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42章:谷小白和老洪吵架了

  付函和風和,都接了綜藝節目。

  而接下來,他們還要當東原大學校歌賽的導師。

  所以日程一下子就變的更滿了。

  風和為了自己的《蒙面唱歌不用猜》和站在臺前當歌手的夢想,不能再對付函不管不顧,任其自生自滅,在錄音棚里自己修煉斗氣了。

  他也積極地參與進了付函新專的錄制之中,但……還是不順利。

  在付函又一次崩潰之后,風和道:“既然你怎么樣都不滿意,那何必非要自己在這里磨?”

  “那我該怎么辦?”付函茫然。

  “你可以feat.谷小白啊。”風和搖頭,什么叫做當局者迷?

  付函僵在了那里。

  對哦……

  如果這首歌,最難以攻克的地方,就是谷小白的唱腔。

  如果這首歌,最大的特色,也是谷小白的唱腔。

  那自己何必一定要替代或者壓制谷小白呢?讓谷小白參與進來不好嗎?

  和谷小白合作一首單曲?

  想想,付函都激動了起來……

  可是……

  “小白會同意嗎?”付函有點糾結。

  “Feat.”是“Featuring”的簡寫,直譯是“演繹”。

  “Feat.某某某”是藝人經常使用的合作形式,通常是一名歌手或者藝術家,邀請另外一名歌手或藝術家來合作。通常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前輩提攜新人,譬如周杰倫通常會featuring一下歌很好聽但怎么也火不了的南拳媽媽成員,譬如最近的《等你下課》就是feat.楊瑞代。另外一種就是大牌歌手強強聯合,互相幫忙了。

  付函卻總覺得,自己又在蹭谷小白的熱度了……

  而且,這首歌的原唱是谷小白,作曲是谷小白,編曲還是谷小白的樂隊,自己一個翻唱的,要原唱來featuring?有點不厚道啊。

  但如果不邀請谷小白,這首歌,似乎無論如何,都到不了完美。

  風和知道付函在糾結什么,他道:“不問問怎么知道?你也可以問問小耀,該怎么說服小白,他肯定有什么特別想要的東西,或者能夠打動他的條件吧。”

  “能夠打動小白的條件?”付函糾結了一下,想了想,道:“算了,我還是先把前面的錄好,再找他吧。”

  付函又慫了。

  同一時間,谷小白又來到了三食堂里。

  “流浪記!流浪記!流浪記!”谷小白還沒站定,臺下就已經狂呼了起來。

  昨天的那一版流浪記,走心、走腎、走肝、走肺、走……

  讓谷小白的粉絲們覺得,簡直已經是完美無瑕,可以排進谷小白現場的top3了!

  而且,這還是在三食堂這種不專業的舞臺上,只有谷小白自己演出的狀態下!

  這個年代,往往有實力的人,走不了心,會讓人覺得矯情;而走心的人,往往就又沒有實力。

  能夠把實力和走心相結合這么好的這一版《流浪記》,真的已經算是谷小白獨唱的巔峰了。

  最近谷小白整天唱流浪記,三食堂的人流都變少了,不說別的,那十多位老教授最近來的都不怎么勤了。

  不過,今天十多位老教授經常坐的位置,又齊刷刷坐了個大半滿。

  《流浪記》這首歌,對他們這種已經功成名就,安享晚年的人來說,沒什么太大的感染力。

  谷小白那首唱哭無數人的賣唱版《流浪記》,對他們來說,都稍顯矯情。

  年輕人,未來還很長,現在就哭成這樣了,那以后怎么辦?等你父母故去,子欲孝而親不待;等你兒女變故,白發人送黑發人;等你老友凋零,孑然一身世間再無知己;等你罹患絕癥,剩余的日子只能以天計算,你該怎么辦?

  難道還天天哭?

  但是昨天那一版,那種克制的情緒,卻打動了他們。

  這世界上,沒有什么人能夠永遠壓垮一個人。

  一個人,除非死了,否則總能再次站起來。

  面對再多的悲劇和災難,卻依然要勇敢地活下去、走下去。

  正如余華的《活著》,即便失去了一切,畢竟還有一頭老黃牛陪著他,還是要活著。

  所以他們來了,想要現場聽一聽谷小白的《流浪記》

  然后他們就看到谷小白上臺:“大家好,今天我給大家唱一首《燕燕》。”

  《燕燕》是目前谷小白曲庫里,所能想到的最適合用來尋找小蛾子的歌曲了,畢竟這是一首和小蛾子同時代的歌。

  聽到谷小白要唱《燕燕》,臺下大家頓時不滿了。

  他們今天有一大半,都是想要來聽《流浪記》的!

  但是谷小白的現場,真的是隨機掉落,誰也不知道今天能聽到啥!

  他們前兩天覺得谷小白的《流浪記》唱得膩了,錯過了一天,然后就錯過了那神級的《流浪記》!

  今天,專門趕過來了,你竟然說你要唱《燕燕》?

  信不信我們打死你!

  “《流浪記》!”臺下不滿地怒吼。

  “《燕燕》!”谷小白瞇起眼睛,氣場全開,目瞪臺下,壓下了大部分的聲音。

  “流浪記!!!”但是,還是有一個大嗓門不甘示弱。

  老洪站了起來,大吼著。

  旁邊,無數的粉絲們都在拼命給他加油,老爺子,就看你了!加油!加油!

  “燕燕!”谷小白不甘示弱。

  “流浪記!!!!”老洪拼命拍桌子。

  “燕!燕!”谷小白湊到話筒前,一字一頓,道。

  兩個人之間噼里啪啦的火花四溢,旁邊陳老教授和其他幾個老爺子老太太,笑得前合后仰。

  老洪是個強勢性格,見了誰都要占個上風,這也和他后來投筆從戎的軍旅生涯有關系,這位是真刀真槍上過戰場的,完全看不出來儒雅的真·猛·儒將。

  老了之后,也是性格直爽的老頑童,遇事就爭,就算是和老對頭陳老教授在一起,十件事里面,也要有八件事占上風。

  但是谷小白他是誰?校園百子第一名,至尊魔戒擁有者,一往無前絕不退縮的谷小白,連系統都無法干涉他的選擇,更別說老洪了。

  兩個人拍著桌子吵架的畫面,不知道被多少人拍了進去。

  明天的頭條估計都寫好了。

  “谷小白竟然和粉絲吵架!”

  “拍桌子吵架,欺負老年人,谷小白竟然如此喪心病狂!”

  粉絲們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小白啊小白,你就松一下口,不然把人家老人家氣壞了怎么辦?

  兩個人對視了半天,老洪氣哼哼地坐下來了,左右看了看,對旁邊站著的那名黑粉博主招了過來:“小伙子,把T恤給我一件!”

  說著,他把身上的老頭polo衫一脫,刷一聲,露出了雖然蒼老,但依然很有輪廓的一身肌肉。

  然后嘩一聲,把一件黑粉T恤穿身上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