環佩叮當。

  谷小白的吟唱,在這高音與低音之中,穩穩壓住全場。

  姐姐你好,我,天帝·小白,來送你出嫁了!

  新娘的臉,刷一下就紅透了,比剛才深情對望的時候還紅!

  這一瞬間,她的心思已經飛到了數十年后。

  當白發蒼蒼,兒女成群時,回憶起出嫁的那天,小白在我的婚禮舞臺上,為我唱燕燕!

  好幸福,幸福死了!

  臺下,越來越多的人站了起來,伸長了脖子,看向了臺上。

  然后一聲聲驚呼。

  “小白,真是小白!”

  “天哪,小白來了!”

  “好羨慕,羨慕死了……”

  舞臺前,已經有許多人涌了過去,拿出手機在拍。

  陳老教授快走幾步,把谷小白納入了自己3.5米的焦點處,看著谷小白的側臉,聽著谷小白的歌聲,突然覺得自己身邊一熱,卻是新娘,靠在了他的懷里。

  唱完了第一段,谷小白轉到第二段,音色再變,低沉渾厚,蘇到讓人恨不得躺在他懷里的中低音吟唱響起。

  鋼琴也開始向低音區轉移,谷小白的每一聲吟唱,后面都會追上一個同音低八度的音符,宛若歌聲響起,大地共鳴。

  又像是一人分開大地,屹立山間。

  姐姐你好,我,地君·小白,也來送你出嫁了。

  這一瞬間,新娘覺得,自己可能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幸福的想哭。

  陳老教授伸出手去,輕輕拍了拍新娘的手臂,感慨道:“我還記得是剛出生的時候,那皺皮小猴的模樣,一晃眼,我的小申燕,今天也要嫁人了……”

  “爺爺……”新娘只覺得自己的眼眶一熱,有點控制不住了。

  不能哭,妝會哭花的……

  就在此時,谷小白左手在低音區輕輕按下,格外柔和,他的右手,再次回到了高音區。

  低沉的和弦之下,像是一蹦一跳一樣,敲出來了一聲聲的高音音符。

  每一個音符,都像是天空中的一顆星星,在低沉的和聲之夜上閃耀!

  下一秒,谷小白的高音響起,響徹云霄。

  “啊啊啊↗↗——”

  音符閃爍,宛若群星閃耀的夜空,兩千五百年前,迎親送親其實多在夜晚,所以才有當初趙興盛編曲的萬千極光,或者,此時谷小白那宛若滿天星光的音符。

  而谷小白的聲音,就像是一人分開夜色走出,身邊無數的飛燕,鳴叫著,飛翔著,試與群星比高!

  姐姐你好,我,公子·小白,來送你出嫁了!

  天帝!

  地君!

  人王!

  當谷小白那標志性高亢的嗓音響起時,現場燃爆到了極致,幾乎所有人都站了起來,谷小白的雙手如風一般在鋼琴上奔跑,他的聲音卻慢慢收小,變得極其空靈,像是在夜空中若隱若現的燕子。

  只有在遮擋了星光的剎那,才能被人看見。

  星光閃耀之時,燕燕于飛之夜!

  群星……之燕!

  (大家好,我是一首歌不改三個版本就不舒服的哈叔……

  果然我還是喜歡寫現實中沒有的歌,現實中有的歌太束縛思維了:P)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